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吊打苹果的阿美石油,已经养不起沙特王室(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4 days, 4 hours



1月3日,苹果成为首家市值破3万亿的公司还历历在目,彼时,媒体将这一数值与2020年全球各国GDP进行参照,苹果公司的体量超过英国,仅次于德国,相当于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但苹果公司受累于美股抛售潮,苹果股价今年迄今已经下跌了约16%。

与之相对的,在俄乌冲突、全球为应对通胀收紧货币政策等一系列作用之下,全球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却赢麻了。2022年上涨了28%,时隔两年,再一次取代苹果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



而石油,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商品概念或产业概念。作为地球上最重要的资源,它是财富、是政治、是武器,更代表着权力。

01、刀剑与信仰

1902年1月14日深夜,年仅22岁的伊本沙特,扛着借来的30支步枪,与40位勇士一道,骑着骆驼从科威特横穿沙漠,千里奔袭利雅得。

到达城下,年轻的统帅斩断一棵棕榈树,战士们沿着枝杈跳入城内,凭着月光击毙当地总督。时隔多年,“流浪者”沙特族人夺回了祖先的首都。

这场夜袭,是现代阿拉伯最具传奇色彩的故事,已经被写成史诗在半岛传颂。



随后的三十年,伊本沙特陆陆续续征服了沙漠中的诸多部落,将波斯湾至红海之间的辽阔土地纳入自己的版图,到1932年正式登基,将统治区更名为沙特阿拉伯王国,成为全球唯一用统治者姓氏来命名的国家。

接下来,在血与火的外交中,利用英国的力量摆脱奥斯曼土耳其的支配,又在苏、美、德之间周旋,甩掉前老板大英,成为为数不多没有被殖民的地区,其本人也被阿拉伯世界公认为圣城守护者。



俗话说,打天下不易,守天下更难。

沙漠中星星点点的诸多部族,就好像骆驼脚踩的沙子,细小又不相容。

未把将所有人拧巴到一起,只有40个勇士的伊本沙特,无奈选择了最简单有效的联姻,他本人“咬着牙”迎娶了各部落共300多名女子,前前后后共生下120个子嗣,其中活到成年的儿子就有36人。

而且为了维持各方平衡,他还将传统的父死子继改为兄终弟及,开启了沙特长达九十年的宫斗史。沙漠里的人还是读书少,这套模式,在中国早就证明不行了,此处不表。

日推月移,后患渐渐凸显出来。随着“子子孙孙无穷匮”式的繁衍,加上两个一起打江山的兄弟,如今的沙特王室已经膨胀至20000人左右,其中“核心王室”即老国王的直系后裔占一半。

当年伊本沙特为了统一阿拉伯做出的巨大牺牲,如今也变成了巨大的负担。



熟悉明史的都知道,朱元璋建立大明后,对自己的子孙后代很是上心。纵观历朝历代,朱明宗室成员的待遇也堪称最优,最差的奉国中尉每年也拥有二百石禄米。

当皇二代渐渐繁衍到皇N代,到万历年间,宗室成员膨胀至70万,朝廷再也供养不起。诸如河南一地,存留米八十四万三千石,而当地宗室禄米却需要一百九十二万。

无奈之下,朝廷开始允许宗室成员参加科举走上仕途,自己解决生计问题。只是,享受了两百多年娇生惯养,皇族早已从骨子里失去了自主意识,根本做不到自给自足。直到大明灭亡,各地反清复明的起义虽然不断,却始终没能出现光武帝刘秀那样的人物。

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适可而止,一旦过度,就必然会走向负的一面。

而今沙特王室的待遇,较朱家子弟犹有过之。毕竟,沙漠里的汉子虽然披金戴银,但其骨子里还是部落制思维——有钱一起花。

但,钱从哪里来?

02、黑金阿美与沙漠奇迹

建国之初,沙特一穷二白,除了黄沙什么都没有,该怎么养活这么多儿孙?

