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教授研究完《孙子兵法》 中国的秘密藏不住了

大鱼新闻 文化 4 months, 2 weeks



“中国传统文化中蕴含着对和平的热爱。就连兵书《孙子兵法》都曾警示:战争永远是最后的选择。”

中国的崛起从不靠施舍

更不靠扩张



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强调,中国共产党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殖民主义、种族主义。

美籍教授潘维廉(William N. Brown)认为,对和平的热爱烙印在中华文明的基因里。他以中国人家喻户晓的典籍《孙子兵法》为例称,即便是这本被西点军校列为参考教材的著名兵书也曾警示世人,战争永远是最后的选择。

Even Sun Tzu's TheArt of War, which is the best war manual in history and even studied at West Point, warns that war should always be the last resort.

如今,中国的飞速发展既不靠武力扩张,也不靠别国施舍,而是通过辛勤劳动、和平发展,追求适度的、可持续的繁荣。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从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靠的既不是别人的施舍,也不是军事扩张和殖民掠夺。相反,中国的发展靠的是人民的辛勤劳动,以及它为维护和平所做出的努力。

Since itsfounding in 1949,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s grown from a poor and weak country to become the world’s second largesteconomy neither by receiving handouts from others nor by engaging in military expansion or colonial plunder.



今年65岁的潘维廉,一半人生在美国度过,另一半人生工作生活在中国,中西结合的经历让他在对两种文明进行评价时,既能深入其中,又能抽身其外。

曾在美国空军服过役的潘维廉发现,中西方对待战争与和平的关系以及掌握“财富密码”的方式截然不同。

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许多西方所谓的发达国家,是通过血腥殖民、奴隶贸易、鸦片走私、军事扩张等缺乏人道的方式攫取财富,完成资本原始积累。

然而,据潘维廉观察,如今靠武力发家致富的西方国家,正在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many of those so-called developed nations are now paying the price),而不以牺牲他国利益为代价寻求财富的中国,却在持续发展。

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密码”

在厦门大学任教的潘维廉,是福建省第一个持“中国绿卡”的外国人,他常说自己对中国“不见外”。



属猴的潘维廉常自比孙悟空

对这个古老文明的历史和文化,潘维廉可谓如数家珍,他还发现了中国传统价值观、发展观中蕴含的一个关键词——务实↓↓

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中指出,中国组织实施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力度最强的脱贫攻坚战。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八百三十二个贫困县全部摘帽,十二万八千个贫困村全部出列,近一亿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

中国打赢脱贫攻坚战所取得的成就,潘维廉深有体会。

20世纪90年代初,潘维廉驾驶着一辆面包车,开启了环游中国的旅程。近30年来,他自驾20多万公里,踏遍中国山山水水,走访各地人民群众,亲历这个古老国家脱胎换骨式的变化。

令他感到惊叹的是,“中国在消除绝对贫困方面所做的工作比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多”。

中国这一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可以克服重重障碍,消除绝对贫困,而其他人口较少且更富裕的国家却连试都没试过。

I marvel that the most populous nation on earth has overcome such formidable obstacles to eradicate absolute poverty, yet other smaller and wealthier nations have not even attempted this.



在旅程中,潘维廉感悟到,正是这样一条简单却有用的理念——“要想富先修路”,帮助一个个贫困地区打开脱贫致富的大门。

如今,即便生活在宁夏或西藏最偏远的山谷里的人们,也都能沿着混凝土路到达村口。农村有了电,也有了网络,即使是偏远地区的藏民也能每天在淘宝上交易。

Today, even people in the remotest valleys of Ningxia or Tibet have concrete roads leading to village doorsteps, and electricity, and even the internet. Even remote Tibetans buy and sell daily on Taobao.

他发现,“要想富先修路”是中国独特发展理念的一个生动写照,他将这种发展哲学总结为“务实民主”(pragmatic democracy)。在中国的语境下,正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

在潘维廉看来,“要想富先修路”的务实理念亦可推而广之,放在世界舞台上同样适用。



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将“要想富先修路”的务实哲学分享给世界,用自己来之不易的成功经验帮助其他国家。

China is using its hard-won experience to help other nations. After all,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is simply exporting the pragmatic Roads First Then Riches philosophy.

潘维廉的儿子和儿媳在非洲做志愿工作期间,曾亲眼看到过,中国人援建非洲的步伐深入这片大陆,即便在最偏远的地方,都有中国人的身影。

中国一直比西方民主

十九届六中全会《决议》中提到的一个关键词——“全过程民主”引发了西方社会的广泛关注。

《决议》强调,积极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健全全面、广泛、有机衔接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构建多样、畅通、有序的民主渠道,丰富民主形式,从各层次各领域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使各方面制度和国家治理更好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权益、激发人民创造。

西方国家一贯将多党制与民主划等号,以此对中国的民主形式指手画脚。

然而,在潘维廉看来,多党制并不意味着民主;相反,与西方相比,代表人民利益的中国则更加民主。

西方国家批评中国不民主,但实际上,用历史的眼光看,中国一直比西方民主——至少在实践中是如此。

Western nationscriticize China for not being democratic, but in reality, China, historically has long been more democratic than the West—at least in actual practice.

潘维廉发现,在这些所谓的“民主”国家里,所有政党都由其强大的支持者选举产生。接着,这些新选举出来的领导人会公开改写法律,但他们这么做,支持和保护的并非人民,而是那些拥护他们当选的产业。这种西式选举制度在潘维廉看来就是腐败。

In these so-calleddemocracies, all parties are elected thanks to the help of powerful supporters, and then the newly elected leaders quite openly rewrite laws to support and protect not the citizens butthe industries that elected them.

在全面对比中西方的选举制度、民主形式以及发展模式后,潘维廉认为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值得世界各国借鉴。

中国向世界学习了很多东西,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但现在我希望世界也要开始向中国学习。

China has learned much from the world, and still has much more to learn, but now I hope the world will also start learningfrom China.

在他看来,每个国家都不是孤立的。一场新冠全球大流行更加说明,人与人是相互联结的,国与国也一样。

除非每个人是安全的,否则没有人是安全的。疫情防控如此,经济发展亦如此。

Because as COVIDhas shown us all, on such a little planet as ours, no one is safe until everyone is safe, and that goes for economics as much as it does for epidemics.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