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每年花掉130亿 为打造“天兵天将”护佑(组图)

大鱼新闻 文化 6 months, 1 week

台湾这个地方,人口只有2357万人。在我国所有省份和直辖市中处于第26位,排在内蒙古之后。

也是因此,他们一直在施行强行服“兵役”制——每一个台湾年轻男人,必须服“兵役”至少四个月。

而就在前一阵,刚刚被国台办列入战犯“黑名单”的台湾外交负责人吴钊燮,还不忘煽动台湾青年“为台湾而战”——他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强调今天就做好准备和大陆对抗。

从这么看来,他们仿佛“人人皆兵”。



但在现实中,情况恰恰相反。

德媒在上周发表了一篇报道,台基层士兵讲述真实的台军内部情况:很多人当兵是为了赚工资,军事训练也是走形式。

他还说,在军中这十年,许多操演都只是模拟演训,手榴弹等都放在仓库里,从未使用过。

今年一份民调显示,只有不到一半的台湾人准备拿起武器。大部分受访台湾民众认为,若真的开战,台湾可能马上就投降了。

大部分的年轻人,对上战场并没什么兴趣。

还有人说,很怕,还年轻,还有很多梦想没实现。



前几天,台防务部门负责人邱国正直言,根据推估数据显示,两岸如果开打,台湾第1波死伤恐超过24万人。

不少网友听后更是异常激动,纷纷表示,“请民进党先上战场!”

还有人提议台湾应接受谈判,毕竟“打完直接一国一制,谈判至少一国两制。”



而以我多年以来对台湾人的了解,他们目前还最有可能干一件事。

那就是拜神烧香。



去过台湾的小伙伴们都知道,当地的庙宇简直太多了。

多到什么地步?恨不得三步一小庙,五步一大庙。

甚至当地的学校、便利店,都没有庙宇这么随处可见。

有人统计过,全台湾登记在案的宗教建筑,包括寺、庙、宫、堂,多达12142座,平均每一万人,就能分配到5.2座宫庙来祭拜。

如果算上未登记的社区小庙、家中神坛等,台湾大小庙宇估计有10万间。 这个数字,不论是从数量和密度来说,都是妥妥的世界第一。



而沉浸其中的台湾民众,更是已经把拜神明当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比如做生意要拜财神、应考要拜文昌、求姻缘要找月老。 上到政客巨贾,下到平民百姓,都是庙堂的常客。

比如,富士康的创始人郭台铭,就是妈祖的忠实信徒,经常来到寺庙毕恭毕敬的点上几柱香,甚至还亲自抬轿护驾送妈祖上渡轮。



2019年,蔡英文更是在选举期间,一个月疯狂参拜43间庙宇,平均一天拜1.5座,一度被嘲为“庙婆”。



每年台湾当地人购买用来烧掉的纸钱,能达到惊人的130亿元左右。

如今的两岸局势,更是没理由让他们不进入庙堂,好好拜上一炷香。

那么,到底是什么缘由,让台湾人如此痴迷于此呢?

01  台语中有一个高频使用的词,叫“拜拜”。 这个“拜拜”,指的就是祭拜鬼神。 台湾人无论去到哪里,只要这个地方有个“神”,就要去拜拜。

佛教的观音菩萨,要拜;道家的玉皇大帝,要拜;渔民信奉的妈祖,要拜;甚至开村以来就存在的大石头、上了年纪的槐树,都要拜。 就连传说中“奇灵异兽”,也要鞠躬45度、双手合十祭祀一下。 比如,桃园有一座白蛇庙,供奉的是白娘子,庙内自带300多条白蛇,吸引了大批台湾香客争相来拱拜。

那台湾人为什么这么爱拜呢? 这背后的原因,在于台湾岛独特的地理位置。 从小到大,我们从电视、书本中看到的台湾都叫“宝岛”,这里鸟语花香,气候宜人,仿若世外桃源,但实际上,在来自大陆的先民开荒之前,台湾并不长这样。 清朝大臣李鸿章曾这么描述:

“台湾乃蛮荒漳疠之区,蛮荒之岛,鸟不语,花不香,山不清,水不秀,岛上化外之民,男无情,女无义,弃之不足惜。”

用现代话说就是,“穷山,恶水,刁民,还有传染病,丢掉也不心疼。”

在这种背景下,最开始跑到那里的人,几乎都是无业游民、失意官员或者逃犯。

他们往往划着一只小船,渡过长长的台湾海峡,期盼着向死而生。 而到了岛上后才发现,人间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无论地震、台风、土石流、毒蛇猛兽、蚊虫叮咬、原始部落、强盗囚徒,任何一个都是“我命由天不由我”,早上睁眼第一件事就是祈祷这一天的欧气值能高一点。

