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杀死孩子埋尸宠物墓地,牵出更多离奇死亡事件(组图)

6Park 生活 新冠疫情 1 month, 2 weeks

这简直就是童话般的婚礼。新郎和新娘身着白色礼服,脖子上戴着粉红色的花环,在夏威夷的天堂海滩上交换誓言,他们看起来无比幸福。

照片记录了这看似幸福的一天,他们为婚礼干杯,拥抱,她在他吉他的伴奏下跳舞。但是,在这些照片背后,令人不安和恐怖的事情正在发生。



图:independent新闻标题截图


两个月来,她的两个孩子都不见了踪影。他结婚30年的妻子——5个孩子的母亲——在两周前突然去世。

不久之前,她的丈夫被她的哥哥开枪打死了。后来,她的哥哥也离奇死亡。

自2019年11月洛里·瓦洛(Lori Vallow)和查德·戴贝尔(Chad Daybell)举行婚礼以来的4年里,一个令人深感不安的故事浮出了水面,其中包括涉嫌谋杀、无法解释的死亡和关于杀死僵尸的世界末日邪教信仰。

与这对夫妇关系密切的人总共有5人死亡。

如今,被冠以“邪教妈妈”恶名的瓦洛终于被绳之以法。

2023年5月12日,瓦洛因其16岁的女儿泰勒·瑞恩(Tylee Ryan)和7岁的儿子约书亚·“JJ”·瓦洛(Joshua“JJ”Vallow)的死亡被判一级谋杀罪、共谋一级谋杀罪和重大盗窃罪。她还因阴谋杀害戴贝尔的第一任妻子塔米(Tammy)而被判有罪。

7月31日,瓦洛因这些罪行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现在,戴贝尔也因谋杀而受审。

另外,瓦洛还在亚利桑那州面临谋杀她的第四任丈夫查尔斯·瓦洛(Charles Vallow)的指控。

这是一个离奇而悲惨的案件,引起了全国的关注,给许多人留下了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一个多年来似乎是一个慈爱的母亲的女人,为什么会杀死她的孩子,因为她认为他们已经变成了“僵尸”?



戴贝尔(左)和瓦洛在庭审中  图源:YouTube Court TV频道截图

JJ和泰勒的失踪和谋杀

JJ和泰勒最后一次活着出现是在2019年9月——就在瓦洛与两个孩子从亚利桑那州搬到爱达荷州,与戴贝尔住在一起不久之后。

当年9月8日,一组令人不寒而栗的照片拍下了JJ、泰勒和瓦洛的兄弟亚历克斯·考克斯(Alex Cox)在黄石国家公园游玩时的微笑。

这张照片现在被认为是16岁的泰勒活着的最后证据。从那天以后,她再也没有出现过,人们也没有听到过她的消息。

几天后,也就是9月22日,JJ最后一次出现在雷克斯堡(Rexburg)的学校,当晚他母亲的朋友在她的公寓里见到了他。第二天早上,这个患有自闭症的7岁孩子消失了。

当被问及他在哪里时,瓦洛告诉朋友梅勒妮·吉布(Melanie Gibb)和大卫·沃里克(David Warwick),他必须被带走,因为他“就像个僵尸”。



家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寻找泰勒和JJ的寻人启事    图源:YouTube Court TV频道截图

手机数据显示,在两个孩子失踪后的几个小时里,瓦洛的兄弟亚历克斯·考克斯出现在戴贝尔家的院子里。在泰勒最后一次被人看到的第二天早上,戴贝尔还给他的妻子发了一条短信,说他打了一只浣熊,把它埋在了他们家的宠物墓地里。

过了好几个月,调查人员——以及孩子们绝望的家人——才知道这两个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JJ的祖父母在无法与他们的孙子取得联系后报了警,但瓦洛拒绝告诉警方两个孩子的下落。

