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生死!想要成功偷渡到美国,拢共要分几步?(组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1 week

与墨西哥接壤的美国得克萨斯州,上周发生了美国有史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人口走私事件。

6月27日,在得州圣安东尼奥西南部靠近铁轨的荒凉地区,一名正在干活的建筑工人忽然听到了求救声,他闻声赶来后,发现马路上有一辆被遗弃的大卡车,求救声来自车厢内。

于是这名工人迅速拨打了911,警方赶来现场后赶紧打开了卡车车厢,然后就看到了满满一车厢尸体这令人极度震惊的场景。

当时里面除了十几人还尚有呼吸外,其他人均已死亡,目前官方更新的死亡人数是53人,鉴于送往医院的一些人情况也不太乐观,后续死亡恐怕还会继续增加。



至于死亡原因,事发当天,得州气温高达40摄氏度,而这辆卡车内完全封闭,车内没有水没有空调,死者全部死于高温、缺水和缺氧窒息。

这次的事发地点——得州圣安东尼奥市,距离美墨边境仅有250公里,是人口走私群体的最主要过境路线之一。

通常情况下,非法移民在通过这条线路进入美国后,会找到人口贩子再用卡车把他们运送到美国境内的相关目的地,因此,非法移民闷死在卡车内的事情在这里并不罕见。

但这次的死亡人数,再次打破了美国人口走私的死亡纪录。

令人唏嘘的是,这些偷渡者花费了数月工夫跨越千难万险进入美国境内,却在最后的卡车运输环节功亏一篑还丢了性命。

你永远想不到,为了通过美墨边境到达美国,非法移民们经历了怎样的九九八十一难,又有多少人酿成了无法挽回的偷渡悲剧。

为了去美国,这些非法移民到底经历了什么?

1

经过确认,在这批死者当中,有27人来自墨西哥,14人来自洪都拉斯,7人来自危地马拉,还有2人来自萨尔瓦多。

都是一些离美国不远的中美洲国家,也多是特朗普口中所谓的“粪坑国”。



每一年,都会有大量中美洲国家人民因为贫穷或者内乱选择一路北上,前往心中繁华迷人和民主自由的美利坚寻找生活的希望。

自2020年疫情摧垮中美洲各国经济以来,想要移民和偷渡美国的中美洲人民更是变得越来越多。

那么想要成功闯关进入美国,拢共要分为几步?

墨西哥以南的这些中美洲国家人民想要进入美国,首先必须要经过墨西哥。

这些穷苦的中美洲移民大多会选择徒步数十或者数百公里,先从自己的国家抵达墨西哥,再从墨西哥想办法通过美墨边境进入美国。

这些国家离墨西哥都不远,他们只携带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就可以上路,随时会停下在马路边休息和睡觉。途经之处,还不断有新成员加入,队伍不断壮大。

有很多中美洲移民会在各大社交网络呼朋引伴,寻找一路同行的伙伴,运气好还能搭个别人的顺风车。



还有一些移民组织会自发组织一些大篷车,供从各地出发的移民搭乘,一起浩浩荡荡开往美墨边境,场景颇为壮观。因此,这样大规模、组织化北上的移民团,一般会直接被称为移民大篷车(Migrant Caravans)。

墨西哥土地宽广,地势狭长,想要从墨西哥去美国就不能再靠走路了,而是得想办法借助工具继续前行。

而由于移民人数向来众多,移民大篷车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一辆大篷车能被塞得满满当当,因为抢位置而大打出手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移民大篷车,上下四层挤满了人

