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积压移民申请达200多万 入籍要等27个月(组图)

大鱼新闻 移民 1 month, 3 weeks

CTV新闻网的Tom Yun和Deena Zaidi报道了加拿大移民申请的积压情况,截至4月,积压的申请已经达到了200万份,这影响了大量申请人的生活计划。而最大的问题还有来自政府的不透明问题,许多焦急的申请人无法联系上任何工作人员获取关于他们申请进度的情况。这使许多人开始寻求法律途径。



Photo by: TheTruthAbout...,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加拿大仍然是世界各地移民的首选目的地之一。但是,不断增加的积压案件、令人疲惫的处理时间,以及缺乏沟通和透明度,正在使那些寻求加拿大梦的人们感到越来越沮丧。

根据移民新闻网站CIC News公布的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事务部(IRCC)的数据,4月份所有类别的积压申请已经增加到200多万份,而3月份为180万。

CTV新闻网就这一情况发出了评论征集,并收到了100多份回应,从面临签证处理时间延误的人到等待成为永久居民的人,都被卷入了这场申请积压中。



来源:CIC新闻。CTV新闻网整理。

梅格拉辛·索兰基是安大略省温莎市的一名商业和合规分析员,他是仍在等待的200万申请人之一。他的家人的永久居民申请已经等了近三年。2019年9月,他和他的妻子根据为具有加拿大工作经验的技术工人设计的加拿大经验类(CEC)计划提出申请。

但是索兰基在四个多月的时间里没有听到移民官员关于申请状态的任何更新,也不知道他还需要等待多久。

自2021年9月以来,CEC的邀请仍然暂停,但IRCC计划在2022年7月初恢复邀请。

他星期二在电话中告诉CTV新闻网:“我们一起看到了非常多的梦想,在加拿大有一个好的生活,抚养我们的孩子,等等。但它不断被拖延,被拖延,然而,我们手中仍是空空如也。”

虽然索兰基以工作签证在加拿大生活,但他的妻子仍然生活在印度,在他们获得永久居民身份之前,他们无法团聚。他在去年9月为他的妻子申请了一个访问签证,但被拒绝了。本月他再次提出申请,并在等待回音。

索兰基说,他在加拿大移民系统的经历非常令人沮丧,他甚至考虑放弃申请,永久搬回印度,尽管已经在加拿大买了房子。

他说:“当然,不管你有多少东西,如果你的爱人没有和你在一起,分开生活完全没有道理。”

“一场完美的风暴”

当疫情首次袭来时,IRCC关闭了许多现场办公室,取消了面试、入籍仪式和其他预约,而工作人员则转为在家工作。

科恩移民法律事务所的高级律师丹尼尔·利维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CTV新闻网:“我可以告诉你……过渡到在家工作,并不容易。”

除此之外,联邦政府还推出了新的移民计划,这只会使已经积压的移民系统雪上加霜。

去年4月,政府为9万名基本的临时工人和国际毕业生创建了一个新的永久居留权的途径。

去年9月,在阿富汗政府崩溃和塔利班接管后,加拿大推出了特别计划,以重新安置至少4万名阿富汗难民。早在3月,特鲁多政府还推出了《加拿大-乌克兰紧急旅行授权》,允许“无限量”的逃离俄罗斯入侵的乌克兰人持临时居民签证抵达加拿大。

移民律师事务所格林和斯皮格尔的高级合伙人斯蒂芬·格林表示,所有这些都为持续的移民申请积压创造了一场“完美风暴”。

他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CTV新闻网:“我们有一个很棒的移民政策。我认为我们的政策是世界上最好的。我真的这么认为。但问题是,由于那场完美的风暴,我们现在没有能力(处理)任何数量的申请增加。我们必须紧急解决这个问题。”

CTV新闻网深入研究了一些热门签证类别的处理时间,以了解移民积压的时间线。请注意,随着IRCC继续增加新的数据,这些处理时间可能会改变。



1.枫叶卡申请时间,2.公民申请,3. 家庭担保申请



4. 临时居住权(访问、学习、工作)申请。来源:加拿大政府。CTV新闻整理。

格林说,目前有超过5000张永久居民卡在安大略省怡陶碧谷的移民中心等待被分发,其中一些永久居民在海外,已经等待了一年多。

他说,处理永久居民申请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很多人错过了预约时间。

根据CTV新闻在2022年5月1日检索的数据,即使是即将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的永久居民,处理时间都也令人沮丧,平均需要27个月。

