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新年又上新了!究竟还埋藏着多少惊喜?(组图)

大鱼新闻 文化 4 months, 1 week

3000多年前的三星堆古城

何时建造?又因何消亡?

人类生活遗迹如此丰富

却为何无法找到人类骨骸?

古蜀王国孕育怎么样的文明?

《中国考古大会》

带您去往中国西南地区

迄今发现的分布范围最广

文化内涵最丰富的

古文化遗址之一

三星堆遗址

穿越历史尘烟,回到古老年代

探秘古蜀先民的家园



广汉平原之上

三个起伏相连的黄土堆

和新月状的月亮湾台地

形成“三星伴月”的景观

当地因此得名“三星堆”



1929年春天

农民燕道诚与儿子在春耕时

偶然发现一坑玉石器

燕道诚把挖出的宝物

拿到成都的古董市场

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这其中就包括

当时的华西协和大学博物馆馆长

美国人葛维汉

1934年葛维汉

与中国学者林铭均一起

组织了一支考古队

拉开了三星堆考古发掘的序幕

这次考古发掘持续了10天

共出土石璧、石斧、绿松石和陶器

等600多件文物

引起极大的轰动



随着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

刚刚起步的古蜀文化探索就此中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三星堆的发掘工作回到正轨

1963年

由四川博物馆馆长冯汉骥

担任领队的考古队

对广汉月亮湾进行考古发掘

发现了三星堆遗址和文化的基本面貌

冯汉骥敏锐地意识到

这里很可能埋藏着

一座古蜀国的中心都邑

古蜀国

一个尘封多年的名字

再次出现在了世人面前



1986年盛夏

考古人员相继发现了

三星堆一号、二号祭祀坑

青铜神树、金杖、青铜大立人像等

1700多件珍贵文物重见天日

中国西南的古蜀文化

成为国内外考古界关注的焦点



2019年

经过调查勘探

在一号、二号祭祀坑附近

又陆续发现六座祭祀坑

2020年10月

对三星堆祭祀坑再次发掘

出土黄金面具、青铜大面具

等2000多件重要文物

这些精美的出土文物

不仅展示了

古蜀文化的独特魅力

更为研究中华文明“多元一体”起源

与早期发展

提供了典型实证



古老神秘的三星堆遗址

隐藏着无数谜团

等待着我们去解答

比如,出土于1986年发掘的

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的

——青铜大立人像

这尊重达180公斤的青铜大立人像

头戴花冠,身着长衣

赤脚而立,大眼外凸

浑身上下的纹饰细节十分精美

它身穿窄袖与半臂式共三层衣服

衣服上的纹饰繁复精美

龙纹、鸟纹、虫纹、方格纹

让人由衷赞叹古蜀先民的精致工艺



大立人的脚下和座基间

四条惟妙惟肖的青铜大龙

用龙角撑起巨人

既充满想象又气势十足



青铜大立人像的头冠尤其引人注意

这种"筒形高冠"分为上下两层

下层两圈平行环绕的纹饰

典雅美观

头冠上层神似"眼睛"的奇特造型

让人浮想联翩

崇奉太阳是古蜀人的信仰

而太阳神往往被绘制成眼睛的形状

头冠上绘制的"眼睛"

很可能代表了古蜀人心中的太阳神



青铜大立人夸张的手部动作

更像是古人为我们设立的一道"谜题"

它究竟手持何物?

自出土以来

人们就一直在猜测

却始终没有答案









为研究“多元一体”的

中华文明起源进程

进一步探明

古蜀国祭祀行为和祭祀体系

2019年10月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

并组织协调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联合国内三十三家单位

对三星堆祭祀坑再次进行

考古勘探与发掘工作

这次考古发掘

在新发现的六座祭祀坑中

出土了越来越多的文物

更加展现了三星堆的神秘与奇特



2021年3月

考古队员在四号祭祀坑内

完整提取出土了一根长达1.2米

重达一百多斤的巨型象牙

在这一轮发掘中

仅三号、四号祭祀坑

就出土了一百七十多根象牙

如此众多的象牙

为世人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它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古蜀先人又是如何获得

数量如此之多的象牙呢?



