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屠杀的美国枪手 揭开一场全球的杀人游戏(组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2 weeks

最近这两天,一则备受人们关注的枪击案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布法罗枪击案。

因为这个枪击案非同寻常。

美国时间2022年5月14日中午11:30左右,18岁的枪手佩顿·根德伦(Payton Gendron)从家里出来,耗费三个半小时,于14:30到达案发地托普斯友好市场 (Tops Friendly Market)。 他身穿防弹衣和战术装备,头戴挂配摄像头的头盔,手持改装过的XM-15步枪,袭击了路过的行人和顾客。 并且,整个过程他都录制了下来,并在Twitch上直播。

·直播画面截图

·凶手说了句“就是这里了,那就去做吧”,然后把车停在了超市前

·凶手下车后对路人展开了屠杀,并且,经过倒地路人身旁时,还不忘补枪

·冷静换弹

·逃窜的行人(亲历者手机拍摄) 警方调查显示,事件中共有13人遭遇枪击,其中11人是黑人,10人死亡。

·警方封锁了超市 除了这件事本身的轰动性以外,枪手的动机也成了人们持续探讨的焦点。 从案件以及枪手身上的细枝末节入手,深入调查,我们会发现,一切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最具争议性的,是枪手佩顿·根德伦的一张照片。

·凶手照片 佩顿胸前的图案让很多人感到熟悉,在西方媒体对乌克兰的报道中,这个神秘的太阳状图案经常出现。 比如,2022年3月8日妇女节的那天,乌克兰外交部发布的一则推文。

在第四张图片中,女兵胸前也有和枪手相同的图案。

同样是妇女节那天,北约也发布了一条赞美女性的推文。

把第一张图片放大后,也能看到这个图案。

下面是摄影记者Anastasia Vlasova拍摄的一张照片,内容是乌克兰士兵正在疏散民众。

放大图片后,这个图案赫然在目。

甚至在乌克兰亚速营的徽章上也能看到这个图案。

事实上,这个图案,诞生于二战时期的德国。 1936至1942年间,党卫军首领海因里希·希姆莱下令修缮一座用于日后作为党卫军中心的城堡,在城堡的北塔,工人把这个图案印在了地板上。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图案的设计,是仿照墨洛温王朝的美学产物,没啥特殊含义。 但根据另外一些德国学者的调查,这个图案也与纳粹德国的密教崇拜有关。 在《Hitler-Buddha-Krishna》一书中,作者讲述了海因里希·希姆莱自认为是“刹帝利种姓战士”。 不仅如此,慕尼黑大学校长瓦尔特·伍思特曾在1936年夏天将希特勒的《我的奋斗》与释迦摩尼的思想做比较,得出一个结论:希特勒是佛陀转世。 而黑太阳,则是纳粹德国的能量聚集符号,这一理论,深受希姆莱等纳粹高层的认同。

到了1950年,纳粹德国早已垮台。 而最早提出希特勒是佛陀转世的瓦尔特·伍思特,则在维也纳继续普及他的思想。 他将极端右翼与印度教和西藏密宗相融合,缝合出了维也纳右翼密宗。 许多流传已久的奇谈都来源于这个组织,比如月球背面的纳粹基地、南极洲的纳粹余部以及飞碟是纳粹余部黑科技等言论。

纳粹的垮台令万字符如过街老鼠,而为了便于宣传,瓦尔特·伍思特将党卫军城堡地板上的神秘图案截取下来,作为新纳粹和极右翼的标志,并取名为黑太阳。 直到今天,黑太阳也仍是白右们的精神象征。

·城堡北塔的地板 虽然Twitch的直播画面和抓捕照片显示,佩顿作案当天并没有佩戴黑太阳标志,但从他所袭击的人群和携带的枪械中,也能看出他白人极端右翼的身份。

·佩顿的枪 nigger不用多做解释。 而所谓的14,是白人至上主义十四字口号的简写——我们要确保我们人民的存在和白人儿童拥有未来(We must secure the existence of our people and a future for white children)。 不仅如此,佩顿甚至还在枪身上写了其他枪击案凶手的名字,比如John Earnest、Robert Bowers……



·我们之前的文章《因为戒不了色,许多老外开始骂犹太人》中,写过这两个枪手,动机都跟戒色失败沾点关系 因为白人极端右翼的身份,佩顿的许多行为都被解读成了激进且无脑的种族谋杀。 在Twitch上直播,也顺理成章地成了看似幼稚的出风头行为。 但只要看过他在案发前发表的180页长文,就会发现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 佩顿在长文里洋洋洒洒地写下了自己的人生经历、理论由来以及为何仇视黑人、如何保护白人,并且详细地写明了自己的作战计划,从购置装备到进超市的移动路线都已经画成了地图。

·他为了能在超市中最大效率地杀人画的路线图

·他还在文中写下自己是INTJ型人格 看起来,佩顿并不像一个狂人,而更像是一个写完论文就要付诸实践的阴谋家。

比如: 白人低出生率加高移民率和黑人高出生率,将会如何压迫白人的生存空间; 一个无所事事的黑人会如何从纳税人手中拿走70万美元; 犹太精英又是如何在暗中谋划一切。

他在文中写道:“随着了解的不断深入,我意识到一切有多严重。终有一天,我会因为受不了而自杀。” 他认为,现在白人太过麻木了,白人这一优秀的人种即将灭亡,所以他要制造一场轰动全球的枪击案。 而他所做的一切,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带有启示意味的暴力之秀。



