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 人类与新冠的决战 居然是在朝鲜…(组图)

6Park 生活 新冠疫情 1 month, 2 weeks

朝鲜中央电视台采访了多名曾患发热病的痊愈患者,介绍他们吃了什么药,病程是怎样的。基本都是说,一开始很害怕,很担心是不是得了恶性病毒,家里还有小孩不知道怎么照顾,但吃了些退烧药,也有说吃了阿司匹林,做好防疫措施,戴好口罩,病程很多都是三四天时间就好了。(很明显,这些采访是介绍经验,稳定民众的恐慌情绪)。央视还公布了一张名为“恶性病毒确诊患者”的统计表,共有168人确诊恶性病毒。朝鲜习惯称新冠为恶性病毒,但是官方并没有解释是如何确诊,是否是以核酸检测作为确诊标准,也没有解释发热病与恶性病毒确诊之间的关系。



因为疫情,现在全世界都在盯着朝鲜。

原因是,既无疫苗,又没有大规模核酸检测能力,还没有新冠治疗特效药的朝鲜,无意之中成为观察人体免疫力与病毒变异毒株对抗的窗口。

朝鲜坚守了两年零三个月,直至上个月才破防。

从5月12日首次对外通报境内出现新冠病毒病毒奥密克戎BA.2变异株确诊病例后,朝中社多次公开进展。

据16日的最新报道,14日晚至15日晚,朝鲜新增发热病例39.3万例。迄今为止朝鲜共有发热病例人数已经超过了120万例。

不明发热(奥密克戎)在朝鲜已从星星之火迅速转为燎原之势。

全世界都在注视着朝鲜疫情的发展,期待它为人类提供对病毒新的认知和宝贵经验。



自2020年1月开始,朝鲜就开始实施严格的防控措施,关闭了边境,朝鲜与外界之间的公开交流仅有极少数的货轮而已。

虽然目前缺乏新冠病毒脱离宿主后在常温下能够存活时间的确切证据,但在所有研究中,通常情况下,病毒存活时间有限。

即便不谈病毒浓度和活性问题,在常温(高于1摄氏度)自然情况下,病毒离开宿主很难存活超过48小时。在衣服、食品上面存活大约24小时,只有在玻璃和不锈钢等表面,可存活3到7天。

根据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曾经的报道,朝鲜加强在边境口岸、港口和火车站对进口货物的检疫管控,严防疫情输入。朝鲜要求将进口的所有货物在密闭空间放置10天并对其进行消毒。

很难想象朝鲜此次疫情是因为货物传入朝鲜境内。

具体原因,只能留给朝鲜去调查,或许最终也将不为人知。

而朝中社5月13日发布的消息称,自4月底以来,“不明原因发热”的症状在朝鲜全国范围内爆发式蔓延。

朝鲜官方消息显示,此次疫情传播,是以平壤为中心,同步多地扩散的。

虽然外界无从知晓病毒究竟是如何穿越朝鲜层层防线,空降其首都的,但基本可以肯定,最早的传播病例,大概率来自首都平壤这个具有300多万人口的大城市。

根据联合国人居署发布的《2020年世界城市状况》报告,朝鲜的城市化水平为62.4%,有1612万人居住在城市,高于世界56.2%的平均水平和亚洲51.1%的平均水平。

这样多的城市居住人口,可以说是非常适合BA.2传播的环境,而这也从侧面解释了朝鲜发热病例数量激增的原因。


新冠病例在朝鲜数量激增,朝鲜准备显得有条不紊。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坦诚地承认了此前防疫体系的缺陷和漏洞,并号召从科学角度来看待病毒。



5月15日,朝鲜中央电视台播放了《认识奥密克戎》科教宣传片。


该宣传片传达的信息与世界科学界主流声音基本一致。该宣传片对奥密克戎BA.2毒株作出了如下介绍:



“隐形奥密克戎BA.2与德尔塔、奥密克戎BA.1相比,传染性更强,症状非常弱,非常难发现。

隐形奥密克戎BA.2的潜伏期一般为3-4天,最短可能1-2天,最长可能1-2周,需要住院的患者数量比其他毒株更少,再感染的风险也更低。

根据资料,隐形奥密克戎BA.2致死率比德尔塔低75%,感染者中93%属于轻症患者……”



此外,朝鲜中央电视台还在晚间新闻中播出对平壤金万有医院医生的采访,给出发热病(covid19)治疗方案。



具体而言包括:

