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被美国整惨过 日本现在想对中国用同一招(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months, 3 weeks

陈言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如果说2021年菅义伟内阁突然在中国台湾问题上越过红线,用日本的中国问题专家的话说,是让中日关系退到了1972年建交以前的状态,给人以始料不及的感觉,那么2022年新年伊始,1月21日的日美首脑视频会谈,将军事同盟关系推进到了经济领域,同样让日本的中国问题专家们匪夷所思。

中日关系在两国建交50周年的时候继续发生变化,日本正重新定位与中国的关系:不仅通过日美外长加防长的“2+2”会谈在军事上做出了压制中国的态势,也试图通过建设外长加经济部长的“2+2”会谈机制,解决日本在国家安全上靠美国、在经济上靠中国的外交上的巨大矛盾。



军事及经济全面与美国结为一体,到底能给日本带来什么?日本的意图在哪里?通观近年来日本专家的分析,依旧难以对这样的国家战略理出一个头绪来。

突如其来的经济版“2+2”与强化对华钳制

1月22日打开日本报纸,看到21日晚日美首脑在视频会谈中决定增设日美经济版“2+2”的消息。

日美首脑于21日晚举行视频会谈,这是所有关心日本外交的人都知道的事。承袭菅内阁的中国台湾政策、继续强调日美在中国台湾问题上的态度,是大部分专家能够想到的事;但在军事同盟之外,新增设经济版“2+2”,则超出了人们对日美两国首脑会谈所预估的内容。



《朝日新闻》1月22日的头版头条

从23日日本媒体披露的内容来看,21日晚的会谈中心实际上只有一个——中国。

一开始拜登就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谈中国。会谈结束后,岸田走出会议室,对媒体大致说明了会谈内容,之后官员做了补充说明,强调了拜登关心的重点在中国的会谈特点。

从日本官员的口吻中能够揣摩到日美的某种无奈。1月21日以后,日本每天新增新冠患者人数达5万人上下,达到史无前例的程度。美国也一样,进入2022年以后,单日新增确诊人数在百万上下浮动,这让拜登政府在疾病控制方面声誉扫地。在对待疫情丝毫没有控制能力、国内不满日益高涨的时候,日美同时需要将不满转移出去,矛头同时对准了中国。



从媒体透露的会谈内容来看,增设日美外交、经济方面的内阁成员之间的会谈、建立经济版“2+2”机制是本次会谈的重中之重。

目前经济版“2+2”的讨论焦点在于充实日美两国半导体供应链,在尖端技术领域两国共同制定国际标准。

如果对这部分内容多作一些解释的话,就是在半导体、电池、先进医疗、重要原材料方面,在日美之间建立起强劲的供应链体制。一方面能靠这个体制来阻止中国在相关方面的技术及生产能力、产品规模上的继续发展,另一方面则通过对这些领域的控制,将最为重要的产业领域的研发、生产、市场开拓,彻底地、严格地掌控在日美两国手中。

在标准化方面日美希望占先,只有占有这个地位才能左右整个世界。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是:

日本企业三菱重工曾用二十年时间、投资了数千亿日元研发乘坐百人左右的中型客机。样机早就做出来了,也飞行了数百个小时,并已拿到数百架订单,但是美国认为三菱重工的飞机不符合其制定的飞行标准,迫使三菱重工业放弃研发,制造飞机的梦想最终破灭——不是三菱重工的飞机不能飞行,是美国不给飞行许可,飞机就飞不出日本;而日本本国内的市场有限,一个标准就把三菱重工卡死了。



三菱SpaceJet(资料图/维基百科)

有无数这方面经验的美国,加上深受其害的日本,现在想用自己制定的标准来彻底限制中国企业的发展。

中国有巨大的市场,这里的数字经济在飞速发展中,尤其最近几年在数字经济的基础上,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进步极为迅速。美国当然是数字经济的强国,但美国的资源主要集中在社交媒体、物流、电脑软件方面,而中国更为侧重生活、生产制造过程中的数字积累,在这种数字积累的基础上,通过5G等信息通信(IT)技术,向物联网、远程医疗、智慧交通、智慧城市等领域拓展,将日美企业甩出了几条街。

