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此次俄乌军事冲突 最佳的应对策略是什么?(图)

大鱼新闻 军事 1 month, 3 weeks

前天,我们向大家简单科普了此次俄乌军事冲突,可能会对整个世界、会对当前的国际关系体系造成的恶劣影响。在这里大伊万要再度强调一下,我们考察俄乌军事冲突,千万要破除两个误区:



一是将中国视为可以和美国平起平坐的“两极”,认为我们和美国一样,在此次冲突中有巨大的行动自由,乃至可以作为“操盘手”存在;

二是将俄乌军事冲突视为单纯的、发生在俄乌两国之间的局部冲突,而忽视了此次冲突背后隐含着的巨大危机。



事实上,俄乌军事冲突,早已超出了单纯的局部战争的范畴,已经演变为俄罗斯和北约的一场代理人战争,具备极强的全球性质,中国外交部在相关场合,也已经多次正式传达出类似的观点。



不过,对于俄乌军事冲突,国内也有诸多不同的声音。比如大伊万在上篇文章中提到的,有人认为:俄乌军事冲突,既然来源于北约的东扩,那么只要俄罗斯倒下,北约自然也就“失去了敌人”。既然北约失去了敌人,则可能导致美国和欧洲的分裂,我国可顺势拉拢欧洲共同对抗美国的影响力;



除了这种想法,还有人认为:俄罗斯作为历史上和我国多有龃龉的国家,与其坐视俄罗斯获得军事胜利,还不如等待俄罗斯军事失败。我国可顺势收回清帝国与沙皇俄国因不平等条约而割让的土地,甚至还有人直接喊出了“收俄罗斯当小弟”的口号。



那么,咱们应当怎样认识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在网络上流行的诸多观点,如果俄罗斯倒下,我们真的能够“拉拢欧洲对抗美国”或者“收俄罗斯当小弟”吗?我们在俄乌军事冲突中,应当持怎样的观点、采用怎样的视角来考察此次冲突呢?

拉拢欧洲对抗美国?

咱们首先来说一说一旦俄罗斯彻底战败,“北约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欧洲将获得独立性”,我们可以拉拢欧洲“和美国对抗”这种观点好了。大伊万觉得,持这种观点的人,首先就应该去看一看苏联解体后北约的发展轨迹。



毕竟我们都知道,北约组织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对抗苏联而成立的。1991年苏联解体后,华约组织也随之宣告终结,新成立的独联体国家、尤其是俄罗斯羸弱不堪。按理说,从这时候起,北约组织就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毕竟连敌人都不存在了嘛。

1991年前的苏联(上)、1991年后的俄罗斯(下)



但是,北约组织解体了吗?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后来发生了什么,北约组织不仅没有解体,反而抓住苏联解体后,苏联地缘影响力消退的契机,抓紧时间在东欧地区扩张其地缘政治版图,对南联盟内战的介入,对原华约组织国家的蚕食,都是北约东扩战略的重要体现。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北约组织的影响力大肆扩张到了中东地带。



事实证明,北约组织一不是自我标榜的“防御性组织”,而是咄咄逼人的、在苏联解体后始终保持着地缘进攻势头的进攻性组织;二不是“俄罗斯倒下就失去存在意义”的临时性的脆弱组织,毕竟连苏联解体都没有让北约烟消云散,只有脑袋不清楚的人才会相信俄罗斯倒下后北约就会自行消亡。



我们再往后退一万步,就算俄罗斯倒下、北约组织良心发现自我消亡了,我们就能够成功“拉拢”欧洲、或者等待欧洲的自立、以和美国对抗了吗?大伊万认为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性,“拉拢”任何一个国家,起码需要在几个层次上具备相当的能力:

一是政治上具备对所在国、或国家集团相当的影响力;

二是经济上具备相当高的互补性和协调性,且没有结构性的矛盾;

三是意识形态和国民文化上存在着较高的契合度,越是同一民族和同一种族,往往这种契合度越高;

四是军事上存在较大的合作,包括互相驻军、联合军演和联合研制武器装备。



按照以上的标准,大家可以自己分析一下,中国在“拉拢”欧洲上,相比美国到底谁占据着更大的优势,谁更有战略主动权:

意识形态和国民文化上,中国和欧洲之间的巨大差异谁都看在眼里。我们在这一方面也只是强调“求同存异”,而美国与欧洲之间的相似程度甩我们八条大街;



军事合作上,就算北约组织消亡了,只要美国在欧洲还有驻军,只要欧洲和美国还有着防务合作,美欧之间的军事联系就是我们拍马也赶不上的,毕竟我们跟欧洲连最低级别的联合军演都没有;



政治上,美国已经深度介入了欧洲政坛。英国这一跟美国保持着高度战略互动的国家就不说了,大量的东欧国家,包括德国政坛,都有巨大的亲美政治势力存在,相反,主张对华友好的政治势力相当弱小;