1. 鼓励居家隔离,进行健康管理,保证充分的安定和休息,多喝水保持水分充足,食用容易消化的食物,用盐水漱口;

2. 可以进行抗病毒药物治疗,但不可过度;

3. 高热过程中可以每天2到3次服用500mg扑热息痛,直至完全退烧;

4. 发热同时还会出现肌肉痛、关节痛等症状,这种情况下可以食用布洛芬、扶他林,也可以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过敏测试后使用抗生素;

5. 恢复治疗可以使用败毒散、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

6. 退烧后可能出现一周的咳嗽症状,这个阶段可以看作无症状感染期,仍有传染性,这期间要特别注意不能解除隔离措施,要尽可能减少与人接触。

一直以来,朝鲜的免费医疗让部分发展中国家的人尤其艳羡。

不过,从上述朝鲜央视对平壤金万有医院医生的采访所给出的治疗方案,我们就可对朝鲜的医疗的真实水平略知一二。



治疗方案中的第一条没有什么大问题,基本适用于所有病人,第二条没有说清楚是什么抗病毒药物,所以也不方便评价。



扑热息痛即对乙酰氨基酚,确实有退热的作用,但它也不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退烧药,它也有缓解轻中度疼痛的作用。在医学上,它是不能和布洛芬一起使用的,如果同时使用会增加相关副作用的危险。



至于抗生素,对新冠根本无效。而安宫牛黄丸中国人应该都比较熟,是常用于中风的救急药物。

但是,安宫牛黄丸含雄黄和朱砂这两种矿石。雄黄的化学成分为硫化砷,可导致砷中毒。朱砂的化学成分为硫化汞,可导致汞中毒。美国禁止进口任何含有朱砂成分的药物,日本禁止在药物中使用雄黄和朱砂。



朝鲜将其列为康复用药,可能会让世界主流医学大跌眼镜。

图片

以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标准,朝鲜的医疗条件属于比较差的。

根据WHO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朝鲜男性预期寿命为67岁,女性预期寿命为74岁,仅比伊拉克的男66岁,女72岁稍高。作为参照对比,当年韩国的男性预期寿命为79岁,女性为86岁。

在古代,由于医疗条件水平较差,婴儿往往容易早夭。而现代医学大大降低了婴儿的夭折率。所以,婴儿夭折率也能从侧面反映一个国家的医疗水平。

WHO相关数据显示,朝鲜一岁以下男婴死亡率是中国的2.3倍,韩国的7.2倍;朝鲜一岁以下女婴死亡率是中国的2.1倍,韩国的6.6倍。

朝鲜如此的医疗水平,在瘟疫爆发时,发挥怎样的治疗防护作用,恐怕得打个大大的问号。

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评估,朝鲜医疗系统对医疗危机的应对能力在世界上195个主要国家中排位在193位,因此朝鲜依靠医疗系统抵抗病毒的能力非常差。

所以说,别的国家或许要担心医疗挤兑问题,而在朝鲜则根本不用担心了,因为本来也没什么好挤兑的。

在新冠疫情防治过程中,除了世界各国关注的医疗资源挤兑问题,还有就是疫苗的接种率问题。毫无疑问,疫苗在预防重症、死亡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

但据世界卫生组织通报,截至今年3月底,朝鲜全境尚未报告过任何新冠病例,也没有任何朝鲜居民接种新冠疫苗的官方记录。另据世卫组织牵头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统计数据,截至5月12日,尚无疫苗通过该机制被分配至朝鲜。

朝鲜人民面对病毒侵袭,唯一能做的,恐怕也就只剩下多喝热水了。

也就是说,这是一场奥密克戎BA.2与人体自身免疫力的原生态较量。

联合国评估朝鲜大约40%的民众缺少食物,朝鲜民众对病毒的自身免疫程度也备受关注。

未打任何疫苗的群体,在遭遇奥密克戎BA.2感染后,致重症、死亡的概率有多大,将在朝鲜见真章。

可以说,假如朝鲜能够战胜疫情,那么地球上的其他人类也无需担心,最终将战胜因新冠而带来的恐惧。

而从现有状况来看,朝鲜抗疫的“战果”似乎还不错。

根据朝中社官方公布的消息,从 4 月底到 5 月 15 日 18 时,朝鲜累计报告发热病例 121.4 万例,其中已“治愈 ”64.9 万例。截至目前,死亡 50 例。

让我们祝福朝鲜,早日战胜疫情,最终赢得这场与病毒的终极较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