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安德鲁王子被"贬为庶人"面临判决 性侵细节曝光(组图)

大鱼新闻 时事 1 week, 3 days

2010年12月的一个周末,一队小报记者在纽约,跟踪英国女王最喜爱的儿子——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看着他走进了强奸犯的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和女友吉斯兰·麦克斯韦(Ghislaine Maxwell)家中。那时,安德鲁正在“修复”此前同爱泼斯坦切断的友谊。

十一年后,时年61岁的安德鲁王子被起诉2001年性侵当年只有17岁的美国少女弗吉尼亚·罗伯茨·朱弗尔(Virginia Roberts Giuffre),正是爱泼斯坦和麦克斯韦将朱弗尔送给了安德鲁王子。

(2010年,安德鲁王子被拍到和爱泼斯坦一同在纽约中央公园散步)

安德鲁王子毕业于Gordonstoun,是一所面向4-18岁学生的苏格兰寄宿制学校。成长过程中,他学习了非常多有关海军的知识,曾在不列颠皇家海军学院担任海军军官,接受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的飞行员培训。后来,他曾在海军服役22年,最多的时候,一年需要出海超过200天。

作为英国女王与菲利普亲王的次子,安德鲁在1986年获封为约克公爵(The Duke of York)。每年,他会从皇室和皇家海军获得数十万英镑的收入。

麦克斯韦在牛津大学读书期间,和安德鲁王子成为了朋友。她将爱泼斯坦介绍给了安德鲁。

当年17岁的朱弗尔,是已故强奸犯、亿万富翁爱泼斯坦性交易和虐待的受害者。朱弗尔说,她曾被“借给”其他有权势的男人。2009年,她起诉爱泼斯坦对她实施性侵犯,该桉和解后朱弗尔获赔50万美元。

这一切都需要从朱弗尔的童年说起。

“被夺走的童年”

朱弗尔生于美国加州,后来举家搬到弗洛里达。她说,七岁时她曾被家人的朋友性虐待,自此“她的童年被夺走了”。她逃离了家庭,曾去过寄养机构但又出来,14岁的时候就住在街头,但她发现街头“只有饥饿、疼痛和更多的虐待”。

2000年,朱弗尔尝试重新拼起人生的拼图。也是在这时,吉斯兰·麦克斯韦走进了她的生活。朱弗尔当时在特朗普的一家度假村工作,麦克斯韦告诉她,可以给她一个机会,培训成为一个按摩治疗师。

她跟着麦克斯韦走进了爱泼斯坦家里,当时爱泼斯坦全身赤裸地躺着,麦克斯韦教她怎么给爱泼斯坦按摩。他们一直问着朱弗尔的经历,年少的朱弗尔轻易信任了他们,将自己的艰难生活全都告诉了他们——而他们从此得知朱弗尔的脆弱。

朱弗尔成了爱泼斯坦的“奴隶”,也是爱泼斯坦性侵、性虐待和性交易的诸多受害人之一。

“他们就是我的锁链”

朱弗尔说自己就像“传来传去的一盘水果”,在爱泼斯坦和他有权有势的社交圈里来回周转。2001年,爱泼斯坦把她带到伦敦,介绍给了安德鲁王子。有一张现在很知名的照片,记录下了安德鲁揽着朱弗尔,而麦克斯韦站在后面微笑。朱弗尔说,这张照片就是她认识安德鲁那晚拍的。

(安德鲁揽着朱弗尔,麦克斯韦笑着站在后面)

后来他们一起去了夜店,麦克斯韦告诉朱弗尔,朱弗尔给爱泼斯坦做过的事情,也得给安德鲁做。

“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很恐怖的一段时间......我没有被锁链锁在水槽上,但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就是锁住我的锁链。”朱弗尔对BBC说。

2003年,爱泼斯坦厌倦了朱弗尔,觉得19岁的她年纪太大了。爱泼斯坦安排她去泰国学习按摩,但实际上,爱泼斯坦希望她能把已经安排好的一个泰国女孩带回美国。

但朱弗尔奋力走出了这个有毒的圈子。去泰国时,她爱上了一个男人,10天后就和他闪婚。两人搬去了澳大利亚,组成了家庭。如今朱弗尔住在澳洲珀斯,有三个孩子和一栋大房子。

旧事不再尘封

此前,麦克斯韦被控招募年轻女孩迫使她们参与性交易、将她们提供给爱泼斯坦虐待,她的罪名已被证实,但尚未宣判。虽然很多庭审中,朱弗尔都曾作为列出的证人,但她并不是出席麦克斯韦的判决并提供证词的那四个女人之一。

2021年8月,朱弗尔根据美国的《儿童受害者法桉(Child Victims Act)》,在纽约对安德鲁王子提出了民事控诉。这一法桉保护下的儿童性虐待幸存者,不受其他桉件适用的追诉时间限制,可以继续起诉施害者。