不能在生活及制造领域迅速制定出相关的规则,今后就更难限制中国企业、中国经济的发展。日美制定规则、标准时,数字领域的标准该如何做到对日美有利,该是经济版“2+2”议题的中心内容。

当然,日美首脑的会谈也谈了中国香港、新疆问题,重复声明台湾海峡的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老调重弹,没有任何新意,在此不再赘述。

日本对美军事、经济一边倒与可以预见的结局

提出“经济安保”,以经济版“2+2”的形式让经济纳入到日美同盟中,日本在军事上依赖美国保护、在经济上依靠中国市场这一矛盾看似得以解决,但更大的问题是,日本是否能重现明治维新后的光景——明治维新后,迅速建立日英联盟,作为西方的代理人,通过发动甲午战争,掠夺台湾,获得工业化、现代化的原始资本,跻身于国际大国的行列?

美国试图通过与中国“脱钩”的方式来打压中国经济,结果不成,因此急需在亚洲找一个代理人,操纵代理人挑战中国,搅乱中国正常发展。这时候,日本自告奋勇地跳了出来。

笔者注意到日本军方已将现代东亚看成再版的甲午战争前夜,先前菅内阁拿台湾说事,是因为日本有部分人士依旧沉浸在甲午战争前后的紧张与胜利的喜悦中,自认为若与中国再来一战,能够再度胜出。实际上,日本应该知道,如今继续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最后导致自焚的可能性很大。

这里且不谈日美今后建设的半导体等供应链能多大程度左右世界、影响中国,先看看日美经济关系。

日本对美出口中,最大的贸易是汽车,最赚钱的业务也是汽车,汽车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可以赚美国便宜的产业。确实丰田在2021年将产量做到了世界第一,但丰田本身在电动车的研发上严重滞后,丰田股票的市价比成立没有多少年的特斯拉要低很多,汽车不一定能够永远帮日本在美国赚取高额利润。



丰田股价波动情况



特斯拉股价波动情况


制造业本身的外移,让日本美国产业早已空心化,制造业在这两个国家的效益,远不如金融服务等行业,今后发展的空间也相对有限。在制造业已经流失多年的情况下,政治家希望建立强劲的供应链,在半导体等领域制约中国,不谈中国的绝地反击,光是建设相关的产业、编制相关的供应链就很不容易,日美能否成功,无人确定。

日本经济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用日本媒体的话来说就是“处于失落状态”,幸亏巨大的中国市场就在日本身旁,一定程度上让日本的失落不至于太惨。比较中美经济发展态势、市场可拓展的空间,该是中强美弱,经济上放弃西瓜去捡芝麻的做法,必定加速日本的失落。

连在舆论方面数年来一直强调与中国对立的《朝日新闻》,在1月23日的社论里都谈道:“仅仅依靠力量对力量的对峙,很有可能带来地域的不稳定。应该以绝对不发生军事冲突为目标,通过对话及酿造信任来寻求与中国共存,制定这样的综合战略(中日)两国均需负起重要责任。”可见舆论并不欢迎日本在军事及各个层面与中国对峙。

岸田内阁只强调压制,不断强化压制中国的方式,扩大与中国对峙的范围,除了能保持日本经济的失落外,还能得到其他结果吗?今后需要我们从日美经济版“2+2”的组织构成、议题设置去分析相关问题。岸田、拜登目前还只是提出了相关的构想,具体推进方式等还不清晰,但破坏中日关系的可能性已经十分巨大,我们不能止步关切。

1960—1990年代美日经贸摩擦,让日本深陷“失去的三十年”;如今日本再寻求与美国在经济方面的捆绑合作,单边押宝,这也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