久而久之,人们便把对明天的希望寄托在神明身上。 也因此,各类庙宇开始在岛上涌现出来。

假如说一开始拜神是为了保平安,但到了后来,这种行为被赋予了更多意义。 上世纪80年代,台湾当地人迷上了各种“投机类”的娱乐活动,比如博彩就成了一项热门产业。 具体来讲,就是彩票。 当时的台湾当局发行了一种名为“爱国奖券”的彩票,中奖率非常之高。 在利益诱惑面前,不少人想到了去求神拜佛,祈求能从神灵身上得到一些暗示。 假如去的人有中奖了,便会引起更多人去拜访,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去庙里“求财”的人便越来越多。

后来,有人开始不满足于小小的彩票,觊觎上了杠杆更高的赌博。 但赌博的风险要大得多,中了会所嫩模,不中搬砖干活,这就需要“法力”更强的财神。 这时,有些人便把目光锁定在了“韩信爷”身上。 韩信,是西汉著名的军事家,号称“兵仙”,相传他在带兵四处征战时,为了解闷以赌来激励精神,刺激士气,结果屡屡获得大胜。 因此,当地人笃定“扛叨韩信爷,赌博、股票一定赢”,于是在赌徒常去的庙宇里,一般供奉的都是韩信。



而同样是祭拜军事家,台湾警界则更爱拜“关公”。 之所以是关公,因为他们相信他浑身正气,能“保佑、协助破案”。 围绕着关老爷也有不少讲究,比如刑事局有尊关公被贴上红纸,只有在出勤务抓坏人时才开封;比如拿青龙偃月刀的关公,杀气重,不能放在家里,家里要放的是拿《春秋》的关公,而且刀要向外,不是砍自己,等等....... 有时员警还会拿“关公像”来办案,让嫌犯拜关公测谎,突破心防认罪。 关于灵验与否,当地流传着许多“作证”,比如类似像一行警察去庙里上香,刚巧踏出庙门就撞见毒贩交易,当场人赃俱获的故事比比皆是,每隔几年就会有个新版本。



而在台湾所有“神仙”中,风月行业是最特别的一个。 台湾人认为,原本爱好女色的猪八戒,受封为天蓬元帅后,变成报恩修行的神仙,凡被他“占过便宜”的场子,都会派天兵天将保佑生意兴隆。 所以,行业内将猪八戒视为佑护神,从事相关行业的人员都会去拜“天蓬元帅”。 相关业者在请人祭拜猪八戒的时候,还会要求她们着装越“清凉”越好,甚至有一些店家直接跳很特别的舞给“猪哥爷”看,“猪哥爷”看到开心,就会保佑生意红火,而且屡试不爽。

虽然“八戒显灵”在我们大陆听起来有些魔幻,但台湾省民间信众却坚信不疑。

很多拜过猪八戒的人,都纷纷表示从中“获益良多”。 除了拜猪八戒,有些在酒店等行业上班的小姐,也会拜狐仙庙、姑娘庙,一方面是求财,另一方面则希望找到好姻缘,提早脱离色情行业。

说到姻缘,台湾庙里被“验证”过最灵验的,还要属月老庙。 比如,位于台北的霞海城隍庙,就是台湾最“红”的月老殿,每天都有很多善男信女来求好姻缘。 庙方有专门的登记表,每天都会统计有多少人带喜饼来还愿,若把过去10年凑对成功的人数加起来,高达5.8万多对。 10年来搓合5万对情侣的,这种业绩实着令所有相关庙宇都望尘莫及。

02  当然,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 这么多人来拜庙,也就意味着一笔大生意。 比如,台湾每年最大的祭祀活动,叫“妈姐巡行绕境”。

在2017年,来参加这个活动的信众多达200万多人,可以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而其能带来的经济效益也十分惊人。

光是短短8天,就能拉动当地超过40亿元台币的GDP。

同时,台湾当地每年烧纸钱,也能花掉130亿元,在农历七月中元普渡,消费也能超过200亿元,从这些都能看出,台湾民众为信仰消费有多疯狂。

而当钱多了之后,台湾的庙宇还衍生出了银行功能。 比如,信众可以直接找寺庙借钱,当地人管这个钱叫“发财金”,寓意“神明入股”保佑借款人生意。

而找神明借的钱,信众不仅不会赖账,还会加倍还。 以南投竹山紫南宫为例,2016年寺庙一年借出4亿台币,一年之后,到账了6亿元,净赚两亿元,实属利息最高的P2P。

此外,有人还利用信仰,发展出了一条”贡品”产业。 比如提起台湾的零食,许多人都会想到洗脑童年的旺旺广告。 “人旺,气旺,身体旺;财旺,福旺,运道旺”、“拜拜用旺旺,来年更加旺”、“不吃旺旺,一年都不会旺哦”这些广告仍盘旋于耳。



