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史诗级洗牌已经开始!股市大跌 尚未结束(图)

大鱼新闻 财经 3 days, 17 hours

华尔街知名大佬、对冲基金Third Point掌门人Dan Loeb在上周五其给投资人的信中,借一部1982年的老电影《失衡生活》总结当前的金融环境。

“40年后的今天,这部电影和它的配乐恰如其分地为当今的投资环境提供了背景。《失衡生活》巧妙地捕捉到了当前的市场状况,这些状况在许多方面,是对(环境)失衡的反应。”

言下之意,一场史诗般的洗牌已经开始,而非结束。

美联储开启20年来的激进加息后“血流成河”的美股似乎正在证明他的预测。标普500指数今年以来累计下跌超过19%,纳斯达克指数已经回吐了2021年的全部涨幅。

01 许多公司已进入死亡循环

最脆弱的仍然是那些亏损的公司,而其中多半属于科技公司。

Loeb暗示,许多依靠股票期权来吸引人才的投机性公司可能因股票缩水已经进入了死亡循环。

“即使在经历大跌之后,也很难断言高增长、高估值的科技行业已经见底,尤其是考虑到许多此类公司依赖以股票为基础的薪酬,以及存在争议的会计和报告技术。

看来,许多使用这类薪酬来吸引员工的公司可能在留住员工方面存在困难,导致未来股票奖励或现金工资进一步稀释,这对于依赖调整后指标、而不是传统的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的分析师而言,公司利润率承压。

我们担心,如果出现这样的螺旋式上升,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投资者与市场之间的一个互动影响)将发挥作用。”

在科技股中,IBM是今年唯一一只勉强实现3%涨幅的美国大型科技股,苹果的表现略强于标普500指数,但今年的股价仍下跌11.4%。

在纳斯达克100指数的102个成份股中,今年只有12只股票上涨。亚马逊股价已经回吐新冠疫情的全部涨幅,回到2020年2月时的水平;奈飞较历史最高点跌去75%,回到2017年的水平;支付公司PayPal 今年以来跌幅超过58%,Meta今年以来跌幅超过40%。

FANG四大科技股的合计市值已较去年11月的高位蒸发超过2万亿美元。



02 股市大跌尚未结束?

高盛的预测与Loeb对当前经济环境的总结在一定程度上不谋而合。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自1980年以来,低通胀、央行独立、全球化浪潮、低波动率、更长周期和更高的GDP利润份额驱动的“现代周期”带来了投资界的“黄金年代”。展望未来,高盛投资组合策略分析师 Peter Oppenheimer 认为,投资环境正在迎来一场新的“范式转换”——“现代周期”已成往昔,“后现代周期”正在开启。

在5月9日刊发的研报中,Oppenheimer 提出了“后现代周期”这一概念。他认为,在“后现代周期”中,通胀风险将大于通缩,且伴随着经济区域化、劳动力、商品价格上升。同时,政府也会变得“更大、更积极”。在此期间,由于较高的利率将导致估值对收益的贡献减小,股市的总体回报率将下降。

摩根士丹利长期看空美股的首席股票策略师Michael Wilson也在最新的报告中重申,股市大跌尚未结束,随着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加剧,认为美股仍有进一步回调空间。

Wilson认为“冰”的情景(消费者信心急剧下降,经济陷入衰退)已经来临,并会持续更久。在悲观预期下,明年第二季度标普指数可能跌到3350点。

03 投资者该何去何从?

那么,在颠覆的经济环境中,投资者该何去何从?

Loeb建议,投资环境在不断变化,投资者需要迅速捕捉它变化的迹象,迅速调整自己的模型和框架。

"作为一名投资者,就要不断地生活在故事和不确定性的交汇处。我们构建自己的心理模型、框架和过程,试图准确地为证券定价,并将它们与经济、地缘政治和心理因素的故事覆盖在一起,这些因素构成了对证券估值的背景。

然而,有时投资者可能会创建一个看似合理的框架,但却发现这种方法实际上并不比一个在俄罗斯轮盘赌中“赢”的系统好。当然,关键是在环境变化时改变框架。

即便是雇佣了数百名博士、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的最老练的量化投资者也发现,由于相关数据的面貌不断变化,他们的模型可能无法满足需求。

自从我27年前创办Third Point以来,我见过许多投资者(包括我自己)在多年的成功之后遭遇挫折,因为他们没有跟随环境变化迅速调整自己的模型和框架。我之前说过,当游戏规则改变时,它们不会响铃,但如果你仔细听,你可以听到狗吠声。现在似乎是一个捕捉叫声的好时机。"

在给投资者的信中,Loeb透露Third Point已经增加了能源巨头壳牌公司和矿业巨头嘉能可集团的头寸。

Loeb表示:“当前的地缘政治事件凸显了壳牌液化天然气业务在帮助确保欧洲能源安全方面的重要性。”镍和铜是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关键组成部分”,这两种金属“正在经历需求的大幅加速,这将超过供应增长,因为矿商在经历了10年的低回报后仍保持资本纪律。”

上述高盛Oppenheimer 团队指出,“后现代周期”的投资风格与机会将发生明显改变:从“增长与价值”二元驱动转向围绕经典周期要素(更高的通胀与政府支出)、ESG、脱碳等领域的“特殊机会”以及α机会,建议投资者应关注能够在指数回报较低的环境中确保利润率同时复合收益良好的公司。

随着投资者越来越注重稳定的复合回报,高质量、可持续股息的公司将变得更有价值。同时,派息较低但资产负债表强劲的公司也将会在“后现代周期”中“更有吸引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