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国家中 哪个更“亲美”?哪个更“亲中”?(组图)

6Park 生活 3 days, 17 hours



5月12日,作为美国-东盟峰会的一部分,东盟领导人与美国商务代表们在华盛顿会晤。

华盛顿 — 5月12星期四,东盟领导人正在华盛顿出席为期两天的美国-东盟特别峰会。虽然美国表示不会让东南亚陷入“新冷战”的局面,但是,随着美中竞争的加深,东南亚越来越成为美中的竞技场。分析人士说,其实东盟因为美中竞争已经产生裂痕:菲律宾、新加坡和越南有些倾向美国,而柬埔寨、老挝和文莱则偏向中国,而东盟第一大经济体印度尼西亚则是东盟国家中最中立的,美国和中国在印尼看来都是威胁。

菲律宾:新总统或“亲中”,但民众“亲美”

5月9日,菲律宾举行总统大选。初步计票结果显示,菲律宾前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的儿子小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获得压倒性胜利。小马科斯被认为是菲律宾所有总统候选人中“对中国最为友善的”,不少媒体分析说,他有可能延续现总统杜特尔特的做法,让菲律宾更接近北京。



菲律宾总统大选的获胜者小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5月12日接受媒体采访。

在为数不多的采访中,小马科斯曾表明过他对南中国海问题的立场。他倾向于搁置2016年的南中国海仲裁裁决,与北京进行双边对话,避免与中国矛盾升级。不过,小马科斯也说过,他希望维持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他甚至表示,他会继续美菲之间的重要军事协议--《访问部队协议》。

美国印太协调员柯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5月11日在华盛顿的美国和平研究所说,美国希望与小马科斯有个好的开始, 而且美国已经和他进行了接触。他说,他理解美国与小马科斯的关系会因为一些历史的遗留问题受到挑战,开始可能不会那么顺利。美国希望杜特尔特总统后期菲利宾与美国回升的战略关系可以得到继续。

坎贝尔所说的历史问题指的是美国在1986年支持推翻小马科斯父亲的专制统治。另外,2011年,美国夏威夷地方法院以没有遵守1992年人权诉讼判决为由,裁定小马科斯及其母亲藐视法庭罪成立,并对他们处以3.53亿美元的罚款。

菲律宾德拉萨列大学国际研究教授雷纳托·德·卡斯特罗(Renato De Castro) 星期一在菲律宾大选尘埃落定前告诉美国之音,不管是谁当选菲律宾总统,都不得不考虑到菲律宾的民情。

在被问到如何看待小马科斯的“亲华”立场时,他说:“不管谁担任总统,他或是她不得不考虑政府机构以及军方的态度。 军方历史上对中国一直抱持怀疑的态度。外交官们也不认为中国是一个‘友好’的国家。他们总是在担心中国会做些什么。”

他说,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动,中国对菲律宾的强势态度,以及中国对菲律宾诉诸武力的企图都影响了菲律宾人对中国的看法。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发布的2022《东南亚态势报告》显示,菲律宾人在东盟所有国家中最不信任中国。

在被问到美国与菲律宾的关系时,他说,除了历史上菲律宾是美国的条约盟友之外,菲律宾与美国还有“跨国联系”,这种关系很重要。

他说:“每个菲律宾家庭都有一个美国亲戚。当我们去那里时,我们可以看到菲律宾裔美国人,不管是在华盛顿还是加利福尼亚。我们可以与他们产生联系。我们看到的美国人是一个个个体。这与我们对中国的看法形成对比。中国人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群体。”

他认为,杜特尔特总统后期对中美态度的改变也与菲律宾社会以及他自己政府内存在的在美中立场上的两极化有关。杜特尔特上任后不断向北京示好,甚至宣布“与美国分道扬镳”。但因为北京没有履行帮助菲律宾建设基础设施的承诺,同时在南中国海动作不断,杜特尔特重新向华盛顿靠拢。

在被问到中国对东南亚的强大经济影响时,卡斯特罗说,就算东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但是,菲律宾和其他东盟国家一样,“不希望中国最后成为我们唯一的客户”。他说:“我们非常清楚中国如何利用贸易关系向其他国家施加政治压力。我们在 2012 年亲身经历过,我们看到了中国如何使用它来对付澳大利亚,所以最好的保险是确保我们在贸易和安全要求方面具有多样性。”

与东盟的许多其他成员一样,为了避免在美中之间选边站,菲律宾加强了与日本的关系。今年4月,菲律宾与日本首次举行外长防长“2+2”会谈。

卡斯特罗说,中国作为一个邻近菲律宾的大国,以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中华复兴的野心都让菲律宾人担心。他认为,在外交上,小马科斯不会像杜特尔特那样有那么大的回旋余地。对小马科斯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美中之间找到平衡。

新加坡:与美国关系“强大且深刻”

