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喊4000点”的美女分析师 被调查问责!(组图)

大鱼新闻 财经 2 months, 1 week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媛媛,编辑:巫燕玲方正证券电子分析师“A股4000点”的喊话,已被合规调查和问责。

6月7日,针对旗下分析师的言论,方正证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公司昨晚已经启动合规调查和问责。”

6月6日,方正证券研究所电子团队分析师谭珺在朋友圈发文表示“我应该是全网第一个喊4000点的人吧,相信相信的力量”,并配上了上证指数走势图。随后,该言论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据悉,该朋友圈动态已于当日删除。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登记,谭珺于2017年就职华信证券,2018年就职于兴业证券,2021年12月入职于方正证券,其执业岗位均为一般证券业务,目前登记状态为正常。



图: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

公开资料显示,谭珺系方正证券研究所电子行业研究团队成员,其团队负责人为方正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科技首席分析师陈杭,主攻半导体和电子科技领域。



图:谭珺所在的方正科技研究团队


从围观到猎奇

6月6日,电动车企表现亮眼的销售数据给了市场一剂强心针,宁德时代率领电新板块进行了大反攻。

这一天,对于许多买方、卖方二级从业者来说,都是愉悦的,尤其是拿了一把电新股的基金经理们。

也是在这一天,方正证券的电子分析师谭珺截了一张上证指数3220点的图片,并在朋友圈宣称:“我应该是全网第一个喊4000点的人吧,相信相信的力量”。

然后这条朋友圈状态就火了,吃瓜群众和二级从业者、媒体、自媒体们都加入了围观。

讨论的声音大概都是类似的——这一条状态,更像是在“夺眼球、博出位”。毕竟,上一次上证指数4000点还是在2015年,而每一次市场回暖并有好的行情的时候,似乎总会有人会喊出4000点的预期并刷一波存在感。

此外,尽管电动车销售数据亮眼,但基于对宏观经济的担忧,拿着真金白银买股票的买方投资人们,对未来却有着别样的看法。

而一有行情,券商分析师就“鸡血式”打预期的行为,在行业里早已司空见惯。“很多卖方分析师不就这样?”有基金投研人员说。

但二级吃瓜群众们对其讨论不止于此。

“颜值高”、“手里拿的爱马仕包”,都成了被讨论的话题。甚至谭珺本人的微信账号截图也被广泛流传,不少毫无业务关系的人去添加好友。

6月7日,再有人去添加这位分析师的微信好友时,微信甚至跳出来一段提示:“对方被加好友过于频繁,请稍后再试”。亦有一些网图发在各个群里,并被认为是喊出4000点的分析师谭珺。

这样的舆论走向,多少显得有些不友好。

在被广泛关注了一波之后,谭珺的朋友圈已经设置为三天可见,并早已删除了6月6日那条关于4000点的言论。



分析师“网红化”与监管收紧

以这样的方式出名,对于一个电子行业分析师来说,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去年以来。

事实上,喊4000点、喊5000点的做法,在卖方分析师这个圈子,早已有之。例如2014年时任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的任泽平喊了“5000点不是梦”;2021年国泰君安所长黄燕铭喊出“横盘不长久,挑战4000点”。

只是不同的是,无论是任泽平还是黄燕铭,在行业中都有一定的地位和积累,早已成为“网红”,而2017年在华信证券开始其证券从业生涯的谭珺,则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

此外,至少当年的任泽平还为自己的5000点观点发布了一篇研报:《论对熊市的最后一战——5000点不是梦》。而黄燕铭领导的国泰君安策略团队,也发布了题为《国君策略:震荡不长久,市场将挑战四千点》的研报。

相比之下,只有这位初出茅庐的细分行业分析师谭珺,在无研报的基础上空喊结论。

有分析师称,尽管市场参与者们往往对这样摇旗呐喊的观点抱有“看笑话”的心态,但“测算”A股会走到多少点,大家始终认为宏观、策略分析师们更具备发言资格,这或许是舆论对谭珺更为不友好的原因。更甚者,现在也有一些评论者在质疑行业研究员评论宏观和策略的合规性。