据瓦洛的朋友说,她曾声称她的孩子是“僵尸”,“唯一能让一个人的灵魂从邪恶的僵尸中解脱出来的方法就是杀死他们”。

2020年6月,当JJ和泰勒的遗体被发现埋在戴贝尔家的后院时,孩子们的家人最担心的事情成为了现实。

JJ的尸体被装在一个用管道胶带包裹的黑色塑料袋里,而泰勒的尸体被肢解并在火坑里焚烧,然后被埋葬在宠物墓地。

孩子们的失踪和死亡揭开了与这对末日邪教夫妇有关的一系列其他神秘死亡事件,揭示了与这对夫妇关系密切的人突然相继死亡的真相。

在对JJ和泰勒的搜索引起全国关注之前,似乎没有发现这中间有任何关联。

相反,现在据称是被末日邪教夫妇谋杀的两起死亡事件曾被认为是自卫,甚至是自然原因。



被杀害的泰勒(右)和JJ    图源:YouTube Court TV频道截图

查尔斯·瓦洛之死:自卫还是谋杀?

两个月前,当检察官说瓦洛和戴贝尔谋杀了JJ和泰勒时,瓦洛的兄弟亚历克斯·考克斯开枪打死了瓦洛当时的丈夫查尔斯·瓦洛(Charles Vallow)。那是2019年7月11日的早晨,查尔斯去他分居的妻子在亚利桑那州钱德勒的家接JJ。

查尔斯和瓦洛在2006年结婚,并收养了JJ——他是瓦洛姐姐的亲孙子。

考克斯声称查尔斯用棒球棒攻击他,所以他开枪自卫。



警方执法记录仪截图:考克斯因查尔斯之死在接受警方询问   图源:YouTube Court TV频道截图

警方对16岁的泰勒和面带微笑的瓦洛的采访给出了类似的事件版本。

然而,在袭击发生后,考克斯并没有对查尔斯进行心肺复苏术,而是等了43分钟才报警。调查人员表示,考克斯第二次向查尔斯开枪时,他已经倒地。

查尔斯去世的几个月前,他向瓦洛提出离婚,说他担心自己和孩子们的安全,因为瓦洛曾威胁要杀了他。

今年2月,他曾请求当局为他的妻子进行心理健康干预,并警告称她相信自己是一个正在为第二次降临作准备的神。

法庭文件显示,查尔斯在6月份知道了瓦洛与戴贝尔的关系,并将这些信息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了塔米。在他死的时候,他和瓦洛的另一个兄弟正计划对她的邪教信仰进行干预——据信她已经得到了这一干预计划的消息。

在查尔斯被枪杀时,此案被裁定为正当防卫。在查尔斯死后,瓦洛恢复了自由身,但戴贝尔的婚姻仍然持续了一段时间。

塔米·戴贝尔在睡梦中死去


戴贝尔于1990年与他的第一任妻子塔米结婚,他们育有5个孩子。他们还共同成立了一家出版公司——这家公司出版了他有关世界末日的书。

就在孩子们失踪一个月后,也就是2019年10月19日,原本健康的49岁的塔米在睡梦中突然死亡。



被杀害的塔米   图源:YouTube Court TV频道截图

奇怪的是,就在10天前,她刚刚拨打911报警,称有人在自家车道上用彩弹枪向她射击。

尽管情况神秘,但她的丈夫拒绝进行尸检,她的死亡被裁定为自然死亡。

直到两个孩子被报告失踪后,警方开始深入调查瓦洛和戴贝尔,他们突然的再婚和奇怪的邪教信仰,使人们开始对塔米的死亡提出疑问。

调查人员于2020年12月挖出她的尸体进行尸检,发现她“死于他人之手,并且是死于窒息”。

同谋亚历克斯·考克斯死亡

死亡事件并没有就此结束。

2019年12月,亚历克斯·考克斯也突然去世,时年51岁。当时,警方要求瓦洛交出她的孩子。

一天,考克斯被发现在他家的浴室地板上喘着气,他和他的妻子苏莱玛·帕斯滕斯(Zulema Pastenes)住在一起,他们两周前才结婚。

尸检发现他的肺部动脉中有一个血块,他的死亡被裁定为自然原因。然而,法医在他体内发现了过量的药物纳洛酮。

在他死前几天,帕斯滕斯说他曾暗示他的死亡即将来临。



JJ、泰勒和考克斯(中)   图源:YouTube Court TV频道截图

法庭记录显示,她对警察说:“就在他去世前一两天,他对我说,‘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我想让你知道,壁橱里的一个袋子里有钱,是给你的。虽然不多,但这是给你的。’”