相比之下,也许只有经济上的来往,才是欧洲和中国基础比较深厚的交往。但问题在于,我们和欧洲的经济联系,事实上是欧洲看中了我们的市场,至于这片市场上的国家呈现出一个怎样的状态,对欧洲的影响力是很低的。甚至这个市场分裂成几块,对欧洲来说反而是更好的市场状态。



因此,就算俄罗斯倒下,以俄罗斯“倒下”这个时间断面开始,欧洲也绝无可能瞬间排除一切美国的影响力,瞬间跟我们站在一起。即使中美两国从同一起跑线开始,欧美之间的契合度也远高于中欧之间的契合度,美国在同欧洲协调一致上,相比我们有着巨大的先天优势。因此,所谓“俄罗斯倒下后我们可以拉拢欧洲”,说的好听一点叫过于乐观,说的难听一点叫信口胡言。

收回曾经的土地?

说完了“我们可以拉拢欧洲对付美国”,那么,如果俄罗斯“倒下”,我们能够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收回沙俄帝国侵占我们的土地,收俄罗斯当小弟”吗?要大伊万说,如果说前边“拉拢欧洲对抗美国”这种说法,只是傻得可爱,那“收俄罗斯当小弟”就不是蠢而是坏了。



首先,这部分人根本没想明白,俄罗斯一旦战败的后果。对于我们来说,俄罗斯一旦战败,最可怕的后果并不是解体和分崩离析,而是原本在北约东扩中被压制的亲欧派再度占据政局主导地位。



毕竟,作为一个横跨欧亚两州的国家,俄罗斯在历史上,斯拉夫本土派和亲欧派的斗争,几乎构成了整个国家发展的主线。苏联解体后也是如此,以列宁格勒帮和俄高经为代表的亲欧势力在俄罗斯政坛上几乎无人能挡,甚至连普京当时都是列宁格勒帮推出来的代理人,只不过是因为他的希拉维克背景而平衡了多方势力而已。



整个俄罗斯本土势力逐步走高,亲欧势力逐步走低,跟北约集团在苏联解体后,一次又一次把俄罗斯耍的团团转,呈现出正相关关系。而俄乌军事冲突则是俄罗斯亲欧派势力走入低谷的标志,诸多亲欧政治人物都出来表态,纷纷表达了对欧美国家的不满。



一旦俄罗斯在冲突中战败,原本被压制的亲欧派势力是否会复活,甚至迅速压倒斯拉夫本土派势力,就像克里米亚战争结束后那样,这是完全可能存在的。这种后果,可能会导致俄罗斯被进一步纳入西方势力范围。



因此,在俄罗斯被西方纳入势力范围的情况下,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后果,完全不用多说。咱们说句难听的话,就算要收俄罗斯当小弟,欧洲和美国远比我们有实力。毕竟真到那一天,俄罗斯是欧美两方打败的,战果当然也得欧美两方先摘,让我们先摘桃,凭什么啊,西方势力会叫你去摘桃?



至于有人语焉不详地说,“中国实力很强,不需要倚靠谁,我们自己能搞定”,这种没有任何分析过程的话连赌气都算不上。前几天我们刚说了,中国在资源、工业、农业、军事和对外影响力禀赋上,都存在相当的不足,暂时无法和美国平起平坐,更不用说和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西方体系平起平坐了。



一旦俄罗斯被纳入西方势力范围,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我们在东部沿海地区,还没有打破美国的海权封锁,在西部陆路地带,又面临着西方的陆权优势。对外的能源通道被掐断,对欧洲的经济联系通道完全被掐在欧美的手里,“双拳难敌四手”。如果是这种状态,对方何止四手,基本上是十八铜人阵,你实力再强也搞不定了。

最佳的应对之策?

说到这里,相信大多数人已经能够明白,此次俄乌军事冲突,为何会让大伊万如此紧张、一再强调必须看到它的“两个阵营”性质和造成的全球影响了。说句难听的,这可能是继苏联解体之后,中国在地缘政治和周边局势上面临的又一个危急时刻:一旦对西方的战略野心没有充分认识,出现决策失误,或没有及时调整策略,就可能导致周边的地缘政治形势出现颠覆性巨变。



因此在大伊万看来,咱们对俄乌军事冲突的态度和观察视角,应该基于如下几点:

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成果必须得到维护,人类必须坚决反对一切法西斯主义,必须遵守第二次世界大战形成的联合国和五大常任理事国体系;

二是国际关系的均衡不能被打破,不能形成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一家独大的单极化国际体系,不能形成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重新建构的“国际秩序”;

三是中国的地缘政治安全必须得到保护,在西太平洋海权迟迟未能突破的情况下,陆地“高边疆”的陆权安全绝对不能有失,欧亚大陆贸易通道和能源通道绝对不能再有失。



以上三点如果任何一点被颠覆,我们就没有未来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