而这正是旺旺集团成功利用人们的迷信思维,将零食与信仰挂钩的典型案例。 此后的台湾人,不仅中元节会拿旺旺拜拜,考试前还会用旺旺祈福,还诞生了当地一大“零食供品”——乖乖膨化米果。

除了旺旺,很多台湾人还相信,在机械设备旁摆放零食“乖乖”,可以让机器“乖乖运作”。 但这个好运也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只有绿色的奶油椰子味乖乖才行。

因为绿灯,代表着机器运转顺利;如果摆放红色或黄色包装的乖乖,就没有这个好彩头了。

因为这个“传说”,绿色乖乖在电子领域身影无处不在,从机房到工厂,几乎成了行业保护神。

而关于信仰的消费,台湾更有甚者,还做起了“造庙”的生意。 比如在台湾屏东县就有一位著名的“造庙人”,名叫林复准。 他一开始并不是盖庙的,而是给人盖住宅的,但由于当地拜庙实在过于火爆,他看准商机,转行到了“给神盖房子”。 从保生大帝、妈祖、土地公到方仙姑,只要是台湾人能叫得出名字的神仙,他都为他们做过一个“家”。



为了将庙造得又快又好,他还开了台湾第一家造寺庙的工厂。

工厂中全是机器批量生产,其他地方至少 3 个月才能盖好的庙,这里2天就能建好。 一间4平米左右的钢筋水泥庙成本不到50万台币,甚至仅需1天即可完工。 甚至连客户定制的细节也能严丝合缝的走好,“这边多一个龙、那边多一个凤都可以”,林复准说。

同时,他还提供一体化服务,无论客户在哪里,都能“送庙到府”,现场安装。 很多庙送到新加坡、马来西亚,客户都对他赞不绝口。 这种整庙运输的方式一度在台湾社交网络上引起了广泛关注,有人调侃这简直是“神仙搬家公司”。



而假如你没法亲自来拜庙,在台湾也有办法——因为还有“网上寺庙”。 由于担心现代人生活繁忙,没时间大老远跑去庙里拜拜,一家名为毗卢遮那寺的网上寺庙,就开通了线上祭拜服务。 这里可以24小时线上烧香、掷筊、占卜、求签、点光明灯和符咒索取服务,更特别的是,求得灵签后,可到问事的讨论区有专人协助解签。 结果,这家网上寺庙刚开张不到一个月,来光顾的客人就已经超过了上万人。



总之,在台湾有关信仰的一切,都能挖掘出在大陆看来想象不到的市场。

03  不过,也并不是台湾所有的信仰,都能被我们所理解。 比如在1982年,台湾曾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银行抢劫案,案犯名叫李师科——他不仅抢了500余万元台币,还杀害了一名警察,创造了台湾第一件银行抢劫杀人案。 按说这么一个人,应该被唾弃才对,但在他被处决后,台湾民众却给他立了一个塑像。

更令人不解的是,还不时有人前来祭拜。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说到这,就要说到李师科的职业。 李师科是一名国民党老兵,来到台湾后以开计程车为生,但因收入不高,长期对社会抱有怨气,心生歹念。 1982年4月14日,他先是袭击并杀害了一名警察,然后抢走了警察的佩枪,到银行实施抢劫。

随后,警方悬赏二百万元作为破案奖金,但一直没有线索,在案发23天后,台湾警方发现了一名叫王迎先的计程车司机,外型酷似李师科,随即将其逮捕。 王迎先在遭受酷刑之后,被迫供称是他抢劫了银行,可就是在他带着警察去起赃时,竟意外的跳桥自杀了。 于此同时,李师科在住宅里被台北市警局刑警逮捕——其实,如果不是被检举,警方也许永远都不会抓住他的。

李师科将四百万元寄放在三重友人家里,也就是他的房东家里,然后又让房东去警察局检举他,从而让房东能够得到这笔赏金。 在临刑前记者曾采访了李师科,李告诉记者说:“房东有个小孩念小学,很可爱。我想,我一定会被捕,干脆把钱送给房东的女儿,让她安心念到大学毕业。”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杀人凶手,却正是因为这一个自首中的小小细节,引发了台湾社会的广泛同情,每年还会有不少人前来祭祀。

而更不让人解的是,台湾人竟然还在祭拜日本士兵。 在台南安南区有一座“飞虎将军庙”,这里供的是一位二战日本军人,叫杉浦茂峰。 为什么日本兵反而能被台湾人供上神坛呢?



