一个美国人,成功让“娘炮”文化在日本流行(组图)

大鱼新闻 文化 7 months, 2 weeks


为什么原本推崇硬汉的日本,却走向了娘化的道路呢?

1

1979年,未来演遍中国五千年的唐国强突遭横祸。因为在电影《小花》中白皙帅气的形象,他被戏称为奶油小生。起初他并未在意,却不料遭遇了人民群众的抨击。

因为就在一年前,中国引进了日本电影《追捕》。女主中野良子又美又飒,男主高仓健更是冷峻硬朗、坚毅果敢,大家都觉得这种硬汉形象太酷了。


● 追捕剧照

一时之间,城市里的小青年都模仿起了高仓健。剃寸头、戴墨镜、穿风衣,连衣领也学着立起来,觉得只有这样打扮才算是硬汉。

被新思想冲击后,中国观众们也开始恨铁不成钢地审视国内。

当时的中国有许多漂亮的男演员,唐国强被称为“奶油小生”,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与高仓健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于是遭到了群众们最猛烈的炮火。



唐国强很是郁闷,后来他痛定思痛,发现奶油小生=长相漂亮+没有演技。于是他开始苦练演技,最终成功摘掉了奶油的名头,还成为了演技派的代言人。

改变的不仅是唐国强,经过《追捕》这头狼的刺激,中国的演艺圈后来涌现了一批硬汉型的男演员,诸如陈宝国、张丰毅、李幼斌等人。

但诡异的是,日本自从《追捕》之后,便走上了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硬汉之风在日本近乎熄火,取而代之的是各种阴柔的美男。



为什么原本推崇硬汉的日本,却走向了娘化的道路呢?这与一个人有极大关联,他的名字叫Johnny喜多川。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Johnny喜多川有着西方背景。

他是一名日裔美国人,1931年出生于美国洛杉矶。爸爸是日本某大寺庙美国分院的住持,家境很不错。

高中毕业后,喜多川成为了一家剧场的舞台经理。他非常喜欢美国绚丽的舞台,开始对演艺界产生了兴趣。

1950年,日本一代歌姬美空云雀赴美演出,在洛杉矶的演出地点正是父亲的寺院。近水楼台先得月,喜多川负责了这场演出的舞台管理。

● 喜多川

与歌姬的近距离接触,让他更加心潮澎湃。

从此之后,他就确定了志向,在日本艺能界闯出一片天地。

但他毕竟只是一个高中生,没有翻江倒海的能力。返回日本后,他先是在美国大使馆当翻译,然后到大学深造,积极组织公演,还玩起了乐队,并担任乐队的经纪人。

慢慢地,他积累了不少人脉和经验,与此同时,日本的经济也渐渐恢复。1962年,31岁的喜多川成立了杰尼斯事务所,把手下的少年棒球队成员改造成了一个男团,掀起了极大反响。

首战告捷后,喜多川便主打起了男性偶像牌,又成立了一个名叫“Four Leaves”的男团。4名成员都是会唱、跳、主持、作曲的美少年,队长还会后空翻。

● Four Leaves男团

这下子,全日本的少女都疯狂了,之前哪见到这样的艺人啊,偶像经济呼之欲出。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杰尼斯事务所日益壮大,成长为日本娱乐业的超级巨头。日本人的审美方向,也悄然改变。



根据日本媒体报道:“喜多川每年要亲自挑选约200名8到15岁的少年进入杰尼斯,作为后备艺人进行全方位培养。杰尼斯每年收到的青少年申请少则40万份,最多的一年高达150万份。”

在他全力以赴地栽培下,缔造了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众多偶像男团,诸如SMAP、V6、KINKI KIDS、岚、Hey! Say! JUMP等等。



喜多川也因此被吉尼斯认定为“世界上制作了最多演唱会的人”,还被称为“世界上制作了最多冠军单曲的人”。

从上世纪80年代起,偶像风潮就席卷了日本。

原本的硬汉则失去市场,被挤到了边缘位置。

男人们对于形象的追求,往往会因为女人的目光而改变。当绝大多数少女都迷恋阴柔的美男时,你想不改变都难。



1995年,杰尼斯旗下当红的男艺人木村拓哉代言了口红广告。美男加口红的新奇搭配,有种妖艳的美感,瞬间引爆了女性群体。两个月内,这支口红卖了300万支!

