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大行开始悲观?德银、美银:美联储12月才降息(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2 weeks



随着美国3月通胀数据的公布,整个华尔街都在重新评估美联储的政策路径。

交易员开始预计美联储将等到夏季结束后才会降息。高盛对美联储的降息预测从一次调整为五次,然后又变为两次。巴克莱银行现在回归到美联储今年只降息一次的立场。美国银行将美联储首次降息时间从6月推迟至12月。

此外,德银的经济学家们也加入了“下调美联储降息预期”的阵营。

以Matthew Luzzetti为首的德银美国经济学家团队目前预测,美联储今年只会在12月份降息一次。这一预测较此前预测大幅下降。该行本月早些时候曾预计美联储今年将迎来四次降息,每次降25个基点。

该团队对降低预测的原因进行了说明:“鉴于美国最近的宏观经济数据,包括通胀上升、就业市场表现良好以及金融条件的放宽等,显示出美国经济的整体状态比之前预期的更加坚韧。这些因素共同减少了美联储短期内降息的可能性。

德银团队还预计美联储会在2025年上半年降息两次,随后直至2026年都将暂停降息。他们强调,实际的降息次数可能会少于预测,特别是考虑到美国总统选举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如果未来出现更多令人失望的通胀数据,或者选举结果引入了可能加剧通胀的财政政策(如贸易或移民政策),那么今年和2025年美联储都不会降息。

德银此前曾指出,美联储在考虑放宽货币政策之前,需要见证关键的通胀指标——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的下降。然而,该行现在预计3月和4月该指标的环比增长率将保持在0.3%的水平,这可能会加剧市场对未来通胀上升的担忧。因此,该行认为,如果通胀数据预测变为现实,基于通胀数据,美联储在7月份的会议上降息的可能性不大。

此外,其他专家纷纷对六月降息的前景泼冷水。

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Gapen在周四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如果通胀意外上升,美联储的降息可能会被推迟至2025年。

联信银行首席经济学家Bill Adams认为,美联储可能会等到第三季度才开始降息。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首席全球策略师David Kelly说:“6月降息的大门被关上了,已经没戏了。”

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Ellen Zentner表示:“大跌眼镜的核心CPI上升与美联储需要开始6月降息的有力证据相距更远。”

前美国财长、“高通胀吹哨人”萨默斯则表示:“我们现在不需要降息,但必须认真考虑“美联储下一步可能会加息”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大概在15%到25%之间。”

火爆CPI之后美联储多高官表态:近期不降息成定局,“三把手”未放鹰


在美国发布了3月CPI和PPI两大通胀报告后,美联储多位高级官员周四讲话,普遍认为基于最新数据,短期内无需调整货币政策,不过预计年内晚些时候仍然会降息。“美联储三把手”仍认为美国通胀将继续逐步回到2%,肯定了在通胀回落上取得的进展,表态不鹰派。

美联储三把手:短期内无需调整货币政策

有“美联储三把手”之称的享有FOMC永久投票权的美国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表示,短期内无需调整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处于良好状态。随着美联储收集到更多数据,将能够评估是否有信心通胀将回落到2%。

威廉姆斯说,美联储3月份会议上发布的经济预测表明,如果美国经济按预期发展,从今年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放松货币政策限制将是有意义的。

资产负债表缩减方面,威廉姆斯表示,美联储计划放慢缩表步伐,并不意味着将很快停止量化紧缩。这样做允许美联储官员们监控市场状况并顺利过渡到充足的储备水平。他同时补充说,相关指标表明目前的储备水平仍然足够安全、足够高。

威廉姆斯承认,仍需相当时间才能让美国通胀回落至美联储2%的目标。他预计美国通胀将继续逐步回到2%。他同时援引了最近的通胀数据说,预计通胀回落的道路上会出现波动。

威廉姆斯认为,劳动力市场依然强劲,同时有更加“正常”的迹象,预计今年失业率将达到4%的峰值,然后逐渐下降。

威廉姆斯指出,美联储的通胀目标与就业目标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平衡,在平衡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美国经济在实现更好的平衡和实现2%的通胀目标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我们还没有看到双重使命完全实现。”

里士满联储主席:通胀数据加重疑问

美国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表示,通胀数据加重对我们是否看到通胀趋势发生转变的疑问。巴尔金说他有点不愿意宣布美联储抗通胀胜利。美联储降息的时机将取决于即将公布的数据,慢慢看看通胀是否放缓是明智之举。

巴尔金指出,美联储此前的货币政策紧缩行动将让美国经济进一步放缓,美国劳动力市场表现强劲,这使得美国经济避免衰退成为可能。

波士顿联储主席:今年降息恐低于点阵图预期


2025年FOMC票委、美国波士顿联储主席Collins表示,近期数据让美联储没必要立即开始降息,打消了相关考虑,不过今年稍晚开始降息是适宜的,今年降息次数可能会较美联储点阵图上的预期,或是市场预期有所减少。

Collins认为,可能需要比之前预想更多的时间,来获得关于降息所需要的信心。美联储政策利率的限制性程度可能并没有预料的那么突出。美联储货币政策过于收紧的风险已经出现缓和。在放宽货币政策方面,需要耐心和有条不紊的政策制定方式。

Collins指出,一季度美国CPI数据高于她本来的预估。消费者/劳动力需求持续偏高,这可能就是2024年美国通胀反弹的缘故。就物价稳定性而言,有必要让美国经济活动放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