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有史以来最大金融诈骗案:女首富被判死刑(组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2 weeks

越南女首富张美兰被判处死刑

美联社4月11日报道,越南房地产商、女首富张美兰被法院判处死刑。67岁的张美兰被指控诈骗金额达125亿美元,这是该国有史以来最大的金融欺诈案。



此前,据越通社、新加坡《联合早报》等媒体3月19日报道,涉嫌参与侵吞120亿美元资产的越南房地产商、女首富张美兰因涉欺诈、贪腐案,检察官要求判处其死刑。

越通社报道称,在19日下午的庭审上,检察官表示,被告具备法律意识。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告人的行为造成特别重大的经济损失和不良社会舆论,“需要严肃处理”。《联合早报》报道称,胡志明市人民检察院表示,张美兰因“违反银行业务规定”被判处19至20年有期徒刑,因受贿罪被判处19至20年有期徒刑,合计刑罚为死刑。

检察院还表示,张美兰需要赔偿西贡商业银行约677万亿越南盾(近2000亿人民币)。

张美兰曾一直是越南金融界的核心人物。她于1992年创立万盛发集团,从事房地产、金融、餐饮、酒店等业务。2022年10月,张美兰被越南警方逮捕,她被指控涉嫌贪污财产、行贿和违反信用机构贷款规定。

公诉书称,张美兰和同案犯合谋,在2012年至2022年期间通过欺诈手段在西贡商业股份银行安排了2500多笔贷款,向万盛发集团及相关公司提供超过1000万亿越南盾(约3000亿人民币)的贷款,占到西贡商业股份银行在此期间发放贷款总额的93%。截至2022年10月17日(案件起诉日期),未偿还的贷款超过677万亿越南盾(约2000亿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越南GDP总值为9513.3万亿越南盾(约2.76万亿人民币),十年间违规发放贷款接近越南2022年GDP的1/9。

此外,在2018年2月至2020年10月间,张美兰等人通过幽灵公司、贿赂政府官员以及她非法控制的西贡商业银行,挪用了西贡商业股份银行约304万亿越南盾(1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00亿元)。

此外,张美兰的司机在2019年2月至2022年9月期间,从胡志明市的西贡商业银行总部运送总值逾44亿美元(约317亿人民币)的现金,到她的住宅和万盛发集团总部。

越南最高人民检察院还以贪污财产、受贿、滥用职权、违反银行业务经营规定等多项罪名对其余85名被告提起诉讼,其中包括原西贡商业股份银行、原越南国家银行、原越南政府监察总署、原越南审计署人员。

涉及这起案件的86名被告中,70人被捕,11人取保候审,5人在逃。一审预计将持续到4月29日。

同日,越南另一位房地产大亨——新黄明集团董事长杜英勇因欺骗超过6000名投资者出庭受审。越南最高人民检察院指控杜英勇指示其子和其他员工发售私人债券以筹集资金,向投资者承诺高额回报,却违规挪用筹款,未按约定发行。

越南女房产大亨被判死刑,涂口红出庭扬着头,被控造成1954亿损失



当地时间4月11日上午,欧美多家媒体把焦点放在了越南,因为该国有史以来最大的金融欺诈案,在胡志明市的一家法院里进行了宣判。

越南家喻户晓的女房地产大亨张美兰 (Truong My Lan),因被指控诈骗金额高达125亿美元(约905亿RMB),而被判处了死刑。据悉,此案涉及的被告多达85人,罪名包括贿赂、滥用权力、挪用资金和违反银行法等。

据悉,125亿美元,几乎相当于越南2022年GDP的3%,如此高的数额,在其他国家也是罕见的。



张美兰现年67岁,曾是房地产公司“Van Thinh Phat”(简称VTP)的董事长。

VTP曾是越南最富有的房地产公司之一,它的项目包括豪华住宅楼、办公室、酒店和购物中心。根据法庭文件显示,张美兰在2012年至2022年间非法控制西贡股份商业银行,通过数千家幽灵公司吸走这些资金并向政府官员行贿。

