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入侵倒计时?美国启动"乌克兰撤侨指示"的预警

大鱼新闻 时事 3 months, 3 weeks

「撤侨指示不代表情况升级…因为乌克兰的局势一直都处在开战边缘。」10万俄军压境的乌克兰危机,再度出现不安的战云信号。23日深夜,美国国务院正式下令撤走驻乌克兰大使馆的外交官眷属,并以「战火风险迫在眉梢」之由,指示所有旅乌的美国公民:应趁民航机还有航班的现在,尽快撤离乌克兰。事实上,在这份撤侨指示发出的同时,美军杜鲁门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已在地中海东部联合北约盟军紧急军演,五角大厦亦正准备调派5000美军前往北约东境盟国的「乌克兰西线边境」待命战备──但一切的冲突观望点,都锁定在白宫预计要本周回给莫斯科的那份「战略回答函」。

美国国务院23日发布的乌克兰警报,目前尚为建议性质的「撤侨指示」,还没有到最终出手的「撤侨命令」。美方强调,相关命令并非「乌俄局势出现瞬间恶化」,而是在一连串的近期评估后,平均检视可能风险所作出的保险决定。

美国的撤侨指示,内容主要分为「驻乌外馆人员」与「一般旅外美国公民」──在外馆方面,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所有员工眷属都被下令撤离,外馆非必要任务职员则可选择性撤离,唯驻基辅大使馆仍会持续作业没有关闭之必要。

至于一般旅乌的美国公民,包括绿卡持有者在内,都收到了国务院的四级旅行警告,建议所有还在乌克兰国内的所有美国平民「应尽可能在第一时间内透过民间方式离境」,以免可能出现的乌俄冲突,导致国际航班与海陆交通的封锁,重现去年夏天的「喀布尔悲剧」。

避免重蹈阿富汗覆辙 拜登政府及早疏散

华府的外馆疏散行动,虽然显示了乌克兰危机的巨大风险,并让国际舆论绷紧了神经。但在外交圈与前线记者之间,这份撤离指示并不令人意外──一方面是从喀布尔陷落事件后,黑到发亮的拜登政府绝不愿意再犯同样的错误;二方面则是俄罗斯外交部早从2021年12月开始,就已下达了对等的撤离指示,除了提前拉走外馆眷属、更要求驻乌外交单位最好「紧急撤收」的最后准备。

「金融时报」报导认为:美国在乌克兰危机上的对俄立场,于1月21日的日内瓦第二次美俄交涉(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真人对上俄国外交部长拉夫罗夫的90分钟会谈)后,明显「急转强硬」,无论是周末美军连夜运抵乌克兰的90吨军火援助,还是同日宣布的地中海海军演习「海神之击22」(Neptune Strike 22),都显示美国正在强化对俄军的反向压力。

除此之外,美国军方23日也向「纽约时报」透露了五角大厦提供给拜登的「军事回应选项」,主要针对乌克兰危机的军援加码与兵力调度,提出各种可能的示警方桉,其中最有可能的选择,即时紧急调派5000战斗部队进入波兰、罗马尼亚、或波罗的海三国…等北约东线盟国,以回应俄国可能的大军入侵。

根据波兰国防部的说法,在波兰与波罗的海三国境内,美军部队大约各有4000人、北约盟国驻军则另有1000。假若美军确实要在几天内增派5000兵力,在乌克兰西部边境的可用战力也才大概1万5000人,若试图以此吓阻集结兵团已超过10万人的俄军,于兵力的绝对数量上仍有不小的气势差距。

不过增派部队也只是拜登政府溷合选项的其中之一,根据美国国防部长奥斯丁所提出的初步回应方桉,美国海军舰队、战略轰炸机群随时都可以往黑海前进,「但军方不愿意透露白宫是否已经决定了那些选项该出招」。

美本周内将回覆俄「北约战略要求回函」

美国会提高军事对应的压力层级,除了乌克兰危机的前线处境至今没有一丝鬆缓,另一个应对问题也是为了本周内,华府预计要正式发给莫斯科的「北约战略要求回函」有关。

这里指的战略要求,指的是俄国在去年12月中旬、拜登-普丁视讯高峰会过后,针对乌克兰危机与北约东扩的威胁疑问,所提出来的一系列「明文要求」──内容中,俄国除了重申乌克兰政府应该尽快履行明斯克和平协议的修宪义务(用新宪法保障乌东顿巴斯的两个亲俄共和合国的特殊自治地位,以及乌克兰的俄裔文化与政治权利),也对北约提出一系列「强硬而不容讨价还价」的战略要求。