但大篷车毕竟有限,仅仅大篷车是远远不够坐的,于是移民们就开始另辟蹊径——扒上一路向北的“死亡火车”。

墨西哥境内有一条从南向北的私营货运铁路线,从危地马拉—墨西哥边界的150英里处,一直通到美墨边界的里奥格兰德河谷,是移民们理想中绝佳的免费顺风车。

要说扒火车这项技能,中美洲移民们和咱们熟悉的三哥确实不相上下。

甭管你是停着的、还是缓缓行驶的、还是急速飞驰的,为了去美国,中美洲移民们都照扒不误。





并且手脚要快,因为动作稍微慢一点,相对安全舒适的位置就会被别人抢走,到美墨边境的路途遥远,如果没占到舒服的位置,手脚一个没抓牢,瞬间就会酿成悲剧。

另外沿途会有警察会对这些非法移民进行拦截,有些偷渡客害怕被抓到急忙跳车,经常会卷入火车车轮里,非死即伤。

因为常常发生这种事故,在去往美墨边境的很多火车站旁边,都开有专门救治伤员的诊所。



一位移民扒车前往美墨边境,不幸从火车跌落,左脚前脚掌被火车轧断


除了警察拦截,毒贩和黑帮也会频繁出现在火车线路上,他们绑架、强奸、殴打、杀害毫无还手之力的移民们,一路上可谓危险重重。

俗话说行百里者半九十,就算移民们经历千难万险终于到了美墨边境,这还只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

在美墨边境上,除了美国政府重金打造的高达5米的边境墙,等待他们的还有上万名美国警察,另部署了无人机、车辆和监视设备把守,穿越美墨边境并不容易。

但总有把守较弱的突破口。美墨边境之间有一条恶名昭彰、长达数百公里的小径,印第安原住民称之为魔鬼之路。

这条路穿越北美最荒芜的沙漠,从墨西哥北部翻山越岭,穿越美墨边界,进入亚利桑那州广大的荒芜之地。

它早在美、墨建国之前就存在,过去几十年来却成为墨西哥偷渡客非法进入美国重要的通道。



荒漠中的边境和边境墙

但是这里土地贫瘠荒凉,如果没有蛇头帮忙,仅靠移民自己几乎是无法穿越的。

要穿越这片沙漠到美墨边境,这些偷渡客必须顶着酷暑,步行十多天,翻山越岭穿过美洲最险峻的沙漠地区,很多人在还没有到达边境之前,就已经渴死或者力竭而死。



每年都有大量偷渡客死于这片沙漠,化为一具具白骨。

据亚利桑那州移民行动组织称,自2001年以来,在该州南部的这片沙漠里发现了至少2832具移民遗体。

因此,有些跨越沙漠的偷渡客实在受不了了,甚至会主动向美国的警方投案自首,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营救,保命要紧。



除了这片沙漠,在美墨边境线上,有一条河流天然形成美墨两国国境线,美国方面称之为里奥格兰德河,而墨西哥人把这条河称为布拉沃河,这条河也是移民们偷渡到美国的最主要线路之一。

河的对岸有很多移民警察把守,因此移民们通常会选择藏身在芦苇丛里面,等天色暗下来之后,通过游泳渡河的方式,穿越到美国的领土上。很多移民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这段是整个界河流域中河面宽度最窄的地方。

河道最窄处,河道宽度大约为50米,并且河水流速较为缓慢。

但这条河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藏杀机,国际移民组织估计,自2014年以来,已经有超过3000人在这条路线上丧生,溺水是该路线上的主要死因之一。



萨尔瓦多移民父女溺毙于里奥格兰德河


偷渡客们偷渡的线路和方式花样百出,但美国这边却时刻严防死守,每年想从美墨边境偷渡到美国的有数百万人,但是成功的却只有十分之一左右,路上死的死伤的伤,还有相当一部分会被遣返。

就算偷渡者历经九死一生,翻墙进到美国境内之后,还会遭到各类组织的围追堵截。

尤其是以退伍军人为主组成的各种右翼组织,坚决反对移民入境,他们自发携带枪支和各种装备在边境抓偷渡者,平均每月能抓上千人,战斗力不亚于移民局。

除了以上这些,经常在边境往返的还有毒贩和各种犯罪集团,偷渡的人一旦落到他们手里,有钱的被劫财,有色的被劫色,没钱没色的有可能会被逼迫去当杀手挣钱,甚至还有可能会被直接杀掉。

2

所以,想要自己偷渡到美国的移民们,面临的风险和危险那不是一星半点儿,基本赌上了自己全部的身家性命,来拼一个进入美国的机会。

如果想走保险一点的办法,也不是没有。

如果付钱给专业的团队,让他们把自己送过边境,这样死在半路上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但由于偷渡美国的移民与日俱增,导致美国的边界管控愈加严格,偷渡的途径也越来越窄,偷渡者们也就愈发依赖“走私集团”,因此非法入境所需支付的费用也“水涨船高”。