但对于一些准加拿大人来说,如蒙特利尔居民卡罗琳娜·马库奇,花费的时间甚至更长。她在2019年9月递交了入籍申请,并在去年8月通过了入籍考试,但不知道何时会被邀请宣誓。

她在电话中告诉CTV新闻网,“无法与他们沟通,不知道是否有时间表,或者我是否要再等三年,这很令人沮丧。”

生活被搁置

长期的拖延,意味着申请人不得不搁置关键的生活事件和决定,因为他们仍在持续等待移民官员的决定。

不同申请人之间的处理时间往往是不一致的,对一些人来说,如丹尼尔·伯纳德斯和他的妻子,他们已经等待了近10个月,但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这对夫妇去年7月根据省提名计划(PNP)提交了他们的申请,但他们一直在等待更新。积压的申请让这个家庭筋疲力尽,伯纳德斯说这已经把他推向了抑郁症。

他说:“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听到了很多关于加拿大是一个非常欢迎移民的国家的消息,现在我不太确定了。”

2021年,由于他们的申请正在进行中,伯纳德斯已经推迟了对他在巴西的姐姐和岳母的探访,她们都在与健康问题作斗争。

他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CTV新闻网“如果我在巴西,而(我的枫叶卡)寄到加拿大,这将会是一场大麻烦,因为我将被困在我的祖国。”

由于今年的限制有所放松,伯纳德斯的妻子预订了今年夏天去看她母亲和他姐姐的机票,希望他们的永久居留权届时能得到批准。但是上个月,在巴西的两位患病的家庭成员在她有机会道别之前就去世了。

虽然IRCC对他们的死亡没有责任,但这个申请程序使她无法早日回家,在她母亲在世时见到她。他说:“只有那些没有来得及说再见就失去了某人的人,才会明白这有多悲伤。”

来自安大略省汉密尔顿的卫生保健工作者和两个孩子的母亲卡罗琳·海亚希也申请了永久居民身份,采用了基本工人申请永久居民的新途径。她和她的家人去年5月递交了申请,但一年后,她仍在等待。

像许多申请人一样,海亚希和她的孩子不得不与她在巴西的丈夫分开生活,而她的丈夫在全家获得永久居留权之前不能与他们团聚。此外,由于他们家还没有获得永久居留权,海亚希12年级(高三)的儿子如果不支付高昂的国际学生学费,就不能上大学或大专。

她在电话中告诉CTV新闻网:“我的生活无法向前推进。连我的儿子也是,他想在上大学后开始他的生活,得不到这个答案,我们无法决定。我们对这种情况越来越感到沮丧。”



来源:CIC新闻。CTV新闻网整理。

缺乏沟通和透明度

对索兰基来说,他与加拿大移民官僚机构打交道的经历中最糟糕的部分不是漫长的处理时间,而是移民官员对他何时能得到答复缺乏沟通。

他说:“问题不在于等待。真正的问题是他们甚至没有让我们知道要等多长时间。情况太不不确定了,这也使我们的生活变得不确定,因为我们生活中的每个决定都取决于此。”

而对于马库奇来说,她说有几次她被搁置了两到三个小时,试图联系一个工作人员。

她说:“几乎不可能联系到任何工作人员。”

目前,与存积案件有关的统计数字反映的是某一时刻的情况,由于每天都有完成的申请和新的申请被收到,这些数字往往会不断波动。”



1. 经济型移民,2. 创业移民,3. 人道主义和关怀型。数据来源:加拿大政府。CTV新闻网整理。

刘易斯律师事务所的移民律师亚历克斯·福姆肯科说,他听到了无数类似的故事。申请人可以尝试拨打帮助热线,但最后往往会被转接到一个语音邮件,说没有工作人员接电话。

福姆肯科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CTV新闻网:“这个系统每天都在变得越来越糟。你不禁要问自己,这个政府是否活在一个泡泡中,因为它是如此脱离现实。”