分析整个案件,我们会发现,佩顿对每一个细节都做了深思熟虑的考量。 首先是他的计划。



他在文中写道: 目标:——尽可能地杀灭黑人——避免死亡——传递思想 我的计划:——布法罗 邮政编码:14208 黑人比例最高,离我住的地方足够近——Top's Market 聚集大量黑人——Top's Market 有 1 或 2 名格洛克的武装保安,我的IIIA 护甲能挡住他们的弹药。——根据谷歌和独立研究,周五下午 4:00 是人流量最大的时段——我制作了地图并确定了最佳的进攻计划——如果使用得当,改装AR-15 非常致命。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了这把枪。大容量弹匣和弹药,可造成(足够)弹道伤害——穿着防弹衣和头盔——我会用我的车来存放枪支并快速转移——在Twitch上直播并在线发布宣言,以增加传播覆盖率

还有作案的地点,纽约州布法罗市在美国有一个别名,叫作“难民避风港”。 自2002年以来,登记在案的难民就有近20000名,他们大多来自索马里、不丹和缅甸。 而随着俄乌战争打响,许多新的难民也正在向这里行进。

·布法罗是个中型城市,不断涌入的难民令医疗等市政机构受到考验 佩顿不惜耗时三个半小时来到布法罗的一个黑人社区展开袭击,就是为了引起难民安置机构的注意。

·布法罗国际研究所,一个为难民提供安置和就业计划的机构

·直播画面里的一个细节,佩顿发现对方是白人后没有开枪,还愧疚地说了声sorry 另一个经过策划的细节是装备,他全身战术套装,手持XM-15步枪,同时后备箱里还有一把霰弹枪和一把手枪。 根据卖枪给他的老板罗伯特·唐纳德说,这把步枪出售时是正常且合法的,显然,为了增加杀伤性,佩顿非法改装了枪支。 作案前,佩顿发表文章写下了自己选择XM-15步枪的原因: “枪械很有效,同时,我还会使用XM-15步枪。这把枪将会对社会话语产生影响,带来更多的额外媒体报道。并且,这也将推动枪支法律的修改,我要做的事情将会对它产生帮助。” 从这段话中可以得出,佩顿选择这些装备,就是为了吸引更大的曝光量。

而这时再去看待他在Twitch直播枪击的事件,答案就显而易见了,这样做也是为了获得更多曝光和额外报道。 枪械上的那些文字,并非只是仇恨言论,甚至是佩戴黑太阳标志的照片,也同样是为了曝光量。

从一开始,这就不是一场纯粹枪击案,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宣传活动。 他缝合了各大流量要素、乌克兰、黑太阳、Twitch直播、写满白右图腾的XM-15步枪以及难民港湾布法罗。 他以暴力为途径,以自由为代价,想要让更多人看到那篇写满他理论的180页长文,从而警醒更多所谓的受迫害白人。 可尽管如此,他仍旧是个思想极端的种族杀手。

同时,他也达到了他的目的。 案件发生后,无数媒体争相报道他,关注度已经超过了疫情和股市。 可除此之外,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类似的大规模枪击案为什么会在西方世界愈演愈烈。



据统计,美国大规模枪击案的频率持续增加。其中超过54.8%的为白人枪手,基本上都是针对黑人和犹太人的种族屠杀。 而模仿或致敬榜样,是这类案件的普遍行为。

·枪击案地图 按照佩顿的说法,他首次接触这些极端思想是在2020年5月。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他居家靠浏览4chan消磨时间。他是一个枪械迷和户外迷,所以喜欢浏览有关这些内容的讨论组。 通过讨论组成员分享的图表和meme图,他了解到白人正在消亡。 他认为,犹太人正通过色情来降低白人生育率,再通过资本运作令更多的黑人来到白人的土地上,最终取代白人。 犹太人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黑人的智商水平普遍低于白人,犹太人如果想掌控世界,白人会比黑人带来更多麻烦。

而通过World Truth Video、Org、Daily Stormer等网站,他了解到更多这类信息,他坚信黑人在挤压白人的生存空间,而犹太精英就是幕后黑手。 被白右们精心包装过后的John Earnest。

·2019年4月2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波威市犹太教堂袭击案凶手 Robert Bowers等其他枪击案的凶手,成了佩顿的榜样,甚至佩顿还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了枪身上。

·2018年10月27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犹太教堂袭击案凶手

·Robert Bowers也有榜样,叫Anders Behring Breivik,是2011年挪威袭击案的凶手 在类似4chan这样存在大量潜在受众的平台上,白右通过极端思想将一个个凶手塑造成英勇就义的伟人,同时,也大肆宣扬犹太阴谋论。 一些心智尚未成熟的年轻人和处于低谷的中年人,会将自身的失败归咎于犹太人和黑人,从而行差踏错走上弯路,成为模仿游戏的参与者,同时也是受害者。 毕竟,把过错怪罪到他人身上,远比承认自己的不足要更容易。

佩顿寻求曝光,自然也是希望成为其他人的榜样,从而令更多人认清事实——即使所谓的事实是白右群体用阴谋论和极端思想所搭建出来的。 但在盲从的社群语境下,大多数即真理,很少有人能够在雪花般的疯狂论据中保持清醒。

·佩顿的头盔 在任何一起枪击案中, 真正有罪的,是那些偏执的极端思想。 在佩顿180页长文的最后,有一张图片。上面写着: “goodbye,god bless you all and I hope to see you in Valhalla.”

“再见,上帝保佑你们,愿我们在英灵殿相见。”

而在欧洲和北美洲,4chan上的一些网民们,正在为着他的这一牺牲行为叫好。

只要有人还在偷偷筹划着下一场行动,那么这一场大型的全球血祭仪式,将不会结束。

昔日的时代,也回不去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