虽然很早就有人认为,阿拉伯大沙漠下埋着巨量石油,但早期英国人的勘探皆以失败告终。直到1933年,美国加州石油公司进入沙特找油,并在当地成了加利福尼亚阿拉伯标准石油公司(Casoc),这便是如今沙特阿美的前身。

只是,砸了大把美元,愣是挖到了七号井,也没在沙里淘出油。1936年,德克萨斯石油公司加入Casoc,获得了50%的股权。“俩傻牛仔挖沙子”,成为欧洲老牌石油大佬们口口相传的笑料。但是,两年后,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1938年3月,这俩傻牛仔把七号井挖到1430米,阵阵“黑金”喷涌而出,产油速度迅速提升到每天4000桶,世界石油市场格局一下子就改变了。

1944年,Casoc正式更名为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阿美石油公司”正式登场。

按照最初的协议,王室每年从阿美公司获得1500万美元的收益,正式摆脱苦日子。老美还以“开明的利己主义”承担了很多政府义务,最重要的是培养了很多本地人成为石油产业的技术和管理人才。

财帛乱人心,巨大的利益分配难免会引起摩擦。从1950年修改协议增加王室获益,到1988年成为沙特100%的国有公司,经过三十多年的扯皮,阿美公司再次更名为“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由内而外完成“沙特化”。

可因为西方国家人为地把石油价格压得很低,平均每桶石油仅1.8美元,甚至只有煤炭价格的一半。此时的沙特依然很穷。

于是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沙特国王费萨尔带头宣布对美国及其盟友实行石油禁运,引爆了全球范围内的石油危机,导致油价直线上涨。

在群友们的集体反对下,美国不得不对沙特妥协,一起构建了影响后世半个世纪的石油美元体系。这也是后来美国货币+中东石油+东亚制造的三角贸易体系的基础。

只可惜,就在费萨尔试图利用石油大棒和美苏冲突,将阿拉伯世界联合起来,成为世界新一极之际。他一个精神病的侄子,趁其接见科威特石油大臣的时候,向他连射三枪,终结了这位一代枭雄。

但不管怎样,沙特的国运已经因此发生扭转。从苦哈哈的劳工,摇身一变成为坐拥金矿的富翁。

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个又一个现代化城市出现,纸醉金迷的沙漠奇迹开启了。

根据最新财报,沙特阿美2021年净利润达到1100亿美元,具体到每天的平均利润为20亿,利润水平相当于2个工商银行。

而有1.4万亿美元的资产和2万亿美元的主权基金做后盾,沙特使劲发月例银子,仅2011年,王爷一级每个月可领取43万美元,贝勒们每月可领取4.3万美元。



这些都只是毛毛雨,王子们还继承了大量封地和财富,并在各大机关担任要职,插手石油生意,充当政府和外国公司的中间人。通常,签订一份合同,参与的王子都能获得20%回扣,合同越大,则需要越多实权王室一起参与。

过去,沙特从大到小的各种能源订单,都是根据势力大小相互勾兑的结果。所以,别看沙特阿美市值这么大,每年赚这么多钱,实际上层层是坑。

而且,分蛋糕的人数还在与日俱增,就算再有钱,政府的财政负担可想而知。

再者,王室富得流油,庶民也得分羹润盏吧,否则政治何以稳定?

从不到1美元/加仑的油价,到每年出资数十亿共学子出国深造,沙特人的日常福利遍及各个领域。

至于节假日和重要庆典活动,则更烧钱。比如2015年在萨尔曼国王登记大典上,政府一次性给全国公职人员和学生派发了价值210亿英镑的红包。

如此败家,就算有阿美这种美元印钞机也无济于事,沙特的财政早已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尤其在2019-2020年,因为疫情,全球油价断崖式下跌,王室们再也坐不住了。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沙特阿美这个除了中国烟草外全球最赚钱的公司,决定赴美IPO。其目的并不为别的,只是要解决王室的生存问题。