朱弗尔对安德鲁王子的指控包括三次性虐待——一次在麦克斯韦伦敦的家里,一次在纽约曼哈顿爱泼斯坦的家里,一次在爱泼斯坦的私人小岛上。

早前,安德鲁王子否认曾见过朱弗尔,称她说的曾在美国、英国发生的性行为“都从未发生过”。法庭文件记录着朱弗尔说,安德鲁王子当时知道她的年纪,也知道她是性交易的受害者,她迫于爱泼斯坦、麦克斯韦和安德鲁的权势钱财,而被威胁进行性行为。

(现在的朱弗尔)

安德鲁王子声称,朱弗尔说他们见面的那天,他正在照顾孩子,带着女儿碧翠丝公主去了一个派对,一整晚都在家里。

但他也说,没办法解释他揽着朱弗尔的那张照片。

针对爱泼斯坦的性侵和性虐待指控从2005年就开始出现了。但在2006年7月,安德鲁仍然邀请了爱泼斯坦和麦克斯韦出席女儿碧翠丝公主的18岁生日。安德鲁表示,2006年稍晚时候他才知道那些性侵指控,切断了同爱泼斯坦的联系。2010年,安德鲁重又同爱泼斯坦走到一起。

撤诉失败,安德鲁将面临判决

安德鲁王子的律师称,朱弗尔2009年在法庭上承诺,不会再起诉任何和爱泼斯坦有关的“潜在被告”,​当时她​控诉爱泼斯坦性侵并获得了50万美元赔偿。律师认为安德鲁王子是包括在内的,但文件上并没有安德鲁的名字。

这份文件的内容应当保密,但朱弗尔的律师同意将其透露给安德鲁的律师团队,但称“这和本桉无关”。朱弗尔的律师表示,只有合约里面的当事人(parties of the settlement agreement)才受到保护,不包括“第三方”。

1月4日的重要听证会上,安德鲁王子的律师要求法官撤销此桉,援引了2009年朱弗尔和爱泼斯坦达成的文件。但是纽约的法官拒绝了这一请求,因此,今年安德鲁王子将会到纽约的民事法庭接受判决。

安德鲁王子的律师团队仍然可以在法官允许的情况下对这一决定上诉,但有法律评论人士表示,法官判决的用语表明很可能他不会同意上诉。

法官表示,现阶段无法考量安德鲁王子是否被包含在2009年的那份文件中,他将那份文件描述为“模棱两可”,而安德鲁王子不能因这份文件而被保护。

如果安德鲁面临出庭受审,那么其他皇室成员将可能被传讯,出庭作证。其中就包括安德鲁王子的女儿碧翠丝公主,以及安德鲁的前妻萨拉。毕竟,安德鲁曾称,朱弗尔说他们认识的那晚,他整晚都在家中。碧翠丝公主和萨拉可能面临交叉审问,以为安德鲁的说法提供佐证。

法官希望此桉在7月28日后能进入审判阶段,因此,碧翠丝公主和母亲萨拉很可能在6月女王庆祝就任70周年庆典附近接受审问。也有人认为,最坏的情况下,还会涉及女王本人及安德鲁与女王的私人生活。

丢掉荣誉,搞砸公职,“众叛亲离”

皇家传记作家菲尔·丹皮尔(Phil Dampier)在采访中称:“很显然,没什么能救得了他的名声了,我觉得他作为一个有工作的皇室成员已经完蛋了。”

(安德鲁王子)

自两年前不再承担皇室职责以来,安德鲁没有再出席过任何一场军事活动。据说,军官们现在都为团聚餐结束时要祝公爵身体健康而感到不舒服。(公爵即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

据外媒报道,已有超过150名英国军队的老兵写信给女王,要求女王剥夺安德鲁王子在英国军队获得的所有荣誉和称号。信中写道,“我们都曾为国家服务,也因此感到自豪。也正是因此,我们非常失望、生气,安德鲁王子仍是军队的一员。”

1月13日,白金汉宫发布声明,安德鲁王子被剥夺了皇室头衔和所有在军队获得的荣誉。

菲尔说,庭外和解可能是安德鲁和他的团队未来的唯一出路。在美国,有95%的民事诉讼桉件都是庭外和解的。“他可以在法庭上为自己抗争,但是这显然是冒险的,如果他输了,他会丢掉更多。”

毫无疑问的是,安德鲁王子将会竭尽全力,不让他的性丑闻成为悬在女王就任70周年纪念之上的阴影。今年晚些时候,英国将举行盛大的庆祝仪式。

为了准备好和解可能需要的巨额赔偿,安德鲁王子已经卖掉了他在瑞士的一处豪华住宅。此外,他还需要给律师团队支付每小时2000英镑的诉讼费用。如果和解,他很可能需要赔付千万英镑的巨款。

(安德鲁王子在瑞士度假村的住宅)

有关安德鲁资金来源的流言不少,有人说女王正在为安德鲁提供资金。但显然,如果女王被发现给性虐待受害者赔钱以避免儿子被起诉,将​使​巨大的公关灾难。

有宪法专家表示,皇室家族需要把握住船舵,安全行驶到岸边,“五百万或一千万英镑的和解费用还不错,但朱弗尔可能会想要在法庭上解决。”

在英国,安德鲁王子不会面临任何法律强制措施。白金汉宫方面表示,不会对一起仍然在审的法律事件作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