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大驱都无力招架!空军如何让“大连”舰吃苦头?(图)

大鱼新闻 军事 1 month, 2 weeks

近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频媒体播出了对北部战区海军055型大型驱逐舰“大连”舰的报道。

报道指出,在“大连”舰组织的、以空军航空兵为作战假想敌的联合防空考核中,空军航空兵毫不客气地派出多型战机,实施多方向、多维度、多波次攻击,向海军“大连”舰发起凌厉的进攻,而海军“大连”舰舰上干部在接受采访时,也坦承,空军航空兵“确实让他们吃了些苦头”。

消息刚一放出来,就引发了大家的热议,大伊万这几天看了一下,网上的说法简直是五花八门:

有些人认为是空军航空兵出动了歼-20、甚至是“悄悄提前服役的歼-35”隐身战斗机,以其隐身性能,让055大型驱逐舰没有发现;有些人认为空军航空兵靠的是歼-16和歼-16D配合突防,靠电子对抗晃瞎了055大型驱逐舰的眼睛;还有更多的说法,比如推而广之畅想空军航空兵可以对美军“伯克”级砍瓜切菜的,认为海军水面舰艇在空军航空兵航空制海攻击面前不堪一击的,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055遭遇了什么空军航空兵到底是怎么让海军“大连”舰吃了苦头的?这个怎么说呢,大伊万的观点吧,很多人都倾向于把这个事情给复杂问题简单化,或者简单问题复杂化了。

事实上,在海上防空/航空制海作战中,各种可控不可控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就以实施防空对抗的水面舰艇方面来讲,本舰的战备等级状态,本舰的各雷达、电抗、导弹等系统的妥善程度和技术状态,本舰所处的编队状态,本舰是否有其它军兵种的协同等等,都有可能决定此次联合防空对抗的胜负。


比如最为简单的,1982年5月4日阿根廷海军航空兵组织实施的、攻击英国皇家海军42型驱逐舰“谢菲尔德”号的行动。在阿根廷海军“超级军旗”战斗机接近反舰导弹发射空域时,“谢菲尔德”号的战备等级不仅没有处于最高的一等,反而实施了一次战斗等级转换,从一等下降到二等,舰员第二更午餐。究其原因,指挥该舰的索尔特舰长对战场态势判断失误,认为阿根廷海军航空制海威胁较小,是谓主要因素,而这一错误决策让“谢菲尔德”号在遭到攻击时,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连舰桥瞭望哨的人数都不足。



同时,“谢菲尔德”号的雷达系统,导弹系统等,在遭到攻击时,不是没有提前预热,就是有大大小小的故障,妥善率不足。毕竟,任何装备都是有妥善率和无故障工作时间的,你这边联合防空激战正酣,那边雷达突然过热行波管给你烧了,你不抓狂才怪,防空对抗自然也就不用对抗了。



而从水面舰艇编队状态,多军兵种协同的角度看,单艘水面舰艇是很难实施有效的高烈度海上防空作战的。要考虑到单艘舰艇的雷达是有持续工作时间的,必须有多艘舰艇协同确保对空域的持续感知,战术上的佯动也往往需要多艘舰艇通过交替雷达开机的方式,让敌方难以摸清本舰群的配置乃至航位,难以进行电子支援(ESM)作业。更何况从海上防空的地理特征来看,由于地球曲率的存在,单艘水面舰艇难以对在水天线附近飞行的低空、超低空目标维持监视。

因此,需要雷达哨舰前出监视,最好能够配备飞在空中的预警机。从现代舰队防空的角度来说,几乎可以说是到了无预警机、不舰队防空的地步,预警机可以极大地拓展舰队的态势感知范围,提高舰队的防空纵深,部分安装有协同交战系统(CEC)的预警机,还可以协同水面舰艇实施超地平线远程防空拦截战斗,对水面舰艇是不可或缺的。

以此次“大连”舰组织的联合防空考核中,不清楚“大连”舰到底是单舰出动,还是得到了诸如052D型驱逐舰,054A型护卫舰的配合,更不清楚“大连”舰有没有得到预警机的配合。但是从央视的报道用词来看,大伊万倾向于“大连”舰得到的其它舰艇,尤其是其它军兵种的支援比较有限,这种态势之下,它的空态势感知能力本就不足,被空军航空兵打了闷棍,其实不算奇怪。

