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一把扇子惊艳世人:惊鸿背后,蕴藏多少东方美(图)

大鱼新闻 文化 5 months, 1 week

没有任何一个国度,具有中国这般的

东方古典韵味之美

东方古典韵味


在中国,东方女子的温婉,与浅笑安然的含蓄,是一种东方古典韵味。

如遗世而独立的美人,手持团扇,眉眼低垂,宛若凡间最温顺柔软的女子。



又如画中走出来的古人,风姿清丽、格调高雅,如荷般不蔓不枝,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亦如工笔画中的佳丽,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半分含羞半旖旎,秀而不媚,倩而不俗。



如此之美,仿若身在东篱,而美之意境的创造,却都在一把把遮面的团扇之上。

说起团扇,就不得不谈半路跨界的李晶。

当年一曲,“何处悲声破寂寥”的程派京剧《锁麟囊》,深深吸引了他。

念书的时候,因热爱戏曲,他便在业余时间里跟着专业的戏曲名家学习,学着学着,就迷上了精美繁复的戏服和道具。



然而京剧之美,如同美人之美。

只有凤冠帷幔精致是不够的,扇子、耳饰、手镯、披肩等都应小巧而精致,才能在举手投足之中,流露出京剧的韵味。





出于自幼对戏曲的爱好,李晶钻研起各种与之相关的雅物,自此揭开了与团扇的序幕。



有一次李晶收了一些老的扇骨,其中一个有些破损,他想修复一下,结果在修复的时候,意外接触到了缂丝工艺。

“大学就听人说过,一寸缂丝一寸金。”

所谓缂丝,是一种挑经显纬的织法,其工艺复杂,极为耗时,因此格外珍稀,跟金子一样宝贵。



缂丝团扇做素色时,半素半风景,不简亦不空;做繁纹时,能表现出丝线本身很细致的针脚和纹理,不俗亦不艳。

缂丝技术因其珍贵和稀有,反而引起了李晶的兴趣。

他想把缂丝这门珍稀的工艺,运用到团扇之中。



苏州缂丝织造技艺,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怀着对手工艺的热爱,李晶把工作室安在了苏州,并起了一个雅致的名字:嗜闲居。



在这里,李晶做了一些缂丝团扇,并逐渐小有名气。

之后他多次遍寻姑苏城,找到了一些专门从事缂丝行业的一些老师傅们加入。



合作方式很简单。

“我设计好图案,让他们来织扇面,我再给制作起来”。

不过因为两代人之间的差异,合作初期经历了不少磨合的阶段,发生过一件令李晶至今想起来都哭笑不得的趣事。



有一次李晶曾想制作一把“海屋添筹”的团扇,在他的设想里是这样的:

海上有亭台楼宇,天上有仙鹤含棍,仙鹤嘴里叼着一根棍子,寓意每放进一根棍子到小屋中,寿命就会多长一岁。



李晶作品“海屋添筹”


结果李晶把设计稿给缂丝师傅后,师傅以为那根棍子是手抖画出来,就好心地去掉了。

成品完成后,李晶发现“海屋添筹”竟然没有“筹”,询问了师傅之后才知道缘由,一时间哭笑不得。

“之后的每一稿上,我都会认真写下标注,这里是小鸟的爪子,不是树叶,这里是青色的叶子,切莫做成绿色……”

如此磨合过多次,李晶和缂丝师傅们的默契度越来越高,再之后做出来的缂丝团扇,效果都很好。



李晶为人温和、良善,是典型的金牛座。

金牛座的人,大多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怀着一颗与人为善的心。

但对待团扇,李晶却常常吹毛求疵,有时还被人误会是处女座。



他特别讲究细节。

有时设计稿会留下淡淡的橡皮印,普通人肉眼根本看不出来,但他却会为此花上1到3个小时,只为了擦去那似有若无的印记。





他很讲究团扇整体的和谐之美,甚至愿意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

在大多数人心中,团扇最贵的就是扇面,但在李晶这里却不如此。

很多扇坠、扇框、扇档、流苏等,价值可能是扇面的十几倍。

“有些几百块的扇面,我会搭配了一个十几万的流苏,或者几十万的珠宝。

因为只有那个流苏和珠宝,是最和谐的,搭配上去彷佛自然天成。”