美国印太协调员坎贝尔星期三特别提到美国与新加坡的“强大和深刻”的战略关系。新加坡是东盟10国中唯一与美国和欧盟一起对俄罗斯进行谴责和制裁的国家。不过,新加坡强调制裁俄罗斯并非“选边站”,而是“捍卫基本国际原则和国家利益”。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4月初刚刚结束对美国的访问。在谈到与美国的关系时,李显龙说:“近80年来,美国在亚太地区发挥了重要和建设性的作用。而新加坡一直通过我们的言论和行动支持美国在该地区的强大存在。”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3月30日到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参与会谈, 为经济全球化背书。

新加坡与美国在经济、国防和安全问题上有大量的双边合作。新加坡是美国的第二大亚洲投资国,而美国是则新加坡的最大投资国。在国防方面,新加坡是美国的主要安全合作伙伴,新加坡为美国长期开放本国的海空军基地。同时,新加坡空军可以在美国军事基地进行训练。

但是,李显龙同时也向美国喊话,不要因为乌克兰危机孤立中国。李显龙呼吁美国“必须非常小心处理”,不要将乌克兰战争定义为“民主与专制的斗争”,这样会自动把中国划到“错误的阵营”,而这样会让美中关系更为复杂。

新加坡是中国最大的外国投资者,支持中国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一带一路”倡议。2019年,新加坡和中国甚至签署了《防务交流与安全合作协定》。

在美中之间不选边站,与两者都保持友好的关系,是新加坡,也是其他东盟国家很久以来的政策。但是,也有观察人士指出,新加坡现在越来越接近美国。不过,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区域战略与政治研究高级研究员钟伟伦(William Choong)告诉美国之音,新加坡越来越意识到随着美中竞争的加深,新加坡和其他东盟国家有可能被迫站队,所以新加坡和其他东盟国家一起拓展与第三方的关系,期待这一天不要到来。

他说:“新加坡和许多其他东南亚国家正在努力做的是尽可能多发展关系,不仅与美国和中国,而且与其他在东南亚和印太地区有利益的大国,包括日本、澳大利亚、英国、德国和法国等。希望他们能够帮助避免让自己(新加坡)面临必须在美中之间选择一方的局面。”

除此之外,新加坡还积极与其他方一起打造符合自己利益的区域秩序。 新加坡与东盟其他国家一起,成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一部分,新加坡也是《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成员。在德国、法国和英国海军表达了有兴趣维护印太地区基于规则的秩序后,新加坡为他们提供了港口。

钟伟伦说,他能想象的新加坡不得不站队的最糟糕的状况是,印太地区,在南中国海或是台湾海峡发生类似乌克兰危机的战事,那么,新加坡或是菲律宾就不得不决定他们是否要让美军军舰停靠,并予以支持。

越南:“美国事实上的战略伙伴”

越南总理范明正(Pham Minh Chinh)星期三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演讲时说, 越南对拜登政府提出的“印太经济框架”感兴趣,希望帮助实现“印太经济框架”设定的四个支柱:供应链弹性、数字经济、气候变化以及税收和反腐败。“印太经济框架”是拜登政府提出的印太地区新的经济合作框架,有人认为其目的在于抗衡中国。



越南总理范明正(右)在河内会晤到访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022年5月1日)

越南和美国曾经是越南战争中的敌对双方,但是近年来应对中国挑战的共同需要将两国关系持续向前推进。两国在安全领域的合作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华盛顿六年前还解除了对越南的武器禁运。

拜登政府对与越南的关系给予了高度关注。2021年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和美国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访问亚洲时,越南都是他们访问中的一站。美国和越南现在是全面伙伴关系,奥斯汀和哈里斯访问越南的时候曾经希望将两国关系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的高度,但是没有成功。不过,分析人士指出,鉴于两国目前在海上安全和海域感知能力方面的合作,美国和越南已经享有事实上的战略关系。

美国和越南目前最大的分歧是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有不同的做法。迄今为止,越南拒绝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在联合国就该问题的所有投票中投了弃权票,另外,越南也不太可能支持针对莫斯科的制裁。美国印太协调员坎贝尔说,美国肯定会坦诚地与东盟国家交流美国对乌克兰危机的看法。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项目资深研究员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越南这么做并非“亲中”,而是“亲俄罗斯”。他说:“这不会让越南对中国更加亲近。” 希伯特认为,就像对印度一样,美国对越南的选择应该表示理解。毕竟,过去20年来,俄罗斯是最重要的国防伙伴,越南80%的军事装备来自俄罗斯。

印尼:“小池塘的大鱼”,美中都是威胁

印度尼西亚也因为俄罗斯的问题正面临来自美国的压力。印尼今年担任20国集团(G20)主席国,今年11月,将主持在印尼的巴厘岛举行的G20峰会。虽然遭到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的反对,印尼坚持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参加G20峰会。作为妥协,印尼同时邀请了乌克兰总统与会,但是美国说,这不足以让拜登总统出席G20峰会。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5月12日在美国-东盟特别峰会上。

