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吃饭,恶意看病,恶意打工?”国内民生多艰(图)

6Park 生活 4 days, 5 hours

在封控、静默、静态管理下,数以万计普通人的生活被按下了暂停键。

但他们并非一动不动,为了在疫情中生存下去,他们需要为吃饭买菜、看病就医而努力。

有时候一些人对他们说,不,你的行为是错误的,请停止“恶意”的行为,并接受处罚。

于是他们陷入到比之前还困难的境地。

这篇文章我想问大家,疫情期间真有那么多恶意行为吗?

01.

恶意放歌?


几位穿白色防护服的人上门,说别人听到,他们也听到,你在阳台上放《国际歌》,请配合调查。

这个“你”就是房屋的男主人,他待在门口,配合落实程序,并准备离开房子。

女主人上来了,她和男主人一样不解,于是和穿防护服的人员开始了讨论。



女主人本着关爱家人的心,问有什么措施保护老公不被感染,对方说他们可以提供专业防护服一套,穿得和他们一模一样出去。



接着:

-“为什么口头传唤我老公?”

-“刚才跟你说过了。(放《国际歌》)”

-“我们没放过啊,再说了,放《国际歌》有什么问题吗?”

-“放放没问题,不要紧的,你放了,我们也要调查清楚相关原因的。”

之后男主人接过一套防护服,穿了起来,也就是到这里视频暂止。

一方的强势,一方的弱势在其中展现得相当清晰。(想必你也看过这组画面,所以我不放视频了。)

视频是否是完整视频,这户人家是否发生了其他的违法行为,我们不得而知。

从目前已知信息而言,视频带来的直观感受就是:

一个居民仅仅因为播放《国际歌》而被人举报,还被口头传唤。

那么该如何理解口头传唤的合理性呢?

难道因为《国际歌》是禁歌禁曲吗?

当然不是。

痛仰乐队不久前在电视上演唱摇滚版《国际歌》,为河南卫视的五四晚会拉开了序幕。



难道因为《国际歌》不能被普通人私下擅自使用吗?

当然也不是。

互联网上转发、演唱、台词截图分享的内容一大堆,并未见被控评。



再怎么说这都是一首正能量的歌曲。

穿越了100多年的烽火,《国际歌》在当今中国它却依然流行。

目前还不知道,男主人被传唤是不是只因为放了《国际歌》。

如果仅仅因为疫情期间在阳台播放《国际歌》,而被举报,进而被调查的话,那本身是一种诡异的逻辑。

谁也想不通,竟然有人认真对待这种无理举报了。

我们所能理解的只能是,进行防疫工作时少了自信,确实有可能把居民播放正能量歌曲的举动,当做阴阳怪气。

但这何尝不是给自己徒增工作量,又给居民带来不便呢?

如果情况愈演愈烈,甚至可能出现接下来影响他人吃饭的局面。

02.

恶意吃饭?


基于疫情形势,一些地方对司机过服务区有了严格要求。

山西省中阳县的一个高速服务区给过路车辆贴封条,提醒司机师傅:“过境车辆禁止中途上下车。”



原本无可厚非,防患于未然,但这也会出现一个尴尬局面。

如果司机有病毒传染的风险,封条的存在,意味着有效地将感染者限制起来。



如果司机饿出毛病来了,谁负责?

服务区不帮助协调解决吃饭问题,就可能发生司机自行负责的情况。

4月20日,三位货车司机开车路过中阳县,车辆被贴上了封条,到了下午2点多,或许是出于饿过头了的原因,他们决定出车去吃饭。

因为违反了规定,三人被传唤,后来被行政拘留。



这条新闻引发热议,除了本身的争议以外,还有一点是和最近的另一条新闻有关。

一个货车司机,停留在吉林松原王府服务区,因为封控的原因,他出不去,被困多日后他突发疾病,抢救无效死亡。



当然事情没有传闻中被困20天那么夸张,所在的位置也有一些基本的饮食物资。

但问题是,被困多天在高速路上,小问题也会憋成大困难。

毕竟他们货车司机本身身背多种职业病。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86.5%的货车司机因为开车,患有胃病、颈椎病、高血压等职业病。



糟糕的生存环境一直存在于货车司机的世界里,尤其是疫情下,他们更显得势单力薄。

试问,能被温暖相待的又有几人?





货车司机们的存在无非是再次提醒我们,疫情带来的次生伤害,依然处于防疫工作中的高位。

生病发痛、小病变大病的情况下,人怎么可能不去寻医求药呢。

所以一些限制看病的不当措施,很容易引起当事人的反弹。

03.

恶意看病?


河北邢台,44岁的张某刚手部伤口发炎,出现了发热症状,他着急上医院看病。

这时候他妻子想了一招,他们说自己“已经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但是救护车来不了,需要自行去医院就诊”。

这个借口得到了村干部的认可,村干部开了证明,放他们去看病。

看到这张出入证明后,疫情防控执勤点的民警拨打120急救电话,张某刚如愿被运到医院治疗。

后来夫妻的骗招败露,他们被警方立案调查。



自始至终,张某刚面临一组个体与群体相矛盾的悖论。

从群体而言,疫情期间当地医疗资源紧缺,医院缺人手,缺车辆,120救护车更是稀缺中的稀缺,不能随意乱调动。

从个体出发,伤口发炎,小病可能变大病,不能无视下去了。

无可奈何之下,他骗取了救护车,违反了防疫规范。

但这又像《我不是药神》里普通人对生命健康的诉求。

明明有便宜好药,但有人说它违规了,患者只能铤而走险买这个“低价假药”;明明情况紧急,但有人不开急诊证明,不让外出看病,患者只能谎骗得手。

看完蓝底白字的通报,更多网友的疑问是:

面对看病困境的只有张某刚一人吗?