水面舰艇的防空作战最后,咱们还要特别提一句,其实水面舰艇在防空作战中,指挥员的指挥水平、雷达、雷弹等各系统的配合程度,也决定了防空作战的成败。

在防空作战中,怎样有效判断主要威胁方向,合理分配注意力和态势感知/火力方向,各战位之间如何进行有效配合并对威胁进行排序,有条不紊地使用多种武器实施防空拦截,电子战位如何对舰艇进行电子战掩护,与来袭目标进行电子对抗,各战位之间如何密切配合,对于舰艇的防空作战胜败,甚至比单纯的硬件系统更为关键。

从中国海军先前实施的联合防空对抗来看,曾经出现过不止一次诸如新锐舰艇在对抗中被老旧舰艇打黑枪,新锐舰艇装备的有源相控阵雷达、远程区域防空导弹似乎完全发挥不出战斗力,反而是老旧舰艇上配备的近程防空导弹成功拦截目标的战例。



这其实证明了一点,现代海战中,硬件的因素固然很重要,但是指挥员的水平,整舰舰员队的协同配合、如臂使指,在更大程度上决定了该舰性能的上限。对于“大连”舰来讲,也许它自己的性能没问题,但是在舰员的协同,或者指挥员的判断上出现了失误,这完全也有可能导致联合防空作战失利。总而言之,“大连”舰的这一次防空作战失利,可能导致的因素很多,也许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可能会比较复杂。



其实,咱们抛去作为防御方的水面舰艇,或者水面舰艇编队的因素,航空制海作战和舰队联合防空,本身就是非常有利于进攻方的一种作战形式,无论是从进攻方本身还是从地理,气象因素来讲都是如此。

先说地理和气象因素,我们前面提到了地球的曲率因素,这让航空制海的进攻方可以通过超低空突防的方式抵近到离水面舰艇很近的地方,而避免被水面舰艇本舰搭载的雷达发现;而在气象和水文等因素上,海面的多路径效应,海风海浪、海面云层等,对于舰艇雷达探测能力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实施航空制海的飞机装备的火控雷达。

最简单的例子,很多水面舰艇在较高的海况条件下,且不说雷达能不能正常开机工作,垂直发射系统是没法正常发射导弹的,但是航空制海的战斗机不受此限制,完全可以飞在平流层上空实施探测,末段进入低空实施导弹进攻。这让进攻方可以更好地利用地理、水文、气象因素,而这些因素对于航空制海方组织进攻的制约相对也更小一些。



而从航空制海的进攻方来看,具备的战术优势更多。比如从现代航空制海打击手段来讲,超音速反舰导弹可以在500千米的距离上发起进攻,高超音速飞行器甚至可以将打击距离延长到1000千米。只要航空制海方的态势感知/电子情报信息收集(ISR/ELINT)能力能够支持,且射控系统支持远程进攻,那么航空制海的打击方完全可以做到防区外攻击,防空舰根本接触不到航空制海进攻方的反舰导弹载机,只能看到一波又一波导弹飞来,拦截也只能用来拦截导弹或高超音速飞行器。



又比如从航空制海进攻方的攻击组织来看,航空制海进攻方使用的可是飞机这种兵器,相比水面舰艇,飞机机动性强、速度快,可以很方便地从水面舰艇主要威胁方向的侧面、后方迂回进入攻击,而且还可以非常方便地组织佯动、掩护、主攻等多个战斗群。在面对这种单舰或小舰群,缺乏预警机和战斗机掩护的目标时,完全可以使用少量佯动群,将水面舰艇的吸引力吸引到某一个战术方向上,然后大机群从另一个方向进入攻击,以达成最强的突然性。

对于这种进攻方式,加上具备超视距、防区外攻击能力的反舰导弹等,别说055大型驱逐舰,几乎所有的水面舰艇单舰,对此都没有好办法。所以,此次海军“大连”舰在联合防空作战中吃了点苦头,被空军航空兵大概是教育了一番,大伊万倒是不太赞同很多人唯武器论,歼-20厉害,歼-16D厉害,歼-16厉害等等。

咱要说的是,咱们第一必须得对海上防空作战的残酷性和重要性,有着更为明确的认知;第二必须认识到对于水面舰艇,无预警机不出动,无空中掩护不出动,没有这二者的水面舰艇跟裸奔无异;第三是协同交战系统(CEC),包括ESSM(俗称的“一坑四”防空导弹)的重要性依然很强,值得我们抓紧时间研究装备,大概就是这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