与此同时

在五号祭祀坑出土的象牙残片上

考古人员又发现了

雕刻难度极大的精美花纹

这些象牙雕纹

除了常见的云雷纹、波曲纹

还有很多首次发现的纹饰



三星堆出土的文物令人迷醉

但发掘工作的最大亮点之一

却来自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

——纺织品遗迹的出土

2021年9月

考古人员在六号祭祀坑的木箱底部

首次出土了一把开刃玉刀

不仅如此

考古人员还在四号祭祀坑

发现了麻线

和具有明显经纬结构的纺织物

这是人们首次

在三星堆遗址中发现丝绸残留物

这些丝绸残留物的发现

为研究古蜀国悠久的丝绸发展史

提供了有力的物证



各类文物的出土

进一步丰富了

三星堆遗址的文化内涵

它们对研究三星堆遗址的

聚落结构、社会形态等

具有重要意义

这些神秘而又精美的文物

不仅展示了

古蜀文明的独特性和创造性

也反映了3000多年前

四川地区与中原文明的紧密联系

彰显了古蜀文明

作为中华文明组成部分的重要地位



说到“三星堆”

就不能不提“神树”了

迄今为止

三星堆遗址共发掘出六棵青铜神树

其中最完整的是

1986年在二号祭祀坑出土的"一号神树"

这棵通高3.96米的神树

是中国现存最大的单件青铜文物



关于“一号神树”的由来

人们的各种猜测说法不一

但在相关文献中

能够找到些许端倪

先秦古籍

《山海经·海外东经》曾记载:

下有汤谷汤古上有扶桑

十日所浴在黑齿北

居水中 有大木

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西汉时流传下来的

《淮南子·墬形训》中

也有类似的内容:

“若木在建木西

末有十日,其华照下地”



相传远古时期

东西方各有一棵巨大的太阳树

名叫"扶桑"和"若木"

那是神鸟驮着太阳升起

和栖息的场所

每天清晨

神鸟驮着太阳

从扶桑树上升起

晚上则落在若木树上休息

天有十日

每天升起一个太阳

剩下的九只太阳神鸟

就栖息在树上



古籍中描述的场景

与三星堆"一号神树"

三层九枝分立九鸟的样子

如出一辙

青铜神树反映了

古蜀先民对太阳的崇拜

是古蜀人人神互通的形象化写照



“一号神树”在发现之初

是2479块碎片

树干在坑内断成3截

树枝残断成18截

树座残破为4大块

树上的神鸟果实挂饰架

更是散落坑内

对于这样一件形制巨大

结构复杂的青铜文物

其修复工程量之大

修复技术难度之高

常人无法想象



中国考古和文物修复专家

把传统修复工艺和现代工艺相结合

经过10年的不懈努力

才让这棵青铜神树焕然一新

重现3000多年前的光彩



除了青铜神树

三星堆遗址还出土了很多黄金器物

其中,有一件特别值得关注

它就是三星堆金杖

三星堆金杖

1986年出土于一号祭祀坑

由于金杖出土时是扭曲的

专家曾一度以为这是蜀王的金腰带

金杖上的人物头戴五齿高冠

看起来位高权重

因杖身刻有鱼鸟等图案

让人们不由得猜测

古蜀国国王鱼凫是金杖的主人



但也有专家认为

金杖上的人物也可能是蜀祖蚕丛

因为杖身羽箭贯穿鸟和鱼头

表现了蚕丛

禅让王位给鱼凫时的场景

而杖身上的鸟

或许就是鱼凫部族的标志



蜀人最早起源于蜀山氏

从蚕丛氏称王开始

历经蚕丛、柏濩、鱼凫

杜宇、开明等五个氏族的统治

约公元前3000年

黄帝娶蜀山氏女子为妃

生下蚕丛

成为古蜀国的开国之君

夏商时期鱼凫成为古蜀王

率领蜀人从茂汶盆地迁到广汉平原

古蜀国由原始氏族公社制

进入奴隶制社会

直到公元前316年

秦国灭蜀

古蜀国的历史才终结

绝美无比而又散发着神秘气息的金杖

是古蜀文化的完美注脚



除了三星堆金杖

三星堆遗址中

还有一件金器也备受关注

它就是目前三星堆遗址中出土的

最重的一件金面具

经过专家后期的展开与修复

虽然仅剩半边“脸”

但重量已经达到了约280克

可想而知

完整的面具重量应该在1斤左右



这件金面具在修复的过程中

同样遇到了极大的难题

专家并不知道它的“庐山真面目”

只能在修复的过程中

推测面具完整的形态

根据金面具边缘倒扣的状态

专家推测它应该是

附着在

如青铜面具、青铜人像

等其他材质、人的形象上面

而非单独使用



引人无尽遐想的是

在金沙遗址中同样出土了金面具

随着考古发掘过程的不断推进

两个遗址出土的文物不断“撞脸”

