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新冠疫情:新冠在该国大流行会是什么样子?(图)

6Park 生活 新冠疫情 1 month, 3 weeks



图像加注文字,在朝鲜平壤,戴着防护口罩的人们走过路口。

在将近两年半的时间里,朝鲜(North Korea,又译“北韩”)一直坚持声称该国没有发现任何新冠确诊病例。

但现在情况改变了。

朝鲜官方本周确认了其第一个新冠感染病例。在此之前,这个高度隐密的国家通过关闭国境来应对新冠大流行,尽管很少有人相信朝鲜真的能与病毒绝缘。

现在,朝鲜不仅承认了新冠病毒的存在,而且宣布将全力以赴地控制疫情。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称这是朝鲜建国以来经历的(最大规模的)动荡。当局已在全国实施了封锁。

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地方没有新冠病毒的踪影。在珠穆朗玛峰的营区和南极洲都发现了新冠病毒。各国对大流行的反应,依据疫情严重有程度上的不同,但大致上都是以疫苗接种、检测、保持社交距离和旅行限制等来防疫。

鉴于朝鲜这个国家的不开放,新冠大流行在朝鲜将如何发展,外界能掌握的信息仍然较模糊。

众人担心新冠肺炎可能会在该国造成灾难性后果。其中一位专家告诉BBC说:“我真的很担忧会有多少人因为新冠死亡。”

脆弱的医疗系统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该国在1990年代遭受了一场残酷的饥荒。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估计,现在该国2500万人口中有1100万人营养不良。

朝鲜目前的压倒性挑战是该国缺乏对抗新冠疫情的有效武器。

朝鲜现在仍没有人接种新冠疫苗。而且,假设到目前为止,确诊数仍低,这意味着基本上民众没有接触到这种病毒。由于民众没有免疫力,外界担心将会造成大量的死亡和严重的疾病。

检测手段也非常有限。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自大流行病开始以来,朝鲜进行了大约64,000次的检测。但在韩国,检测和追踪是防疫的核心战略,韩国至今便做了1.72亿次检测。

明确的硬数据一直是多数政府用来防疫的重要工具。但即使是在朝鲜,这些数据也是含糊不清的。前几天,朝鲜官方媒体报道了约50万个不明原因的发烧病例,这可能反映了识别新冠病例的困难,并同时暗示了朝鲜所面临的疫情规模。



图像来源,KCTV / AFP

图像加注文字,金正恩说朝鲜应该 “积极学习 ”中国政府如何应对大流行。

而且,即便是在富裕国家,新冠疫情也引起众人对医疗系统可能不堪重负的忧虑。那朝鲜此刻面对相同的医疗风险就更大了。

总部设在美国、监测朝鲜的非政府组织“流明”(Lumen)创始人白枝恩(Jieun Baek )说:“朝鲜的医疗系统长期以来就是相当差的”。

“这是一个非常破败的系统。除了生活在平壤的2百万居民之外,该国大部分地区民众获得的都是质量很差的医疗服务。”

脱北者也对外说过,啤酒瓶被用来装静脉注射液,医用针头被重复使用,直到它们生锈。白枝恩说,至于像口罩或消毒药水这样的资源,“我们能想象在那边是多么的缺乏” 。

封锁,但有用吗?

在没有大规模接种新冠疫苗的情况下,朝鲜将转向应对疫情的唯一主要防御手段:封锁。白枝恩预测说:“对人民行动的粗暴镇压将变得更加严厉”。

金正恩也说了,朝鲜应该 “积极学习 ”中国政府如何应对大流行。

虽然多数国家现在都走向与该病毒“共存”的道路,但中国一直坚持“清零”政策,试图根除病毒在该国的蔓延。包括金融中心上海在内的主要城市仍然处于封控政策下,多数民众不能离开居住地。

但这种政策是有代价的。

上海市民抱怨他们的生活条件,包含食物欠缺和糟糕的医疗服务。在中国,对政府政策的公开批评是罕见的。

有专家警告说,如果朝鲜实施类似的限制,物资供应的情况可能比上海更糟。而且,即使采取封城政策,也可能不足以阻止传染性极强的奥密克戎(Omicron)新冠变种病毒的传播。

香港大学流行病学家高本恩(Ben Cowling)教授向BBC分析:“看看上海的情况,他们要阻止奥密克戎传播是多么困难,这绝对是他们将能想到的所有防疫办法都用上了。”



图像来源,AFP

图像加注文字,朝鲜的耕作方法已经过时,使得收成很不容易。如果农民无法照料田地,更大的麻烦就在眼前。

他说:“在朝鲜,我认为要阻止这一切将是万分困难的的。在这一点上,我将非常、非常担心。”

此外,朝鲜在粮食生产方面也有长期的问题。朝鲜在1990年代遭受了一场残酷的饥荒。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估计,现在该国2500万人口中有1100万人营养不良。

朝鲜的耕作方法已经过时,使得收成很不容易。如果农民无法照料田地,更大的麻烦就在眼前。

如果朝鲜愿意接受帮助

中国和世卫组织以前都曾向朝鲜提过愿意提供新冠疫苗,但朝鲜都拒绝了。

金正恩此刻提到中国,分析称这可能暗示着着他会改变主意。伦敦大学亚非学院韩国研究讲师米勒(Owen Miller)说:“我怀疑他们迫切希望得到北京的帮助,而中国将尽可能地提供帮助。”

他又说,中国的首要任务是保持朝鲜的稳定。

但是,米勒又称,朝鲜可能不希望得到其他的外援,因为这将意味着回到1990年代,当时有大量的援助机构存在。他说,“统治者在自己的领土上处理这种监控将是很不稳定的”。

事实上,目前没有迹象表明,即使朝鲜处于健康危机之中,该国也会改变其对外关系的态度。

美国和韩国已警告说,朝鲜可能很快会进行另一次核试验。

朝鲜观察家分析称,这可能是转移民众注意力的一种手段。金正恩还可能利用他对新冠病毒的回应来团结朝鲜人,并为进一步的艰苦状况辩护。

所有这些都将意味着更进一步的痛苦和孤立。

美国贝勒医学院国立热带医学学院疫苗专家霍德兹教授(Peter Hotez)说:“他们真的只有一个选择。他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引进疫苗,并迅速为民众接种疫苗。”

他说,“世界愿意帮助朝鲜,但朝鲜也必须愿意邀请这些协助到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