此外,去年以来,行业背景也在悄然发生变化,监管层对分析师们的言论引发的舆情,容忍度在逐渐收紧。

曾经的夸张言论可以造就网红分析师及高身价,但现在的夸张言论往往容易收到监管函。

今年3月25日,证监会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下发了《机构监管情况通报》,主题为“加强内部控制和人员管理,规范证券分析师、证券投资顾问展业行为”。

这一《通报》中,强调了分析师的“实质性”行为,以及在舆论方面引起的负面影响。

《通报》中披露了两个案例,一个是国盛证券分析师、研究所副所长制作的PPT材料《天干地支在择时中的应用初探》,另一个是安信证券分公司投顾制作的带有公司标识的《仁者无敌-2022中国股市预测》的图片。

对于国盛证券的材料,证监会称,该分析师私下向客户分享了PPT内容,后流传至社交和新闻媒体,引起舆情关注。该分析师通过制作PPT的形式对股票市场走势进行分析、预测并提供给公司客户,实质从事了发布研报业务,但未遵守发布研报业务法规要求和公司内部管理制度,私下交流外传,导致该研报被媒体广泛转载,事实上被发布。

对于安信证券的材料,证监会称,相关材料从公司微信群流出,被媒体转载报道,引起舆论关注。经查,该投资顾问相关预测对行业、市场的评论意见不审慎,将股票根据五行属性分类进行分析,投资建议不具有合理依据,违反了《证券投资顾问业务暂行规定》相关规定。

去年以来,每一次证券从业者对于市场或个股的夸张点评引来舆论热议的同时,后面都几乎会伴随着一张监管函或某些监管措施。这包括预测宁德时代40年后营收的国信证券分析师,也包括三胎观点引起广泛关注的东吴证券“编外首席”任泽平。

而对于一些没有进入到舆论热议的研报及观点,2021年监管层亦进行了整治。

2021年8月,证监会各派出机构开始了对券商研报的抽查行动,对医美、影视、教育、互联网四大行业进行了专题研报抽查,随之而来的结果是,10月份券商分析师们接连收到各地证监局警示函。

这样的背景,大概解释了,为什么方正证券会马上表态进行合规调查与问责。



动荡的方正与内卷的行业

时代的变化,让同样的一句对A股点位的预测喊话,可能带来两种截然相反的结果——暂且不提合规上的漏洞,从前可能带来名利双收,如今却可能面对监管问责。

“可能她真的是为了博眼球,但在现在这样一个卖方高度内卷的行业,倒也正常,尤其是在动荡的方正证券。且谭珺的领导、科技首席分析师陈杭本来就在二级圈也算得上网红了。”有券商投研人员称。

“在整个卖方分析师行业内卷的背景下,吸引到眼球,某种程度上也是拓展业务的办法。毕竟,每天全市场有那么多电话会和路演,买方也会拒绝一些会议。吸引到注意力,才能提供投研服务,才可能有佣金派点。”前述基金投研人员称。

证券业协会信息显示,分析师谭珺在2017年加入华信证券,开始其证券从业生涯,后来就职于兴业证券,2021年12月4日加入方正证券研究所从事投研工作。

而方正证券研究所过去一年的“人事地震”,全市场几乎是人尽皆知。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整理的数据,2021年,方正证券离职了34名分析师,至2022年1月15日,证券业协会上登记的方正证券分析师仅剩35名。

当年,研究所所长杨仁文宣布离职,并加入国海证券任公司总裁助理兼研究所所长。伴随其离职的,是方正证券16位首席分析师。

在后续替补力量上,方正证券亦有些“不走寻常路”,例如从其他部门调动人事,填补其首席岗位的空缺——这至少显示了,对于曾经的部分首席分析师来说,方正证券研究所已经不再是一个利于个人职业发展的“好选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