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卷到比豆浆还便宜 上海人血管里流的是咖啡(图)

大鱼新闻 文化 6 months





上海已经成为全球咖啡馆数量最多的城市,这个数字是6913。



在淮海中路从头走到尾,你能看到49家咖啡馆,南京西路则有41家。

从密度来看,在枫泾路,平均每一百米能路过5.02家咖啡馆,大学路平均每100米有3.84家。

作者 | 榴莲来源 | Vista氢商业

上海拥有的咖啡馆数量——2.85,也达到了纽约、伦敦、东京等国际都市的平均水平。

对比国内,北京的咖啡馆数量比上海少了大约40%,但人口只多了20%。

这意味着在上海买咖啡,像在其他城市丢垃圾一样方便。而在上海丢垃圾,或许比找到一个咖啡馆更难(因为需要干湿分类)。

列了这么多数,就是想说,上海的咖啡馆真的很多。






上海人血管里流的是咖啡

咖啡馆多,因为上海人是真的爱喝咖啡。



陆家嘴格子间的打工人自不必说,靠美式和拿铁才能驱动一颗螺丝钉一天的运转。前一天打工打到死机,咖啡是开机信号,也是润滑机油。



虽然其他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不外如是,但上海白领在上班路上坐拥十几家精品咖啡选项,今天喝Manner,明天喝OPS,都不满意还可以换Arabica或者任何小红书探店的特色咖啡馆。



北京的都市丽人公司坐落范围之内只有星巴克,对上海人来说又称刷锅水。



北京的Tims开始排队,上海的Tims也就接近倒闭了。



更常见的情况是拼单专星送凑满减不如原价配送费喝喜茶。除了时尚媒体里把0号身材作为OKR的潮男潮女,北京白领喝奶茶吃鸡蛋灌饼,上海社畜喝咖啡吃wagas。尽管如此,大家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相聚在帕梅拉的视频下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





在北京,有固定喝咖啡习惯的人选择就地在公司咖啡机解决,不差钱的每天点一杯星巴克美式。他们根本不在乎喝的是什么,咖啡因进入身体还不是一个样。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原教旨主义。



但上海打工人会特意改变上班路线,给自己制定一个月内尝遍这条街所有咖啡馆的目标,然后在社交平台总结一份精美的永康路咖啡指南。





其他城市的人觉得没必要,如果到了需要“探店”的程度,店里的空间不是用来拍照的,而是用来谈事儿或工作的。



当然最容易让外地人感到自己太过务实的瞬间,还是看到上海的星巴克外面坐的不是白领而是大爷和阿姨时。



上海的爷叔比北京的白领喝咖啡多不是空穴来风。退休没事做的叔叔阿姨们,在遛鸟养花之外就是承担起网红景点的氛围组角色。



老奶奶穿上优雅Chanel套装,和姐妹们在武康路看看银杏拍拍照,最近新出的网红打卡地社畜可能不清楚,但她们比谁都来得早。拍完照找一个漂亮的咖啡馆喝咖啡聊天。



工作日在老咖啡馆约会的叔叔阿姨,不比周末打卡网红餐厅的情侣少。



在上海,咖啡不止是年轻人的文化。这里的市民从老到小都喝咖啡,不止是喝,而且爱喝。



咖啡品味是上海人社交资产的一部分。看到小区施工师傅喝的都是Lavazza时,谁能忍住不肃然起敬。



而办公室里出现的星巴克,意味着一个人的社死时刻即将到来。如果喝咖啡不讨论咖啡豆产地,不知道flat white里的flat代表什么“平”,那和喝速溶还加奶有什么区别。



咖啡在这里不作为功能型饮料或都市人身份的装点,而是一种必需品,包括生活刚需层面和审美趣味层面。



上海咖啡馆,全世界最努力

上海人爱喝咖啡和上海咖啡馆多互为动力,以至于内卷的不止大厂员工,还有上海咖啡馆。



老牌连锁店星巴克,上海人已经不屑一顾,但它在这里也拥有全球最多的门店。Tims在中国首家店也是在上海。



如今星巴克、Costa一类的连锁品牌咖啡馆在上海只占35.08%的比例,剩下有55.88%是精品咖啡馆和独立咖啡馆。




精品咖啡馆也即更加重视咖啡本身口味、会区分咖啡豆产地、强调冲煮方式的咖啡馆。Manner的连锁店虽然已经开到了北京,但它也只是有连锁店的精品咖啡。 在南阳路,也就是第一家Manner所在地,一个2平方米小店曾经创造月入十万奇迹的地方。也是无数咖啡起家又倒闭、或者做下去的地方。



许多热爱咖啡的文艺青年选择从企业辞职,摩拳擦掌要在上海开一家自己的咖啡店。 Manner走红后,大家都去开外卖小型店,市场饱和之后又纷纷关门。 市场竞争激烈,只能靠差异化出彩,各种菜单和空间创意层出不穷。 有的店里布置简洁优雅适合拍照打卡,就有的店把后院布置成贵族花园,为出片而生。



