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当选总统米莱访美,见了克林顿但无法见拜登(组图)

6Park 时事 2 months, 4 weeks

当地时间11月27日,阿根廷极右翼当选总统米莱抵达美国,并在纽约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共进午餐,克林顿建议米莱在执政头几周实施最重要的政治措施。考虑到米莱与特朗普关系密切,俩人的会面也令不少外媒感到“惊讶”。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柯比当天表示,米莱将在28日与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会面,但无法见到美国总统拜登。

据美国“政客”新闻网报道,这是米莱当选总统后的首次出访。柯比27日对媒体记者表示,由于拜登将在28日前往佐治亚州参加前第一夫人罗莎琳·卡特的追悼会,然后前往科罗拉多州,因此预计拜登不会和米莱会面。

“我们希望继续寻找与阿根廷合作的方式。”科比说,“在这个地区的许多问题上,阿根廷都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期待着清楚地听到当选总统的想法,以及他在政策问题上想做什么,并确保我们有机会保持沟通渠道的畅通。”

柯比表示,米莱27日在纽约市度过,然后会前往华盛顿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员会谈。

美国财政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米利的经济政策顾问也将于28日会见美国财政部高级官员,这次会议预计将着重讨论米莱政府的经济政策重点。

米莱团队的一位发言人表示,米莱与美方官员会晤“不是为了寻求融资”,而是为了阐释下届政府的财政政策、货币改革和放松经济管制方面的议题。



米莱27日在纽约与克林顿共进午餐/阿根廷《侧影报》

另据阿根廷《侧影日报》(Perfil)报道,27日在纽约期间,米莱与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会面并共进午餐,米莱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介绍了自己未来四年的施政计划。克林顿赞扬了米莱的计划,认为他的政治和经济议程可以将两国关系提升到新的水平,他还建议米莱在执政头几周实施最重要的整治措施。克林顿一名助手透露,两人讨论了阿根廷和该地区的未来,克林顿祝愿米莱一切顺利。

路透社称,克林顿与米莱在意识形态上持有不同立场,他俩会面“特别令人惊讶”。《侧影日报》同样认为,考虑到米莱与前总统特朗普关系密切,这次会面“令人惊讶”,不过此番会晤或许表明他与民主党之间实现和解。

据法新社此前报道,米莱团队的几名成员也随同访美,其中包括路易斯·卡普托(Luis Caputo),这位米莱的现任财务事务顾问被认为有可能成为下一届内阁成员。报道指出,米莱上周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进行了首次远程交谈。阿根廷曾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440亿美元,相关协议由米莱的主要盟友,时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于2018年签署。

据阿根廷国家选举委员会11月19日晚公布的数据,极右翼选举联盟“自由前进党”候选人哈维尔·米莱在当天举行的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胜出,当选阿根廷下届总统。他将于12月10日接替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正式就任阿根廷总统。

米莱正改信犹太教,美媒:将是阿根廷史上最亲以色列的政府之一


“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领导的将是阿根廷历史上最亲以色列的政府之一。”美媒指出,这与其他拉美国家公开反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消灭哈马斯”的态度形成了对比。

据美国彭博社11月28日报道,在11月19日赢得大选一周以后,米莱于27日上午抵达纽约,开始了他作为当选总统的首次海外之行。

他头戴犹太圆帽,一身黑衣,直奔皇后区,到著名正统派犹太拉比(犹太教的祭司、领袖)、犹太原教旨主义运动领导人梅纳赫姆·孟德尔·施内森(Menachem Mendel Schneerson)的墓前凭吊。

彭博社强调,在华盛顿会见任何美国官员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之前,米莱就先去了犹太会堂。据他的一位发言人说,这位当选总统正在皈依犹太教,并于上周六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参加了一场犹太教仪式,他在那里得到了另一位拉比的祝福。

视频截图

“这一象征性姿态表明,这位即将上任的领导人将多么致力于深化阿根廷与以色列的文化、政治关系。而作为天主教大本营,拉丁美洲大部分国家仍保持中立,或者对以色列持批评态度。”美媒写道,米莱改信犹太教,确定阿根廷向以色列靠拢。虽然阿根廷传统上与以色列保持着良好关系,2020年1月,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也把这个中东国家选作了他以国家元首身份出访的首站。但当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进攻引发拉丁美洲左翼领导人越来越多批评的时候,米莱的做法与他们形成了鲜明对比。

阿根廷是拉丁美洲犹太人口最多的国家,米莱也强烈支持以色列,使得这个国家成为以色列在拉丁美洲的头号盟友。他此前表态称,要拒绝与中国、巴西和俄罗斯合作,并转而支持加强与美国、以色列的关系。米莱曾多次表示计划访问以色列,还要将阿根廷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

此时,距离米莱就职阿根廷总统还有不到两周时间,内阁尚未组建完成。他称这次美国之行是一次“精神之旅”,这也是他自9月初以来的第二次类似行程。

52岁的米莱在天主教家庭长大,但他定期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拉比一起研究犹太话题。“这些讨论可能会突然持续两三个小时,让我非常满足,帮助我成长了很多,让我更深入地理解当下的情况。”米莱说。

犹太通讯社在今年8月注意到了“米莱想皈依犹太教”的消息。在7月接受西班牙《国家报》采访时,米莱表示他正在考虑改变信仰。在公开场合,米莱经常引用犹太教《摩西五经》。

前阿根廷副总统卡洛斯·鲁考夫(Carlos Ruckauf)认为,米莱本周的访问反映了他在国际事务上的优先事项:“米莱这么早就去美国,或者发出他将去以色列的信号,他的外交政策已经传递出非常明确的信息。”

还有观察人士评论称,米莱对以色列的支持与其说是对该国现有政策的转变,不如说是一种倾斜。布宜诺斯艾利斯咨询公司Cefeidas Group负责人胡安·克鲁兹·迪亚兹(Juan Cruz Diaz)表示,“米莱在这个问题上的个人热情,以及他强烈的个人信念,使得我们可以预计到,阿根廷对以色列的支持将会增强。这当中更多的是连续性,而不是颠覆性。”

当地时间11月27日,阿根廷极右翼当选总统米莱抵达美国,并在纽约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共进午餐,克林顿建议米莱在执政头几周实施最重要的政治措施。考虑到米莱与特朗普关系密切,俩人的会面也令不少外媒感到“惊讶”。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柯比当天表示,米莱将在28日与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会面,但无法见到美国总统拜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