隔壁的韩国看在眼里,慕在心里,有样学样地搬走了杰尼斯的造星流程。

他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从发型、眼线、语言、动作等各个方面包装,将男团打造得更加柔美,也更讨女孩子欢心。

而且,这股风气越刮越猛,最终影响到了我们。在内地资本的效仿下,娘化审美愈演愈烈,有人形象地总结为:“油头粉面蛇精腰、矫揉造作兰花指。”

时至今日,整个东北亚地区,都充斥着“娘化审美”。



这种情况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了呢?

9月2号,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公告,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其中有一点就是:坚决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

更可怕的是,掀起娘化审美风潮的喜多川,竟然是个恋童癖,并与美国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就出现了喜多川性侵未成年的传闻。

到了1999年,日本著名杂志《周刊文春》发表报道抨击杰尼斯事务所,称喜多川为“娱乐界的怪物”,性侵了多名青少年男孩。

该杂志的记者历经两个月时间,采访了12位男孩。有的男孩声称被性骚扰,有的男孩表示被强奸,有的男孩透露发生了多次性关系,因为拒绝的话很可能影响前途。

● 喜多川

但这么惊人的报道,到最后竟然不了了之。因为喜多川权势滔天,根本没有媒体敢跟进调查。

“如果你作为电视台反抗了杰尼斯事务所的意愿的话,你的电视节目就不会再有杰尼斯的偶像出演,综艺节目也没有杰尼斯的发言,你的评分会直线沉底。”

另一方面,他与美国的关系更盘根错节。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苏都在争夺对日本的影响力。两颗原子弹的仇恨加上美国大兵的丑闻,使美国一度落于下风。

为了消除日本的反美情绪,美国外交官乔治·坎南提出了一个策略:由“懂日本的专家”来控制日本的舆论,这些专家就是被美国赦免的二战战犯。

● 乔治·坎南

诸如《朝日新闻》的总经理,是鼓吹“九•一八事变”的战犯绪方竹虎。《读卖新闻》的创始人,是鼓动侵华的战犯正力松太郎。

而为了削弱日本的雄性气质,在美国长大的喜多川,就是最佳的人选。

当喜多川返回日本后,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美国大使馆当翻译。后来他培养出的第一个男团,又由美军出资举办了首场演出。

曾经有日本媒体试图调查喜多川和美国的关系,却遭到了黑社会的阻止。

喜多川究竟是不是在美国的支持下推动娘化审美,也就成为了一个未解之谜。



2020年,为了弄懂学生们的想法,有位初中老师潜入了一个流量明星的粉丝群。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后,他给所谓的饭圈下了一个定义:“明星只是产品,饭圈经济的本质是传销和邪教。”

普通的粉丝,内心喜欢就足够了。但饭圈的粉丝,首先要保证忠诚,其次要花钱打投,而且要晒出你打投的证据,一段时间不晒就会被踢出去。

这种组织的认同和心理的拿捏,莫说是青少年,就是成年人也可能中招。



正所谓:“你一票我一票,爱豆明天就出道;你不投我不投,爱豆何时能出头。”爱豆的命运,仿佛就掌握在你手中。

于是出现了全民愤慨的倒牛奶事件,还有的青少年哪怕挨饿也要支持爱豆,甚至在各类借款平台借钱应援。

公司打造出明星来赚钱,当然是天经地义。但吃相不能太难看,更不能引导错误的价值观。



我们可以为电影付钱,为音乐付钱,为电视剧付钱,这些都是最终的产品。

而现在的情况是,许多娱乐公司直接把明星当成了产品。

他们筛选出一批长相阴柔的男生,以支持爱豆出道的名义,美其名曰“参与感”,号召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打投。

这种不打磨作品,而专注于包装的行为,既拉低了娱乐市场的整体质量,也蛊惑了无数人的心智。

当可爱就是王道,颜值就是正义,实力在外表面前不值一提,这样的价值观将造成怎样的影响?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写道:“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而在于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的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培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娘炮”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资本的批量制造下,成为了一种消费男色的文化。

美国大片多是荷尔蒙爆棚的肌肉男星,东北亚地区却呈现出一片阴柔的景象。两相对比,愈发惊心。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故称少年智则中国智,少年强则中国强。

反过来,如果少年不智不强,那一个国家的未来也就难以想象。

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寒坐呜呃。

迷恋他人有什么用,好好地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人生正确的方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