她最终在2022年10月被逮捕,被认为是越南自2022年以来持续加强的反腐败运动中最引人注目的事件之一。



尽管张美兰被发现涉嫌125亿美元的诈骗,但检察官在11日表示,该骗局造成的总损失目前已达 270亿美元(约1954亿RMB),相当于该国 2023年GDP的 6%。

不过张美兰对于自己涉嫌的指控并不承认,她将责任归咎于自己的下属。在上周对法庭的最后陈述中,她说她有自杀的念头。“在绝望中,我想到了死亡。” “我很生气,因为我愚蠢到参与了这个非常激烈的商业环境,也就是银行业中,而我对此知之甚少。”



而从宣判日当天张美兰的状态看,多少有点儿“视死如归”的感觉。她涂着颜色较为鲜艳的口红出庭,脸上还呈现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同时还一直直视着镜头,这一点跟其他被告很是不同。

浓密的黑发有可能是染出来的结果,而她脸部那斑斑点点的皮肤也很容易说明,在离开了昂贵的护理之后,保持光滑细腻的肤质是很难的。



从一张法庭局部照片看,很容易发现,除了张美兰之外,其他的被告都深深地低着头甚至还遮住了面部,似乎非常担心出现在照片中后被他人认出来。



分析师表示,该骗局的规模引发了人们的疑问,即其他银行或企业是否也犯了类似的错误?而这样的话会削弱越南的经济前景,并使外国投资者感到紧张,因为越南一直试图将自己定位为试图转移供应的企业的“理想家园”。

据美联社的消息称,越南的房地产行业已经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估计有1300家房地产公司在 2023年退出市场,开发商一直在提供折扣和黄金作为礼物来吸引买家。此外尽管胡志明市的店屋租金下降了三分之一,但市中心的许多地方仍然是空无一人。

越南有史以来最大金融诈骗案开庭:女富豪张美兰是谁



图像加注文字,张美兰最初是一个市场摊贩,与母亲一起销售化妆品,但在越共于1986年引入经济改革后,她开始“下海”,从事购买土地和房产的事业。

这是越南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审判,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银行诈骗案之一。在胡志明市一座殖民时期的庭院式法院那扇庄重黄色门廊后面,一位67岁的女房地产开发商被指控在过去11年的时间内掠夺了越南最大的一家银行。

涉案的金额令人眼花缭乱。张美兰(Truong My Lan)被指控从西贡商业银行贷款了440亿美元,而越南检方表示,可能有270亿美元永远无法追回。

行事作风通常很保守的越共当局,却在这个案件上非同寻常地对媒体透露了详尽的细节。越南官方表示,他们已经传唤了2700人作证。还有10名国家检察官和约200名律师参与这项审判。

涉案证据放了104个箱子,总重达六吨。与张美兰一同受审的还有85名被告,张美兰否认了指控。但现在她和其他13人可能面临死刑判决。

曾任职美国国务院并对越南事务拥有丰富经验的退休官员大卫·布朗(David Brown)表示:“在共产主义时代,我认为从未有像这样的审判排场,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规模。”

此次审判是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Nguyen Phu Trong)领导的“烈火熔炉”反腐运动中迄今为止最引人注目的一章。

事实上,阮富仲是一位深谙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保守意识形态者。他认为,对于失控的腐败所引发的民怨会对共产党的权力垄断构成根本的威胁。因此,当年在成功且轻松打赢当时亲商界的总理并保住党内最高职位后,阮富仲在2016年开启了这场反腐行动。

这场运动已经迫使两位总统和两位副总理辞职,并使数百名官员受到惩处或入狱。现在,这个国家最富有的女性之一可能也会加入他们的行列。



图像加注文字,阮富仲认为,对于失控的腐败所引发的民怨会对共产党的权力垄断构成根本威胁。

张美兰来自胡志明市(前身为西贡)的一个华越家庭。胡志明市长期以来一直是越南经济的商业引擎,可以追溯到其作为南越反共首都的日子,拥有大规模的华人社区。

张美兰最初是一个市场摊贩,与母亲一起销售化妆品,但在越共于1986年引入经济改革(被称为Doi Moi,意为“革新”)后,她开始“下海”,从事购买土地和房产的事业。到了1990年代,她拥有了一系列大型酒店和餐厅。