21世纪初,从中美洲偷渡一个移民的价格是2000美元,现如今已经涨了数倍,基本都在1万美元以上了。



这些收钱帮忙偷渡的人,一般被偷渡者称之为“郊狼”,也就是大家熟悉的蛇头。

狼嘛,是群居动物,郊狼也是一样,算是一个完善的组织,组织内分工明确,各司其职。

一般包含招揽生意的业务员、监测员、负责开车的司机、领队、负责策略安排的规划师、把风的等各个角色。

业务人员一般负责在边境区向移民们兜售服务,拉人头,跟火车站门口天天招揽乘客的出租车司机差不多。



确认购买服务后,业务人员会将非法移民们安置在经常合作的特定边境旅馆,等待组织的命令。

监测员一般负责监视边境情况、巡防动向、注意乘车班次时程等等,在确认完情况后,由领队的郊狼带队穿越边境。

这时候郊狼的作用就非常明显了。郊狼一般有着带队的丰富经验,如果要通过沙漠荒野,郊狼凭借过往经验知道哪条路可以最快到达,极度疲惫的时候会给客户注射能量,至少可以保证你不会劳累和脱水致死。



同时,郊狼团队里还会有把风的,随时传递讯号,以确保路径安全。

在郊狼的帮助下,非法移民的偷渡计划就会顺利多了。

人口走私产业链,确实非常赚钱。据联合国2021年的研究显示,中美洲三国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的移民,去年一年内约向郊狼缴纳了17亿美元的偷渡费。

但郊狼收取的偷渡费的利润,有相当一部分是交给墨西哥贩毒集团的,以快速通过他们控制的信道,比如沿墨西哥湾向北的一条主要偷渡路线就是由海湾卡特尔(Gulf Cartel)贩毒集团控制。



尤其是近几年,因为人口走私生意越来越有利可图,贩毒组织对偷渡的控制也正在逐步加强。

美国缉毒署的前官员维吉尔(Mike Vigil)说,移民偷渡已成为贩毒集团的重要业务,他们接管了小型偷渡组织并加以重组,许多偷渡组织虽然没有被接管,但要向贩毒集团缴费。

有郊狼称他们拿到的偷渡费最终不到三分之一,其余的大部分花在了运输费和给贩毒集团缴费上面。

美国境内的货车行程,也就是我们开篇所提到的悲剧之源,一般是非法移民长达几个月的偷渡之旅的最后一程。



用货车运人,一次运输的人多就意味着挣的钱多。为了让利益最大化,郊狼们让100多人挤进一辆货车里,都是平常之事。

在他们眼中,偷渡者只是“商品”,人的安全和死活,他们丝毫不关心,所以偷渡者在卡车里被闷死热死的事情屡见不鲜。

走私移民在美国南部边境沿线州确实“是一项大生意”,有些海军陆战队甚至也眼馋想来分杯羹。

对非法移民而言,进入美国国境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他们需要躲过到得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等地公路上的检查站。

为了到达目的地,非法移民需要有人将他们藏在车里“混过”检查站。郊狼们通常需要贿赂检查人员才能通过,但海军陆战队员这方面就有天然优势了。



他们的车上一般都贴着“海军陆战队”的标签,再加上乘员都穿制服,所以几乎没有人怀疑他们,于是一个主要由军队人员组成的“走私团伙”就诞生了。

这些海军陆战队他们一般会在美墨边境以北接走“非法移民”,助其躲过层层检查,最后将其运到美国内陆。

3

人口走私偷渡产业链如此猖獗,也让美墨边境的偷渡情况变得愈加严重。

2021年美国拘捕非法移民达到创纪录的170万人次,截至今年5月,这一数字已超过150万,并且因为疫情重创拉美多国经济,这一数据还在持续攀升。

那么偷渡到美国后,这些非法移民的状况如何呢?

