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上海快社会面清零 如何打赢接下来的战斗(图)

6Park 生活 3 days, 18 hours

上海确定了本月中旬实现社会面清零的目标,城市重新开放已是一个看得见的希望。上海从单日感染两三万人的高峰降到当前每天新增感染1000多人,有效控制住了死亡病例总数,并为此付出了经济和社会代价。历史将对上海的抗疫进行评说。



就在老胡写这篇文章前的若干小时,美国总统拜登就新冠疫情致该国死亡100万人发表演讲,白宫降半旗致哀。美国的人口不到中国的四分之一。

近日复旦大学等多家机构的研究表明,中国当前的疫情如果不受限制地蔓延,未来6个月将导致160万人死亡,中国重症监护室的病床将被挤爆。



▲由来自复旦大学、华山医院、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印第安纳大学的研究人员5月10日共同发表于《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杂志上的模型研究显示,在“完全躺平”的最糟糕的情况下,六个月下来,奥密克戎毒株在中国的传播预计会导致近160万人死亡。

尽管美国和西方已经大致放开了旅游限制,官方人士在外交活动中也已经不戴口罩,但是新冠疫情真的并没有结束,它在冲击之前防疫做得比较好的东亚,并且造成死亡。西方已经被狠狠冲击了几轮,大量相对脆弱的生命被夺走,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旗帜压倒了人道主义旗帜,重塑了西方意识形态。奥密克戎还会制造多少新的死亡,新冠肺炎有多大后遗症的风险,病毒会不会有更加致命的变异,这些问题虽然仍很严峻,但它们已经淡出西方舆论的视野。



▲5月12日,在美国华盛顿,华盛顿纪念碑周围的美国国旗降半旗悼念新冠逝者。

可以确定的是,一旦中国放松防控,肯定会来一波非常猛烈的感染潮,并伴随复旦大学等预测的死亡规模。大部分国家组织不起来有效防控,只能认了。然而中国有之前的防控基础在,放任感染和死亡又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宗旨和基本伦理不相容。实际情况就是,当今世界最艰苦的奥密克戎阻击战在中国发生了。

之所以说它艰苦,是因为全世界目前没有高度有效阻止感染奥密克戎的疫苗,各款疫苗更为显著的作用在于防重症。另外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特效药。要阻止奥密克戎的传播,减少死亡,必须加入非药物的组织性管控措施。但是奥密克戎的高传染性降低了以往措施的效率,中国各地都对相关措施做了强化和加码,但效果仍不够理想。

上海近日曝出了假阳性事件,核酸检测将多位阴性的健康人误测为阳性患者。公众很生气,但是在专家看来,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误测率注定比之前的要高,所以需要反复测才能排除误测。

过去两年多,北京市发生疫情后都通过管控措施很快做到了清零。但是这一轮北京市的管控手段包括多个区全员居家办公,全市餐饮业停止堂食,疫情重点区的全员核酸检测更是反复进行,但是新的感染链仍在出现。这样的情况的确是疫情暴发以来从未有过的。



中国舆论场上也出现了更多意见分歧,以及抱怨。这是一些地方封控时间延长、经济和社会损失不断加大必然引发的舆论反响。

老胡想说的是,既然战斗,我们必须在战略上高度清醒。首先我们要共同确认这场战斗的正义性和必要性,我们是在为今后几个月里挽救100多万人的生命而战斗,而且由于新冠病毒不管省界市界,寻找新宿主不分你是什么人,所以中国的防控政策必须由国家高度统筹制定,我们唯有统一行动。每个地方、每个群体和每个人都必须融入中国开展这场战斗的大局。

第二,没有一个城市是为专门应对疫情设计的,抗疫的临时动员一定会出现大量漏洞,引发人们的很多具体不满,官僚主义会导致更多基层摩擦的发生。解决那些具体问题是抗疫工作的重要方向,这些工作做得如何,会在相当程度上影响舆论的面貌。

然而无论这当中发生了多少问题,都不应让它们冲击我们开展这场斗争的战略决策,不应把它们作为鼓吹中国应向西方放开路线看齐的证据,在互联网上充斥纷杂声音显得有些混乱的时候,我们的总思路决不能跑偏,战略定力决不可动摇。

第三,往远处看中国该怎么做,必须指出,首先取决于我们这一轮战斗的结果和经验总结,取决于科学家的研判和国家整体的利弊权衡。

我认为,以政治为目的破坏性带节奏永远要警惕。中国的决策机制要坚决维护,全社会在党和政府领导下统一行动的能力更要不断弘扬。两年前中国从一度的被动中迅速扭转为主动,那是中国社会众志成城强大能力的结果。让我们大家相信,未来的逻辑将是同样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