尽管对国外而言,越南最著名的是其快速增长的制造业,作为对中国的替代供应链。但多数越南富人却是通过发展和投机房地产来赚钱的。

越南土地在官方上都是国有的,要获得土地用来盖楼,通常依赖于与政府官员的个人关系。因此,随着经济的增长,腐败问题也日益严重且普遍存在;到2011年,张美兰业已成为胡志明市的知名商业人物,她被允许将三家资金短缺的小型银行合并为一个更大的实体:西贡商业银行。



图像加注文字,越南近年来在经济上的成绩相当亮眼。

根据越南法律,任何个人在任何一家银行持有的股份不得超过5%。但越南检方表示,透过数百个空壳公司和代理人,张美兰实际上拥有超过90%的西贡商业银行股份。检方据此指控她利用这种权力任命自己的人担任经理,然后命令他们批准对她控制的空壳公司网络的数百笔贷款。

而且,所涉金额惊人。张美兰的贷款占该银行所有贷款的93%。据检方表示,从2019年2月起的三年时间里,她命令私家司机从银行提取了108万亿(108兆)越南盾,超过40亿美元现金,并将其存放在她的豪宅地下室。

现金是如此之多,即使全部是越南最大面额的纸币,总重量也会达到两吨。

她还被指控慷慨行贿,以确保她的贷款不会受到审查。其中一位与她一起被控的人是一名前中央银行首席监察员,他因为接受500万美元贿赂面临终身监禁。

对于为什么她能够长期进行所指控的诈骗行为,人们也提出了疑问。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越南研究计划主任黎洪和(Le Hong Hiep)博士告诉BBC说:“我很困惑,因为这不是秘密。市场上人人皆知,张美兰和她的万盛发集团将西贡商业银行(SCB)当作自己的存钱罐,用于资助她的企业在最理想地点大规模收购房地产。“

黎洪和说:”很明显,她必须从某个地方得到这笔钱。但这是一种常见的做法。西贡商业银行不是唯一一家被这样使用的银行。所以也许越南政府忽视了这一点,因为市场上有这么多类似的案例。”

大卫·布朗则认为,张美兰受到了在胡志明市主宰商业和政治长达数十年的权势人物保护。他说,在此次大审还存在着一个更大的因素——共产党试图恢复对南方自由发展的商业文化控制权。他分析说,“阮富仲和他在党内的盟友们试图做的是重新掌控西贡,或者至少阻止其失去控制”。

他还说,“在2016年之前,河内越共高层几乎让华越黑帮控制了胡志明市。这些黑帮对于地方共产党领导人十分听话,但同时他们也在从这个城市中分到一大笔钱。”



图像加注文字,根据越南法律,任何个人在任何一家银行持有的股份不得超过5%。

79岁的党主席阮富仲身体状况不佳,几乎可以肯定他将在2026年的下一次共产党代表大会上退休,届时将选出新的领导人。

他是任职时间最长、最具影响力的总书记之一,恢复了越南共产党保守派的威权,达到了自1980年代改革以来的新高度。因此,他显然不想冒着允许越南有足够的开放自由换来削弱党掌控权力的风险。

但是,阮先生也因此陷入了矛盾之中。在他的领导下,越共设定了越南到2045年可以挤身富裕国家地位、实现技术和知识型经济的雄心目标,这也正是推动越南与美国日益紧密伙伴关系的原因。

然而,越南的更快增长几乎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更多的腐败,如果过于打击腐败,就有可能扼杀大量的经济活动。越南已经有人开始抱怨官僚主义的加剧,因为官员们回避可能使他们卷入腐败案件的决策。

黎洪和说:“这正是矛盾所在。他们(越南经济)的增长模式长期以来一直倚赖着腐败。腐败一直是使机器运转的润滑剂。如果他们停止使用这款润滑剂,事情就不可能运作下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