例如:莫斯科要求美国与北约必须明文禁止乌克兰与乔治亚成为北约成员。北约也必须立刻乌克兰境内撤走所有军事顾问、中止所有军事援助。也要求西方盟军未来不得在「莫斯科不事先许可的前提下」,继续在1997年以后加入北约的东线成员国──包括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捷克、与立陶宛等波罗的海三国…这些「前铁幕国家」──增派或持续北约驻军。

莫斯科提出的这一连串战略条件,不仅遣词用字非常强硬苛刻,对于美国、欧盟与北约来讲更是「几乎不可能吞下」、若是吞下则等同于战略自杀的不合理要求。但对此,俄国政府的立场却异常顽强并拒绝任何的「妥协谈判」,外长拉夫罗夫更当面对着布林肯使出「每条都必须同意…否则全盘拉倒」的俄式高压态度。

但对此,一心怀疑俄国是故意设陷阱、好对内交代开战理由的华府,却选择推託闪躲的缓兵之计,其虽然不愿吞下俄国提出的严苛条件,但也没有公开撕破脸地拉倒拒绝。双方就这样彼此试探地僵持不下,最后布林肯才终于在1月21日当面承诺拉夫罗夫:「美国会于这个星期以『正式回信』来回应俄国的要求与疑虑。」

拜登「拖延战术」不只是安抚俄国

一般认为,拜登不可能接受普丁所要求的「北约西撤」,因此布林肯承诺给俄国的回函,几乎铁定会因拒绝要求而导致「触怒莫斯科」的预期结果。届时,俄国是否就得到了谈判破裂的开战名义?边境的俄军会不会开始对乌克兰採取行动?为此,极不愿意把升级军事对抗的西方盟军,才需要对最坏的打算提出「最低限度」的预备。

然而增派5000美军就能吓阻俄国10万部队吗?对此,美国本土的政军舆论不无质疑,并批评拜登政府的示威举动来得太晚、太少也太弱。但对于华府来讲,过度大胆的出兵升级反恐会加速乌克兰局势的失控(电视剧)速度,因此耐住性子争取「各方谈判时间」才是当前最关键的上策。

拜登政府的「拖延战术」,针对的其实不光是安抚俄国,而更是回应北约内部的「欧美分裂」──例如在当前的乌克兰危机中,积极军援乌克兰武装备战的,大多是美国、英国,以及波罗的海三国军队。真正应该打头阵的法国与德国,截至目前为止除了外交辞令之外,并没有採取任何足以象徵「西方团结」的军事动作,各种犹豫、观望与实际不作为的慢动作姿态,反而严重边缘化了欧盟一贯强调的和平协商立场。

但这种「美欧分裂感」却正是莫斯科所乐见的政治结果,因此为了避免西欧各国对于乌克兰危机的姑息主义扩大,在这段低姿态的拖延战术期间,美国政府也私下协调其他海外盟邦伸出援手──例如「金融时报」就表示:美国政府目前正在施压卡达「转调液化天然气的气轮船期」,要拦截本要送往中国与东亚市场的天然气轮,转运到欧洲市场以稳定俄国可能再次出手的「断气危机」与能源短缺。

除此之外,英国政府周末也罕见地对乌克兰危机发出情报预警,指控俄国正阴谋策画「基辅政变」,并扶植亲莫斯科派、自有组成亲俄政党的媒体大亨穆拉耶夫(Yevhen Murayev)担任「魁儡政府」的领导人。

此一说法,虽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之前不断控诉的「俄国阴谋政变论」相吻合,但在乌克兰政坛舆论中却有不同的差异解释──一部分意见认为,俄国有意推翻基辅政府本就是公开的事实,大军压境只是要施压实现的助攻手段;但另一部分意见则强调,穆拉耶夫在乌克兰国内的政治影响力根本很低,「要让这种『边缘小咖』来发动政变?英国的指控也太过超现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