且不说有相当一部分都会被逮捕遣返,就算没有立即遣返,也会先把他们抓到拘留中心等待处置。

但美国拘留中心的条件估计大家也有所耳闻,条件非常简陋,而且非常拥挤。

通常一个原本只应容纳不超过200多个移民的拘留所,实际上会塞进去高达4000多名非法移民,这也造成了新冠疫情期间许多拘留中心大范围感染的问题。

这些拘留中心通常没有床和被子,就算是大冬天也只能盖一层薄薄的锡箔纸抵御寒冷,还有些移民连锡箔纸都分不到。



这还不是最惨的,有些移民拘留中心已经完全沦为了美国的实验室集中营,对移民们实施虐待不说,对女性实施子宫摘除手术等各种惨绝人寰的手术也是常有的事儿。

看到没,这才是真正的物理上的拒绝非法移民实操,让你生不出孩子,免得将来你生的孩子也要赖在美国。

那么侥幸逃过被遣返和拘留的中美洲移民,又过得咋样呢?

目前得州非法移民最多的城市是休斯敦、达拉斯、圣安东尼奥、奥斯汀等。

在这些城市因为偷渡者没有合法的身份,在找工作时完全没有议价的能力,所谓的最低工资根本不可能达到。

工作中被拖欠工资、被欺负了,也不敢反抗,因为一旦被发现了就会被遣返,前功尽弃。

所以,就算到了美国,偷渡者也只能去做那些工资最少,最脏最累,当地人不愿意做的工作。他们生活在这个繁荣国家,最不起眼的角落之中,充当着后厨的洗碗工、花园的园丁、富人家中的保姆、帮佣、维修工、甚至还有矿工……



在加州几乎所有的餐厅,只要你走进厨房,里面没日没夜不停洗着堆积如山的碗盘的,清一色都是墨西哥和其他中美洲人。因为没有身份他们只能拿现金,完全没有福利和保险,也不受法律最低工资的保障。

硅谷的媒体多年前曾经追踪报道过一名非法洗碗工一天的生活:早上11点进入餐馆就开始洗碗,直到午夜,整整站着工作12小时。

午夜下班已经没有公交车,他没有身份所以不能申请驾照,只好走一个小时的路回家,而他所谓的“家”只是一家知名科技公司停车场外树林里的一个帐篷,只有这样做才可以把每个月收入的现金几乎全数寄回到墨西哥老家。



隔着树丛的停车场里,科技新贵的名车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也刺激不了他。因为他的目标很单纯,花了4000美金成功偷渡入境,唯一的梦想就是拼命存钱、把家人接过来--当然用的也是同样偷渡的方式,走的也是同样恶名昭彰的死亡之路。

美国人拍过一部电影,叫《没有墨西哥人的一天》,说有一天拉美移民突然全都没了,美国的西海岸一下子就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中:



街上的垃圾没人扫了、家里的孩子没人看了、果园里的水果没人摘了、饭店没有服务员了,可见中美洲人对美国人的生活是全方位的渗入式服务。

还有很多非法移民,连工作都找不到。在美国的很多广场,经常可以看见有些非法移民举着纸牌子,上面写着自己能干的活,然后在广场蹲着。

不过面对已经在美国工作生活的非法移民,就算是被人举报遭到警察抓获,也有可能不会被驱逐。

警察一般会通知移民局来带人,但并不会把人送到移民局去。

而移民局的机构并不大,人手不多,忙不过来时也常常无暇顾及。而且美国的法律执行成本很高,驱逐一个非法移民,需要花不少钱。

不少人曾抗议:“驱逐非法移民浪费纳税人的钱,还不如让他们留下干点美国人不愿干的脏活累活。”



美国政府的算盘其实打得很精,这些非法移民虽然消耗了美国的一部分社会福利资源,但他们却昼夜不停地在为美国人服务,对美国贡献是比消耗大的。

同样,对于广大来自中美洲的偷渡者来说,就算在这儿累死累活服侍美国人,也比回到千疮百孔的老家强。

去往的地方未必是天堂,但拼了命也要离开的地方一定是地狱。

但是把这些地方变成地狱的人又是谁呢?

为了实现毒品自由、咖啡自由以及其他各种自由,美国在中美洲各国为非作歹,颠覆政权,制造混乱,把中美洲各国变成一个又一个人间地狱,而且,管杀不管埋。

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大概就是中美洲各国最大的悲哀吧。

参考资料:


国际在线:夜幕中的“偷渡”之旅!央视记者亲历美墨边境移民险径

换日线:“边境之狼”──人口走私者的故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