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济南曾发动拆违风暴 在已拆别墅旁又建80栋(组图)

大鱼新闻 时事 1 week, 4 days

(图片来源:pixabay)

很多年前我去济南四门塔玩,误打误撞竟然闯进了一处即将完工的园林。那里背倚青山,旁临古寺,洞府清房,曲廊深沼。端的是欲界清都,人间天堂。正在流连忘返之际,我就被人请了出去,后来才听说这是某位画家的私家书院。这几天媒体调查济南南部山区千栋别墅,说这些别墅主人非富即贵,涉及各界名人、艺术家等,我突然就想到了那段奇遇。于是在网上搜了一下,果然很多人都对四门塔旁边这座神秘的园林,产生过好奇。

济南南部山区的“野别墅”,算得上是历史遗留问题了。正如媒体调查所呈现的,其中既有“非富即贵”者的别业,也有不少就是农民的违建房,自家开个农家乐或者等着拆迁。这片山区属于泰山余脉,风景很是秀丽。但这些别墅,建造手段非常野蛮,开山挖土,弄得山体满目疮痍,而且因为缺乏规划,外观五花八门,真是把金山银山卖出了垃圾山的价钱。

这一带还是重要饮用水源地和济南泉群的水源补给地。简单地说,降水在南部山区渗透为地下水,然后流到北部平原地带喷涌出来,就形成了济南的七十二名泉。这些泉群在全世界都很难再有第二处,对于济南这座缺乏亮点的城市而言是无价之宝,它们的价值还远远没有被充分认识。现在由于建设这些违规建筑,大量地面被硬化,使得泉群的来水补给受到威胁。为了保护泉群,济南人民付出了很多代价,多年来连一条地铁都不敢修。而那边厢,这些“非富即贵”者却把别墅建在泉群的水源地上。

济南泉域示意图

其实除了对自然生态的损害,这些违规建筑的存在更给济南的政治生态带来“内伤”。当地人都明白,要建设这些别墅,肯定要打通城建、乡镇乃至村委会,其中的腐败是不言而喻的,政治风气就在推杯换盏中逐渐恶化。调查还发现,这数千栋别墅,绝大多数是在国家“禁墅令”出台后的2003年至2015年建成的。秦岭别墅群事件后,济南当地也发动了一场拆违风暴,当时确实拆除了一些别墅,影响很大。但因为种种原因,这场拆违似乎没有进行到底,如今就在已拆除的别墅旁边,80栋新的别墅又在建设当中。

这种越禁越建的现象不难理解,只要还有一栋违建别墅矗立在那里,正如破窗效应,那么就会有更多人去违犯禁令。久而久之政府的威信,法令的威严就不会被人放在心上。所以当地往往有这么一个怪圈,主政者如果想在城建方面推动一项利于全局、但可能会损害少部分人眼前利益的事,人们就会觉得反正有金鸡岭、南部山区那些野别墅在那,它们可以不拆,我也可以不拆,所以很多整治措施往往不了了之。

研究一下秦岭拆违事件就会发现,整治违规别墅,实质上是一个治理地方政治生态的问题。拆违特别难,等于说你要和一个特殊利益阶层做博弈。唯其如此,“野别墅”如同一个象征物,能拆得动它们,群众的信任感会大大增强,别的改革也能推得顺利。

秦岭别墅资料图

在这篇调查报道刊发后,济南市立即表态要对南部山区违建问题摸底排查,山东省委省政府很快就成立了调查组进行全面彻底调查。正如报道中点名指出的那样,这些别墅的主人很多都是省直各系统的干部,省市两级联动是必要且有效的方式。巧合的是,去年刚刚就任的山东省委书记李干杰,曾任环保部部长、党委书记,山东省长周乃翔则出身于建筑系统,两位领导的专业恰好与整治违建别墅这件事相对口。去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到山东督察后,省委书记李干杰一直奔走各地督导落实整改督察组所发现问题。这些动态都让很多济南人对此次整治充满希望。

十八大以后,山东曾有过一番深刻的自省,也曾因“省委书记讲话”、“济南城建风暴”等话题被广泛关注。实事求是地讲,这几年东部大省确实正在低调地发生变化,就像前一阵流行的曹县梗一样,如今山东的很多方面和一些人的刻板印象大不一样。如果说山东的问题在于有时候过于迟缓保守,那么山东人的优点是,一旦决心要做就会踏踏实实、持之以恒,不达目的不罢休。省市两级高调表态后,相信南部山区别墅这一历史遗留问题,不久就会在历史的进程中给出一个说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