据称,在他去世的那天,他还打电话给戴贝尔,希望在电话里得到“祝福”。

他的死没有受到任何怀疑。

末日邪教崇拜催生悲剧

这对夫妇离奇的世界末日邪教崇拜是这一系列谋杀和神秘死亡事件的中心。

戴贝尔经营着一家出版公司,出版的书籍以末世圣徒教会的神学为基础,大致讲述的是世界末日的故事。

此前,瓦洛追随他的书已经有一段时间,最终两人于2018年10月在犹他州的一次宗教会议上见面。

调查人员说,那时,他们的关系变得暧昧起来。随着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他们的世界末日信仰也越来越强烈。

瓦洛在离婚文件中声称,她认为自己是神一样的人物,被选中为14.4万名信徒开展工作。



瓦洛追随戴贝尔的书多年,称自己是“即将转世的神”    图源:YouTube Court TV频道截图

警方报告中援引多名朋友的话说,这对夫妇相信他们可以驱逐邪恶的灵魂,并从“精神面纱之外”寻求启示。

文件显示,瓦洛甚至认为她可以在亚利桑那州和夏威夷之间进行心灵传送。但最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据称这对夫妇认为包括JJ和泰勒在内的人已经变成了“僵尸”。

据说他们有一个评分系统来衡量人们的灵魂从善到恶的程度。

根据文件显示,他们认为让一个人摆脱僵尸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他们死去。

检察官认为,瓦洛和戴贝尔利用这些信念进一步策划了杀害JJ、泰莉和塔米的阴谋。

凶手面临谋杀指控


2021年5月,在泰勒和JJ的尸体被发现近一年后,瓦洛和戴贝尔被控谋杀。

检察官表示,这对夫妇与考克斯合谋杀害孩子们和戴贝尔的妻子,这既是他们世界末日信仰的一部分,也是为了骗取人寿保险金、孩子们的社会保障和幸存者福利。

一份调查报告称:“所有这些公开的行为都是为了让瓦洛最终能和戴贝尔在一起,完成他们在地球上的使命。”“这种信仰体系、欲望和贪婪也导致了泰勒·瑞恩、JJ·瓦洛和塔米·戴贝尔的死亡。”

在亚利桑那州,瓦洛还被指控与考克斯合谋谋杀前夫查尔斯·瓦洛。

马里科帕县检察官办公室宣布,他们不会以谋杀查尔斯的罪名起诉戴贝尔,只是因为“没有合理的定罪可能性”。



戴贝尔    图源:YouTube Court TV频道截图

终身监禁和可能的死刑判决

对这对末日邪教夫妇的审判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停滞不前,部分原因是新冠疫情、精神失常和法律纠纷。

自2020年1月以来,瓦洛一直被关在监狱里,当时她在夏威夷被捕,并被引渡到爱达荷州,原因是她没有遵守法院的命令将她的孩子交给当局。

自2020年6月孩子们的遗体被发现以来,戴贝尔一直在监狱里。

当瓦洛被发现精神状况不佳无法接受审判时,这个案件便被搁置了。随后,她在一家精神卫生机构待了近一年,直到2022年5月被裁定有能力参加庭审,案件才通过法院审理。

这两起案件随后被分开审理,瓦洛的死刑被取消,但不涉及戴贝尔可能的死刑判决。



瓦洛被判处终身监禁    图源:YouTube Court TV频道截图


瓦洛最终在2023年4月接受了审判,并被判杀害自己的孩子和密谋杀害塔米的所有罪名成立。她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

戴贝尔现在也开始上庭。他的庭审于4月1日开始挑选陪审团成员。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死刑判决。

他的律师约翰·普赖尔(John Prior)曾提出动议,要求取消死刑,但博伊斯(Boyce)法官驳回了这一请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