有句话是:“每个人都活得那么枯燥, 可每个人又都在那么拼命地活着。”张某刚不过是“每个人”里普通的一个。

以前,他们勤劳、努力,去寻找谋生机会,去解决吃饭买菜、看病就医所需要的钱。

现在,他们不仅仅被病毒包围着,还被生活生产的压力包围着,他们甚至不知道哪一种危险更严重。

没多少人会给他们答案,倒是有人喜欢让他们接受更难的挑战——

04.

恶意谋生?


晋江出了一条新闻,和文学无关,但也足够魔幻现实主义。

事情是这样的,晋江公安发布了通报,一两天后,微博被疯狂转发。



微博得到热度的关键在于其中一个故事。

1981年出生的张某,谎称外出买菜,实际驾车前往附近做工。他的行为构成拒不执行紧急状态下依法发布的决定、命令违法行为。

晋江警方决定对张某给予行政拘留5天。



作为处在社会面管控中的男子,他的行为违反了当地防疫要求;作为多日没有收入进账的男子,他又在努力让自己赚钱养家。

现年41岁的张某陷入的现实困境正是如此。

如果只是生活拮据困顿到也罢,并非不光彩的事,可现在他被行政拘留5天。

行政拘留不算案底,却注定对他的未来生活造成不小影响。



问题来了,张某在乖乖坚持防疫时,快生活不下去了,他该怎么办?

同时,就算偷偷打工,他也没作奸犯科,是不是口头警告更合适呢,怎么动用行政拘留了呢?

对此,网友们心生巨大的不理解和强烈的同情,他们还管这叫“恶意打工”“恶意谋生”。



一句话,口粮难挣,防疫期间更难挣。

如此严厉形势下,自给自足的农民的情况怎么样呢?

一位老农操一口乡音在村委会的广播室,对村民说:

“全村,这个……老少爷们儿们,注意了啦,我在喇叭里说两句。”

谁听了这样的方言,都以为是村干部要发表一些事关全村发展的重要讲话。

没想到,接下来他说,自己着急下地干农活,被抓住了,因为违反了防疫规范。

视频里,老农民歪着因常年劳作而歪的脊背,诚恳道歉:

“我对这个形势有点麻痹了。”



意思是大家不能像他一样不懂规矩。

但不能总不让人去田地里吧,毕竟国家三令五申过:

农村防疫,不能一刀切“禁止下地干活”。



这时候有人灵机一动。

某地,一群农民进行春耕播种。

除了携带农具以外,人群最大的特征是穿了防护服。

这是在“科学”种田吗?这是硬性规定这么穿才能下地吗?这是宣传摆拍吗?

当地的回应斩钉截铁:“政府免费发放防护服让农民做好防护种地。”



无论是摆拍宣传还是过度防疫,都令人哭笑不得。

因为对于奥密克戎而言,它并不会思考农时农事、车贷房贷是什么,它不会在乎普通人来年吃什么。

在乎“琐碎小事”的只有农民和打工人自己。

像特斯拉这种具有一些复工复产保障手段的是少数。

根据彭博社得到的一份特斯拉内部备忘录,其中提到,因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宿舍数量不足,工人们只能睡在工厂地板上。

此外,特斯拉将会提供淋浴条件、一天三餐,以及一天63美元(400元)的补助,同时还有在建的娱乐设施。不过一位知情人士称,津贴的实际金额还将根据职位和级别来决定。

由于补助力度超过了一般企业的认知,网友称它是在“恶意补贴”。

05.

保护普通人


不得不说,上述案例中的人几乎都违反了当地防疫规范。

但同时,可以看到普通人遵守防疫规范的成本不小,严格遵守的合理性也在成疑:

比如,如果我不去种菜种庄稼,烧苗了,今年的收成谁负责?

比如,如果我不闯关,家里亲人的病症积小成大,危害生命健康了,谁负责?

比如,如果我不违规出去赚钱,车贷房贷谁负责?

孤立无援的个体,在试玩所有方法后依然没有破局,那他们就可能铤而走险。



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帮助居民解决吃饭买菜问题,开放急诊就医渠道、推进复工复业都是新闻报道里大力宣传的内容。

不应该到了基层一线变了个样子,不应该针对普通的大多数人就换了方式。



最近博主“愤怒银行”的微博“58同城上的失业笔记”引发了网友的共鸣。

有人露宿深圳街头,为了省30元一天的住宿费;



有人去超市应聘,被问你多大了,多久没上班,孩子由谁带,而她没上班的原因其实是亲爱的母亲离开了。



还有:

“我一个95后的女生还跟着搬运货,结果还吃我工资。”



“去殡仪馆工作也行。”



哀民生之多艰。

仿佛是一片欣欣向荣世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不知道图片中的主人公们最后会过得怎么样。

所以,还是多一些对普通人的共情吧。

在疫情期间,他们故作坚强去承受重担,他们不是不疼,只是在忍。

防疫兼顾民生,不在此时,又待何时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