风摇缠枝


因为对配色和配饰,极为讲究和苛刻,因此有外界模仿他的作品,都常常被人一眼看穿。

“有一个顾客跟我说,李晶我看到了一把和你做的一样的团扇,但一眼就认出是仿制品了。

我说为什么,他说虽然扇面仿得很像,但你不会搭配那种流苏。”





风摇缠枝  配饰和流苏极为讲究


对于团扇的讲究,远不止于此。

就拿最不引人注目的包边来说,李晶的一些扇子,采用的是手工织就的宋锦,手工来织,一米就要几千块钱的成本,价值极高。



制作团扇,他“效率极低”,但每一把都是精品。

“常规的从设计到完成,需要两三个月到一年左右不等。

目前做过的最长是两年以上,我们有一把团扇,从设计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还没完工,一直在修改,每次拿出来看,都深觉有可以尽善尽美的地方。”





对于工业社会来说,效率很低,但想要做好外人不看好的传统手艺,真是一件急不得的事情。



慢下来,或许会失去很多眼前的利益。

但长久来看,当步伐慢下来,反而更能领悟与发现一些生活中不易察觉的美。



与李晶的聊天中,我能感受到他是很能享受生活“温吞之美”的人。

生活可以不需要很多金钱,很多欲望,但一定要有市井的烟火气。

李晶给我的印象,就像一位名家所写的那般:

少年生来温吞,但一瞥一笑皆出自灵魂。



不得不说,李晶是幸运的,他的团扇刚一面市,就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

尤其是缂丝团扇,更是时尚界的心头好。



时尚芭莎杂志曾借过李晶的几把团扇,用于超模刘雯的拍摄之中。

婀娜身姿,眼波流转,顾盼生辉,雅致的团扇如衣给人以修饰,也不经意间透露着女子温婉的气质。





又如刘亦菲,持一枚梅花扇,轻抵下颌,英气之美,正应了这双勾人的凤眼。



日常也可使用,像李若彤,一身红衣,一把精致小扇,两者皆美到不可理喻,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看扇子还是美人。



因扇子做的精致,后来李晶的扇子还被借或买去,出现在了《如懿传》《天盛长歌》等多部影视剧中,并登上了 CCTV10《探索发现》以及 CCTV外语频道等多个节目。







《如懿传》《天盛长歌》《清平乐》等影视剧中人物手持团扇正是李晶老师的作品


刘嘉玲、李沁、富永爱、汤姆·希德勒斯顿等人都曾和李晶老师的团扇有过合照,陈坤更是直接收藏了李晶老师的一把团扇。



团扇火了。

这位85后文质彬彬的男生和他的嗜闲居,也进入了观众的视野之中。



放弃山河羁旅,囿于艺术与手工的一偶狭小天地,李晶做团扇已经有好几年,但热情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消减。

每每说起团扇,李晶眼里就闪着光。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外界的繁华和喧嚣仿佛已经和他无关。

因痴迷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手工艺中,他甘心成为小小嗜闲居主人,静静呆坐一偶,独对团扇半响。



“团扇,团扇,美人遮面”。

扇如美人。

可以是淡是雅是从容,也可以是净是华是娴雅,世人倾慕的东方女子雅意余韵和古典美学,悉数藏于这一把小小的扇子之中。



遇见团扇,李晶是幸运的:

“能够把自己喜爱的事情当做营生,日子也没有因此而拮据,还养活了一大批传统手工艺人。

我得到的,是这世上最大的幸福。”



一支昆曲儿,游园惊梦,一把团扇,美人遮面。

轻罗小扇,生凉,掩面笑靥,生花,昆腔悠扬,雨夜相思绵长,待霜天晓角,暮光微凉,与你手持团扇,再唱一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