印尼阿赫玛德·亚尼将军大学国际关系学副教授尤汉尼斯·苏莱曼(Yohanes Sulaiman) 在电邮中告诉美国之音:“印度尼西亚不想疏远俄罗斯,因为它需要俄罗斯作为平衡美国和中国的替代力量。”

苏莱曼说,对印尼来说,无论中美,即是危险也是机遇。一方面,印尼希望从美国获得经济和安全利益,以免受中国影响。但另一方面,印度尼西亚不希望美国过度主导该地区,以至于威胁到印度尼西亚在该地区的行动自由和影响力。他说:“印度尼西亚是小池塘里的大鱼,它最不想要的是一条更大的鱼接管池塘。”

他说,印尼也视中国为威胁。中国邻近东南亚,影响力与日俱增,且越来越好战。他说,印尼的狂热民族主义者视印尼的华裔人口为威胁,认为他们是从内部进行破坏,与敌方里应外合“第五纵队”。与此同时,印尼羡慕中国自1990年代以来的巨大经济增长,渴望中国在印尼投资。

苏莱曼说,从目前来看,印尼希望美国更积极参与到印太地区来,以减少中国的威胁。印尼目前加强了与美国在军事方面的合作。今年8月1日到14日,印尼和美国军方将继续举行年度双边演习--“哥鲁达盾2022”演习。但是,印尼与伊朗、俄罗斯等美国眼中的“对手”也都保持着良好关系。尽管印尼在军事、反恐、发展等方面与美国有合作,但对美英澳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等动向又保持警惕。

泰国:美国“不温不火”的伙伴

泰国是美国在亚洲最早签署军事合作协议的盟国,不过,2014年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掌权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泰国军政府采取了多重制裁措施。泰国军政府随后加强了与中国等周边国家的关系。

不过,现在泰国与中国的关系出现了一些问题。2017年,泰国曾向中国购买三艘潜水艇,但是,由于德国拒绝向中国提供交易文件列出的潜水艇发动机,泰国最近表示有可能会取消购买合同。另一个问题是,中国打算在东南亚地区建造一条泛亚铁路在泰国段遭遇严重延期。

泰国与美国的接触又开始热络起来。拜登政府上台后加强了与泰国的高层互动。今年2月,泰国与美国继续了代号为“金色眼镜蛇”的军事演习。泰国认为,这是两国加强军事合作的关键机制。

马来西亚:对中国暗自不满

马来西亚把这次美国-东盟特别峰会看成是吸引美国到马来西亚投资的机会。除了总理伊斯梅尔·萨布里·雅各布(Ismail Sabri Yaakob)外,马来西亚还派出了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长率领的 美国的贸易和投资代表团。

马来西亚与中国保持了很好的经济联系,但是,马来西亚与中国同样是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国,有时也会发生冲突。2020年,中马两国在海上陷入一场安静但持久的僵持。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希伯特说,马来西亚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做法不满,不过,他们不说。但是,“他们不说,并不代表这件事不让他们心烦”。

柬埔寨、老挝、文莱:“亲中”也“亲日”

柬埔寨、老挝和文莱应该是东盟国家中最倾向中国的。柬埔寨是今年的东盟主席国。分析人士说,在这次的东盟峰会中,在讨论中国议题时,柬埔寨首相洪森(Samdech Hun Sen)到底是保持沉默还是以中国代理人的身份来反击美国值得关注。

柬埔寨不仅在贸易和投资上依赖中国,在安全问题上,也越来越希望与中国靠近。根据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的2022年的年度调查,假如不得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文莱、柬埔寨、老挝分别有64.2%、81.5%、81.8%的民众认为应选择和中国站在一边,与其他东盟国家形成鲜明对比。不过,就算柬埔寨和老挝与中国关系“铁杆”,但两国近年来也加强了与日本的联系。

缅甸:不得不“亲中”,开始“亲俄”

2021年2月, 因为发动政变, 缅甸军政府受到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制裁。缅甸不得不依赖中国。缅甸军政府是东盟10国中唯一没有受到拜登邀请的国家。美国高级官员星期三在媒体介绍会上说,缅甸也将是这次美国和东盟峰会重要的议题之一。缅甸问题已经造成了东盟的分裂,一些国家,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新加坡呼吁缅甸恢复民主制度,而另外一些国家则保持沉默。

但是,为了不想完全受制于北京,缅甸军政府引入俄罗斯力量与莫斯科积极合作。与此同时,俄罗斯也通过缅甸更广泛地在东盟建立一个强劲的立足点。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行动中,缅甸的将军们称俄罗斯的行动是“正确的做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