作为即将成为加拿大公民的人,福姆肯科本人也在处理同样的拖延和缺乏沟通的问题。在过去的两个半月里,他一直试图重新安排他的入籍仪式,但未能与任何人取得联系。他现在不愿意去丹麦看望他的儿子,因为他担心在他不在的时候会错过IRCC的任何后续沟通。

从国外开始获得永久居民身份的人,在联系移民部工作人员和寻找问题答案方面遇到了更多困难。索兰基说,当他试图联系IRCC时,他们告诉他,他们无法回答关于他的申请的任何问题,他必须通过网络表格联系新德里的签证处。

每当他与新德里的签证办公室联系时,他得到的唯一回应是一个“不那么有用”的自动电子邮件,告诉他由新冠的原因,预计会出现延误。

魁北克市的博士生大卫·布朗内尔也有类似的情况,他在去年7月递交了一份申请,为他来自中国的事实婚姻男友提供担保。

但由于申请是在这对情侣居住在法国时递交的,布朗内尔说IRCC告诉他们,他们不能回答有关他们申请的问题,这对情侣必须联系香港签证处。布朗内尔说,他每次填写香港签证办公室的网络表格时,都会遇到一片沉默。

他在接受CTV新闻网的电话采访时说:“他们不给我们回信。我们都发了好几份网络表格,询问发生了什么,他们就是不回复。”

解决办法是什么?

在发给CTV新闻网的电子邮件声明中,IRCC的媒体关系顾问雷米·拉里维耶尔说,积压的部分原因是新冠期间各处理办公室和签证申请中心的关闭。这些关闭导致申请人的处理时间延长,部分原因是积压仍在不断增加,加上IRCC每年收到的申请数量。

进一步的延迟是由于办公室关闭,一些涉及纸质申请的复杂文件受到了影响。IRCC说,协助处理复杂文件的合作伙伴也经历了比平时更长的延误。

IRCC继续与大量的库存积压作斗争,同时它慢慢地试图尽快解决待处理的堆积申请。这个部门说,它正在进行现代化,并增加对想成为加拿大人的人的服务,这包括在线测试,虚拟入籍仪式,以及在线申请跟踪器,以保持他们的文件的更新。

拉里维耶尔说:“尽管做出了相当大的努力,我们知道一些申请人在处理他们的申请时经历了相当长的等待时间,我们将继续尽可能地努力缩短处理时间。”

联邦政府也已经承诺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移民处理中。在2021年经济和财政更新中,IRCC获得了8500万加元的额外资金,以减少新申请的等待时间,和减少申请的库存积压,移民部长肖恩·弗雷泽说,这将主要用于雇用更多的工作人员。

在2022年的预算中,渥太华还承诺在五年内投入21亿加元,支持新的加拿大永久居民的处理和定居,以及3.176亿加元的持续新资金。

早在1月,IRCC扩大了对先进数据分析方法的使用,以帮助IRCC官员分类和处理临时居民签证申请。这项承诺是为了改善客户服务和流程。

但格林对数字化举措是否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沮丧情绪仍持怀疑态度。

他认为迫切需要在商界领袖、律师、移民官员和联邦政府之间举行圆桌会议,以解决日益严重的积压问题。

他说:“我们必须尽快行动起来,因为经济放缓将随着临时工和移民被接纳,而得到解决。”

随着劳动力的短缺,以及超过五分之一的成年劳动力接近退休,移民仍然是加拿大经济的关键,而清理移民申请的积压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格林说,申请人的沮丧程度太高,以至于人们甚至想通过加拿大联邦法院,试图迫使IRCC处理这些申请。

但这是一个昂贵而繁琐的过程。履行职责令(mandamus application)是一种司法途径,命令IRCC履行对申请人所负的法律责任。

根据IRCC提供给新加拿大媒体的数据,自2021年以来截至2月28日,445份履行职责令被移交给联邦法院。最新数据显示,在过去三年中,为成为新加拿大人而寻求司法补救措施的人数,增长了7倍。



来源:新加拿大媒体,CTV新闻网整理。

利维建议,加拿大应该考虑实施高级处理途径,即申请人或其雇主可以支付一定的费用,以便更快地处理他们的申请,就像美国的情况一样。除此之外,还为医疗保健和儿童护理人员提供快速的工作许可更新。

利维说:“我认为加拿大也应该这样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