三星堆与金沙之间的关联

也成为先人留给我们的另一个谜团





如今

很多人对三星堆遗址中出土的

众多文物都非常熟悉

却对“三星堆古城”的概念不太了解

从分布范围来讲

“三星堆古城”是最小概念

最大的概念是“三星堆遗址”

更大的概念是“三星堆遗址群”

1988年

专家们就已经确定了

“堆”正是人工堆筑起来的城墙

“三星堆古城”的概念

已经大致形成了

后来经过不断的发掘与求证

证明了

它是人工垒筑起来的夯土城墙

从面积大小上来看

“三星堆古城”相当于五个紫禁城大小



在如此之大的三星堆古城遗址

考古人员曾发掘出很多灰坑、酒器

生活用器、食器等人类活动的遗迹

但是至今都没有找到人类的骨骸

三星堆遗址是否曾经生活过人类?

仍然有待考古学家发掘与考证



在中国考古百年征程中

三星堆在一定程度上

可以说是中国考古发展历程的一个缩影

从上世纪30年代初步的发掘

到上世纪80年代祭祀坑的发掘

到上世纪90年代末前后城址的发掘

三星堆最新一次的发掘

代表了新时代中国考古的最高水平





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掘仍在继续

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不断加入进来

他们的加入

为新时代的考古工作注入了新鲜血液

也昭示了中国考古事业后继有人

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掘

不仅唤醒了沉睡的古蜀文化

更印证了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

三星堆还有那么多的未解之谜

在未来

对于这个3000多年前的文明

一代又一代考古人

还有很多的规划和期许

也必将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与赞叹









虎头虎脑的三星堆新年又上新了!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们不知道的?

2021年刚刚过去,如果给这一年涌现的诸多“网红”进行一次大排名,那么最具历史文化意义的“网红”,当属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出的金面具。

2021年1月5日,当这个金面具在5号坑中被发现时,它皱巴巴的,看上去像是吃完被团成一团又踩过一脚的巧克力锡箔纸。考古人员刚开始时,也以为它只是一件不成样子的小件金器。但随着表面的泥土被小心细致地清理掉,鼻子、耳朵的形状逐渐显露出来,他们才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金面具。



三星堆金面具:早啊,听说一觉起来,大家都在忙着给我P图?图片来源: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官方微博

复原出来的金面具只有半张脸,但即使是“半面示人”,也足以震惊天下。一时之间,它一跃成为网络当红“团宠”,围绕它衍生的各种漫画和文创产品满坑满谷,甚至有人真的用黄金手工打造了一个完整版的金面具。

就在金面具掀起的热潮经过一年渐渐沉寂之时。三星堆考古现场再次爆出热门。6天前,2021年12月26日,8号祭祀坑发现了一件造型奇特的青铜器,它的头像老虎头,耳朵也是老虎的圆耳朵,却长着长长的犄角,矫健的躯体向后扬起,俏皮地撅起了屁股。



三星堆又上新了!

这个奇怪的家伙被暂定名为“虎头龙身青铜器”,尽管它的整体尚在发掘当中,但已经被广大网友预订为即将到来的虎年吉祥物——“这是三星堆提前给大家拜年了吗?”

三星堆遗址总能给世人带来惊喜,似乎从一开始,它的横空出世就自带惊喜设定。“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三星堆遗址的所在地四川广汉,也是一片神奇宝地。它位于成都平原东北部龙泉山脉西麓,古语就有“大旱不旱,蜀有广汉”的美誉。三星堆遗址,就分布在西距广汉城区七公里的三星堆村。

自1986年一二号“祭祀坑”发现以来,这个曾经无人问津的小村落受到了全世界的持续关注。今年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阶段性成果的陆续公布,又让三星堆遗址彻底走出了课本,成为考古学界名副其实的“网红”,“三星堆又上新了”成为很多网友持续追踪的热点。精绝雄奇、与中原文化迥异的黄金面具和青铜人面像,总是能让人陷入漫无边际的遐想。铸造这些青铜器的古蜀先民,真的是我们的祖先吗?还是来自遥远的外星文明?

故事的另一面,则是一代代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者不为人所知的探索经历。自首次发现以来,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和研究也经历了将近一个世纪。这些考古工作者们为揭开古蜀文明神秘瑰丽的面貌,又经历了怎样的艰苦努力和寂寞中的等待?

(本文为2021年12月31日最后一期《我在中国挖古物:中国考古百年》特刊中B04-05版报道《三星堆与一批考古学人的追索》,《我在中国挖古物》主稿全文即将推出,敬请期待。)

撰文 | 李永博



三星堆虎年预订吉祥物,龙头虎身青铜器,图片来源: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官方微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