你往咖啡上放饼干,我给你画只小羊肖恩。你杯子用中古Rosmarin,我用日式手工烧制。你拉花拉只独角兽,我分分钟拉出大天鹅。

6个月融资4次的Manner氪金搞免费,别的咖啡馆就没辙了,Manner小哥拉花拉到手抽筋,旁边精品咖啡馆老板一个一个拉大天鹅。 但如果老板是帅哥就另当别论,有人在外滩为了见到一位交警在意起了轮船招商局的地理位置,有人为了偷拍一张戴着口罩的咖啡馆帅哥一天四杯澳白。


咖啡馆内卷最大受益者还是消费者,最直观表现就是价格。 不在Manner排队领六周年环保袋的人,可以用3.8买到一杯外送精品咖啡。 这么下去上海的咖啡比豆浆和大蒜便宜指日可待,便利店的咖啡也要做不下去了,直接一块钱一杯对标欧洲餐厅有偿提供的热水。



上海市政府甚至补贴设立了咖啡课程,学完就考证,考过了还能退学费。

如果你觉得公司附近的精品咖啡都不好,那就加入他们。你咖啡品位好,静安区便不黑暗。


咖啡历史底蕴深厚

上海的咖啡氛围为何如此浓厚,还要追溯到咖啡的舶来史。

19世纪50年代,一位英国药剂师把咖啡带到上海,在药店出售,上海人称它为“咳嗽药水”。这还不算咖啡真正作为饮品进入中国。 上海本是不起眼的城市,直到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开放成通商口岸,才慢慢展露出它的优越与天分。 1843年,咖啡随着外国人被带到上海,当时还翻译作“磕肥”。这是西方人专属的一种高级饮料。只有在西方人开设的旅馆才能喝到。

特卡琴科兄弟咖啡馆

1886年,上海第一家独立经营的咖啡馆——虹口咖啡馆开业。此后上海咖啡馆才越来越多,咖啡也慢慢成为平民饮品。上海人的喝咖啡习惯逐渐被培养起来。 建国后,静安寺附近的德胜咖啡厅更名为上海咖啡厂,是我国最早的专业咖啡生产企业。 上海人在民国时期对咖啡的喜爱就已经表露出来,1922-1937年的国产影视剧中,发生在上海的情节就有不少包括喝咖啡。而我们现在拍解放前的上海,卧底交头也有可能约在咖啡厅。



来源:《父母爱情》 在没有咖啡机的年代,上海人会用纱布包着咖啡粉放在锅里煮,更讲究的会用滤纸过滤一遍,加炼乳、奶油或者是麦乳精的人都有。 张爱玲就爱喝奶咖,奶还要低脂的。 虽然鲁迅的名言说“我只不过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了工作上”,但当年他和“左联”领导成员和地下党代表经常在“公咖”秘密接头商谈。

鲁迅日记上也有许多类似“1930年6月5日午后 同柔石往公啡喝加啡”的记录。



程乃珊在《咖啡的记忆》中写,“三年困难时期上海仍有咖啡,为利激销售,买一听上海牌咖啡可发半斤白糖票:在咖啡店堂吃咖啡可额外获得四块方糖和一小盅鲜奶。那个时候父母似更热衷无糖无奶的黑咖啡,然后像摆弄金刚钻样小心地将带回来的方糖砌成金字塔形。如是,我和哥哥就常有熬得稠稠的白糖大米粥喝”。 即使是经济困难时期,上海的普通人家也会煮咖啡。



就这样,咖啡文化在上海一直被保留下来。 虽然“咖啡和大蒜”理论被无数人炮轰,但咖啡和小布尔乔亚式的生活的确密不可分。 正如某位作者形容咖啡馆里的人"谈的是文艺、国民党、政治,什么都谈,说完了郭沫若,又说鲁迅、郁达夫、汪精卫、蒋介石”。



上海白领会在PPT演示时引用娄烨,在工作间隙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没有人觉得不正常。

他们在工作日下班之后买花,回去耐心地插上拍照,周末就是穿上网红套装乖乖排队。 这里或许也是展览和文艺电影最受欢迎的一个城市。 上海住民是最有诗意和品位,也是最高傲的一群人。

《色,戒》中王佳芝在咖啡馆

因为上海有这样的土壤:在制度和人文关怀上的文明成为城市标杆,有机会接触到最高规格的物品和秩序。

同时,运转节奏快得像离心机,无情又井然。在这里的每个人一边维持着大都市人的体面和高贵,一边孜孜不倦地纺织PPT和word文档。

咖啡是上海正常运转的机油,是大楼里钢筋水泥的那个水泥。同时也是精神小布尔乔亚的标志和寄托。他们谈论精品咖啡馆,正如谈论韦斯安德森和维伦纽瓦。

北京人不信今生卖花来世漂亮,搜索LB咖啡也只会出来“老边饺子馆”,而上海人老了也会出现在穿搭bot,不在乎举着丝巾拍照的姿势是不是过时。

咖啡馆有咖啡和爵士乐,豆浆摊有吆喝声和烟火气。“你喝什么饮料,就是什么样的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