美国CIA主管在接受采访时,也明确表示,阿美IPO没那么复杂,就是沙特政府没钱了。

而在其后最关键的推动之人,是现任国主萨勒曼王的储君,小萨勒曼。

03、狠人萨勒曼

沙特王储萨勒曼,鹰视狼顾,狠辣决绝,在国际社会上从来都是一个强硬又开朗的人设。

最近,主张沙特对华石油以人民币结算的,不接拜登电话的,不给英国首相约翰逊面子的都是他。

前文提过,沙特的王位继承是“兄终弟及”制。老萨勒曼在2015年接过哥哥位置的时候,已经80岁,时日不多。所以小萨勒曼面临的巨大阻碍就是他的亲叔叔穆克林,还有他的堂兄纳耶夫。

老萨勒曼先搞定了自己的弟弟。2015年,在纳耶夫成为王储后,年仅29岁的小萨勒曼出任国防部长,并通过皇家法令,把阿美石油控制在手里。很快便在2017年以“叛国罪”囚禁了堂兄,成为新的王储。

同时,因为生母部落的势力过大,为了防止外戚干政,他甚至还把自己的母亲囚禁了5年。

再加上老萨勒曼年事已高,他其实是沙特的实际掌权者。



从兄终弟及到父死子继,这是对传统的挑战,不服的人比比皆是。

沙特毕竟是一个政教合一、君主专制的国家,王子们掌握着大量政府职务和封地,再加上小萨勒曼要求沙特放弃极端宗教主义,遭到了神权和世俗政权的激烈抵抗。

为了争取旧势力以外的支持,2017年11月,他下令把200多名最顶级的富豪和王子软禁,处理腐败和洗钱,还同时罢免了海军司令,雷霆手段震惊宇内。

几百集《康熙大帝》《雍正王朝》《甄嬛传》打底的我们,一眼就知道,这就是宫斗的最高形式--正变,堪称现代版的玄武门之变和斧声烛影。

这一波“反腐倡廉”行动,让小萨勒曼赢得了年青一代的喜爱,18-24岁的民调有九成支持他的强硬作风,而沙特的人口70%都在30岁以下。不仅巩固了自己的权利,还威吓住了国内各大势力集团。

一个霸道的中兴之主跃然纸上。

此后小萨勒曼力推阿美IPO的背后,与他的祖父当年“忍痛”娶300多个姑娘是一个道理,即尽可能争取到更多力量,承认自己为天下共主。

上市,意味着财务透明,大部落的亲王们再也难染指巨额的海外合同,而那些边缘化的弱势小部落,则可以得到更好的利益保障。

所以阿美公司IPO,从来就不是一个经济问题。其市值无论是否超越苹果,永远都是王室平衡的工具而已。

04、石油黄昏

2019年底,沙特阿美刚刚官宣IPO的消息,公司估值就达到1.7万亿美元,取代阿里巴巴成为全球史上规模最大的IPO。



但在招股书中,却有这么一句话,“全球原油需求增长很可能在2035年达到峰值。”

不论现在能源形势怎样紧张,石油的黄金时代都迟早会过去,新兴的低碳能源将改变整个能源版图,这是可以确定的事。

过于依赖旧的能源经济,在科技发展下,泡沫只会越来越大。

早在2018年,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力,就已经占据全球发电量的三分之一,世界能源向低碳转型已经是不可逆的大趋势。

而产油国的发展前景,与石油的命运息息相关,石油时代终结的那一刻,也意味着OPEC+的消亡,更意味着锦衣玉食的王族们需要“自寻出路”。

所以,不论是此前沙特阿美不同寻常的IPO,还是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不同寻常地取得王储职位,都昭示着,这个国家来到一个政治、经济都不得不变的节点。

回想起血与火的那个年代,在伊本沙特穿越沙漠之前,并没有人看好他,其母也为之哭泣。

国王的妹妹却这样说:“不要像女人一样感叹自己的运气,如果第一次和第二次机会都没有得到命运宠爱,你仍可以寻找失利的原因,并在第三次机会中取胜。不要花更多时间陪伴你的妻子或待在母亲家里,男人不是为了舒适而生。”

时至今日,数以千计的沙特王子中,还有几人记得先辈的信仰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