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速钢厂守军指挥官妻子:每一分钟都值一条人命(图)

6Park 时事 3 days, 4 hours



鲁斯拉娜·沃伦斯卡(Ruslana Volynska)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见到丈夫谢尔盖·沃伦斯基(Serhiy Volynsky)了。战争爆发前,他因为轮到服役期而离家前往军营,如今,身为乌克兰海军陆战队第36独立旅指挥官的他是困守在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的守军之一。沃伦斯卡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这是她第一次接受任何新闻机构的采访。她谈到了自己对钢厂内生存状况的了解,她与丈夫联系的频率以及为什么对谢尔盖和他的战友们来说,每一分钟都值一条人命。出于安全原因,她要求不披露自己的所在位置。

美国之音(VOA):鲁斯拉娜,在我们交谈这会儿,乌克兰已经是深夜了。今天谢尔盖跟你联系了没有?

鲁斯拉娜·沃伦斯卡:没有,他还没有。我一直在等他写的讯息。我必须时刻保持在线,不断盯着他的出现。有时他三四天都不联系。很难描述我的感觉。我现在的心思只是围绕在来自马里乌波尔的消息,惦记着他是不是还活着,还安好。有时他只是发送一个“加号”,只有这个符号,没有详情。我会屏住呼吸一段时间,直到收到下一个讯息。

VOA:有机会跟他交谈吗?

沃伦斯卡:可能每两周一次吧,也就两秒钟。他打电话,听听我和我们儿子的声音。就这些。

VOA:他有没有说过任何关于亚速钢铁厂的事情?

沃伦斯卡:没有,我了解到的一切几乎都来自新闻。记者们不断问我是不是从他那里了解到在亚速钢铁厂发生的任何详情。可是我不知道,他只是告诉我说:我还活着,我很好,一切安好。我是从其他来源那里才了解到情况是多么的困难。有很多受伤的人,受了重伤,还有死者。食物和水都不够。此刻,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吃什么,吃多少次。一天吃一次?每两天吃一次?

VOA:你有跟其他海军陆战队员的家属保持联系吗?

沃伦斯卡:有,但是我们的沟通简化成了一种问答:“你丈夫联系你了吗?你丈夫呢?联系了,哦,感谢上帝!”所以我们通过彼此了解到一切还好,他们还活着。有一个人取得了联系——我们就打听其余所有人。

VOA:在2月24日之前,你们谈论过爆发全面战争的可能性吗?谢尔盖有没有让你做些准备?那天早晨,你是怎么开始这一天的?

沃伦斯卡:就跟乌克兰各地一样,那一天是以爆炸开始。我们醒了过来,听到了爆炸声,接着,谢尔盖打来电话说:“准备好,战争开始了。”从总体说,我们讨论过我们应当为这种事情做好准备,整理好文件,收拾基本物品。泛泛来说,我们整个八年都生活在战争中,因为他每一次奉调都让我特别担心。我原以为我心理上会为这种情况做好准备的。可是这次的规模比我预想的要大得多。

VOA:你说他被征调了,所以战争爆发那天他已经在军中服役了?

沃伦斯卡:是的,他在战争开始前两个星期离开的。我当时知道他去的地方不是天下最安全的。总体来说,这种情况是我熟悉的,但当时铺天盖地的新闻都说有可能发生入侵,我经常问他会不会出事?直到战争爆发为止,他都一直回答说:“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下。”他就是这样的人,从来不让我担心。

VOA:指挥官谢尔盖·沃伦斯基自从4月以来就经常说,他们已经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了。

沃伦斯卡:是的,他们希望有一个“军事撤离”程序,由第三国承担转移他们的责任,条件是他们留在这个国家的境内,直到战争结束为止。

VOA:这样的安排必须得到俄罗斯的同意。谢尔盖相信有这种可能吗?

沃伦斯卡:当人们处在那种度日如年的情况下,——当问题是他们下一个小时还能不能活命的时候,那他们甚至会希望出现超自然的奇迹,比如,埃隆·马斯克的帮助。谢尔盖最近就(通过推特)发出过呼吁。他作为一名指挥官,要为手下的战士承担主要责任,担心不能尽快找到解决办法。因为伤员每天都在死去。

VOA:他几乎一个月前就发出这个呼吁了,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决定......

沃伦斯卡:正因此如此,我请求每个人,——从美国总统乔·拜登到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到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到欧盟领导人和教宗,还有埃隆·马斯克:救救我的丈夫,救救亚速钢铁厂的人。每一分钟都很宝贵,每一分钟都值一条人命。我还希望向人们发出呼吁,如果可能的话,走出去,大声疾呼,散播信息,好让所有的人都不会忘记在地球上还有这么一个地方,那里几乎是不可能生存的。但是,这些人却生存了下来,并坚持到最后,直到力尽。他们付出了很多,还会继续付出,为我们所有人,为乌克兰。你们只是需要把他们从那里救出来。

VOA:你发信息给他的时候,写的是什么?

沃伦斯卡:我总是告诉他,我在等着他,我们将让我们梦想的一切都成真。每一次离家前,他都说:“我不会去很久的。我很快处理好就会回来。”这一次,“很快”变成了“很久”。我们在翘首等待。我相信他会活着和健康地回来的。他答应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