众所周知,1895年,中国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被迫割让台湾岛。此后50年,台湾进入日殖时代,多次遭到日本人的残忍剥削和掠夺。 据不完全统计,日本殖民期间屠杀台湾民众的人数,多达60余万人。 二战期间,台湾更是被日本作为主要据点,引来了美军的重点轰炸。 按理说,台湾应该痛恨日本人才对,而这座庙的真正起因,竟是对日本人的“感谢”。 1944年太平洋战争时,杉浦茂峰开的飞机被美军击中,为了不坠机在村子里,伤及无辜,他强撑着把飞机开到一空旷的地方,随后机毁人亡。

二战结束后,好多人说看到有白色的影子在空中飘来飘去,当地人就去请示了“药神”保生大帝。 保生大帝说,那是日本人杉浦茂峰,现在无家可归了,于是,当地人为了感谢杉浦,建起了飞虎将军庙,把他供起来,还封其为“飞虎将军”。 时至今日,这个飞虎将军庙甚至每天早上还会放日本国歌《君之代》、旧日本海军军歌《海征》,每年都有不少日本人漂洋过海来祭拜。



而类似的这种现象,在台湾并不算个例。 位于高雄市凤凰区的保安堂,还供奉着一位“海府大元帅”,这个“大元帅”,其实是在二战阵亡的日本海军第38号炮艇艇长。 据当地人说,这是当地渔民被托梦,说自己在海上捞到一颗头颅,其实是太平洋战争中阵亡的日本第38号军舰舰长,并指示制造该军舰与舰上官兵模型供奉,要渔民奉他为“海府神尊”,早晚播放日本军歌。

结果当地人不敢怠慢,便把这颗“头颅”奉为寺庙的主神。

1991年,当地人还请船匠打造了一艘缩小版的38号军舰,包括日本士兵的服装、船上的器物等细节都完美重现。 在新建庙宇落成时,甚至高雄“市长”陈菊也出席了开光典礼,声势和待遇十分浩大。

此情此景,令人觉得非常玄幻。



再比如在屏东的“枋寮东龙宫”,里面供奉的同样是日本海军——少将田中纲常。

这个田中纲常就更过分了。

他不仅是日本海军少将,还曾担任过台北县知事,管辖台北市、新竹市、宜兰县及基隆市,最主要的,他策划了臭名昭著的“牡丹社事件”,屠杀了大量台湾民众,手段极其残忍。

而当充满疑惑的大陆,或韩国人来到这里,指着庙堂上供奉的发出询问时,得到的回答一般都是——“要看到他们对台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云云。

记得卢梭说过一句话,“没有感恩,就没有真正的美德。” 但假如不分历史的胡乱感恩,那么真正的美德更是无从谈起。   尾声  说到感恩,在海峡彼岸,也竖立着一座特别的庙宇。 这里供奉的并不是什么神仙,而是解放军。



70多年前,西沙湾的解放军正在沙滩打仗时,突然闯进一位来玩耍的小女孩。

直到枪火在她脚边炸响,才意识到自己已陷入囹圄。 危机时刻,原本在战壕中的战士们没有犹豫,跑出来保护小姑娘,接下的三十几分钟,是一种苦战。 但还好,我们成功打退了敌军,小姑娘也安然无恙,但是,掩护小姑娘的24个战士,都牺牲了。



等到她的妈妈知道了这件事,拉着女儿跪在英烈的遗骸前,泪如雨下。

她告诉女儿,一定要记得感恩。 后来,西沙湾的乡亲们为了纪念在战斗中牺牲的将士,在沙滩上挖了一个大坑,将战士们的遗骨埋在了此处。

他们还用石头修建了一座十二平米的屋子,放上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二十四英烈之灵。



1970年,当年的小姑娘长大了。

为了给英雄们建造一个更好的安息之所,她想方设法各路筹款。

终于在1996年,将这座解放军庙建起。 多年来,去庙宇祭奠英烈的人越来越多,人们也不断集资对此庙进行扩建修复。

这里供奉的不是神,是我们的解放军;这里响彻的不是梵音,而是我们的军歌。



费尔巴哈在《宗教之本质》一书中提到,“依赖感乃是宗教的根源”。 当人力无法扭转命运、安全感在现实中得不到慰藉时,台湾民众,纷纷热衷寻求神明的庇佑。

而身在大陆的我们不一样。

就算真的打,我们也一点都不会恐慌,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战士。

我们相信,解放军必定会为了中国人民,战斗到底,我们相信,祖国必将能够完全统一。

只不过这个信仰不是灵神,而是人民战士。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