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港督:“矿井中的金丝雀”不再 必须约束中国(图)

6Park 时事 1 week, 6 days



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前夕,最后一任香港总督彭定康出版新书《香港日记》(Hong Kong Diaries),披露他在任期间,如何和中方角力,以确保香港民主和自治在1997年后维持不变,但最终却事与愿违。香港近年爆发激烈抗争,更出现翻天覆地的转变。 25年过去了,他如何评价香港的转变?对于中方"香港50年不变"的承诺,他又如何评价?以下请听本台驻伦敦记者吕熙对"末代港督"彭定康的专访。

1997年6月30日下午,作为香港最后一任总督的彭定康(Chris Patten)在毛毛细雨中接过总督旗,和夫人林颖彤(Lavender Thornton Patten)及三位女儿告别港督府。当晚英中两国交接仪式过后,彭定康完成历史使命,登上英国皇家游艇不列颠尼亚号,离开香港。

彭定康:我以英国殖民地香港最后一任总督的身份 证明我确实存在

25年过去 ,如今已年近八旬的彭定康,在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前夕发布新书《香港日记》(Hong Kong Diaries),讲述他在1992年至1997年在任期间,如何和中方周旋,以确保香港民主与自治在1997年后维持不变,最终却事与愿违,香港近年爆发激烈抗争,更出现翻天覆地的转变。

在新书发布会上,78岁高龄的彭定康不改犀利本色,劈头就批评香港当局近日意图抹去教科书中,有关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的历史。

彭定康说:“我很高兴,今天能以英国殖民地香港最后一任总督的身份,在这里证明我确实存在,我不是一个自己想像来的人物。而我希望这本日记也同样发挥这样的效果。”

彭定康:香港本像“劳斯莱斯” 中共启动就可上路

彭定康在会后接受本台专访,缅怀地表示在他离开的时候,香港就像“劳斯莱斯”一样,经济繁荣、社会稳定、政府运作畅顺,且有着了不起的公务员队伍,也从来没有像近年一样出现大规模示烕,中共只需直接启动这辆“劳斯莱斯”,就可以上路。然而没想到只是过了25年,中共已彻底背弃当时承诺。

彭定康说:“我希望香港的繁荣稳定可以持续,愈久愈好。中方曾承诺香港‘五十年不变’,但他们却食言。正如我所忧虑的,他们食言,更破坏国际条约。”

彭定康1996年10月发表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时,曾列出衡量香港“一国两制”是否成功贯彻的十六项准则,包括特首能否真正行使自主权、民主派人士会否被排除在立法会外、集会和新闻自由可否继续等。这十六项准则,近年被港人翻出讨论,几乎全部都不达标。



前香港总督彭定康(韦平拍摄)

彭定康:习治下香港形势急转直下 “港独”呼声显示中方不能取信于民

回顾过去25年,彭定康表示,在香港主权移交初年,北京并未对香港作过多干预,然而随着习近平上台,香港形势急转直下。他认为有三件事让习近平感到忧虑,包括2012年的“反国教运动”、2014年的“占领中环”行动,以至2019年爆发的反修例示威,200万香港市民走上街头,向港府及北京“说不”,港警更以催泪弹及暴力镇压示威者。

他认为习近平及其党羽畏惧香港所代表的真正价值,即法治、自由和公民意识,因而不惜高压治港。对于近年有声音,批评英国当年不应天真地相信中方的诺言,把香港交给中国,彭定康则向本台强调,英国当时别无选择,交还香港是唯一选项。

彭定康说:“我们除了把香港移交给中国以外,别无选择。因为无论是新界还是其它7个城市,租借期限都是99年。如果我们试图维持现状,我们将违反国际条约。所以我们别无选择,这让人伤感,但却真实。我们除了这样做以外,没有其他选项。”

主权移交25年,虽然香港主权已“回归”中国,但“人心未回归”。近年香港涌现本土思潮,甚至出现争取“香港独立”的讨论,触动北京敏感神经,更以此为由硬推《港区国安法》,大规模拘捕横跨不同政治光谱的社会人士。

彭定康就认为,“港独”呼声的滋长,显示中方不能取信于民。

彭定康说:“我从来不是香港独立的倡导者,因为我是作为外交代表,去确保香港可以回归中国,并保持其原有生活方式,在1997年之后的50年维持不变。不过争取独立的运动在香港滋长,这是一个现实,显示中方所作所为何等恶劣,和市民现在有多不信任中国。现在那么少香港人会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感到骄傲,这是异乎寻常的。现在香港人更强的公民意识,更强烈的对‘香港人’身份的认同,却只有很少人认同他们是中国人。”

彭定康在记者会上一直强调,香港情况是自习近平上台后才走下坡,被问到如果中共领导层出现更替,会否使香港情况有所改善,他这样告诉本台。

彭定康说:“如果中国领导者更像江泽民或胡锦涛的话,我想这对香港和中国的情况都会有改善。邓小平希望的,是中国不要重回毛时代,然而这正在发生,也曾经发生。邓小平也希望不要再出现个人崇拜。这特别让人伤感,但我不肯定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矿井中的金丝雀”告诉世界必须约束中国

在记者会上,彭定康说外界一直以“生金蛋的鹅”(golden goose)和“矿井中的金丝雀”(canary down the mine)比喻香港,即全世界一方面在香港赚钱,另一方面也一直都在观察中国对香港的管治,看中国能否让香港保持繁荣稳定。然而随着香港尽失资讯自由,不少企业都转移到新加坡或迪拜。

他认为港人所追求和坚守的价值,对所有人都攸关重要,更预期未来一段日子,所有自由民主政体都必须面对“普京-习近平轴心”所带来的挑战,呼吁民主政体团结对抗专制政权,捍卫民主社会的自由,不要为经贸利益而牺牲真正的利益。

彭定康说:“我不认为我们该自欺欺人,我认为我们该看清什么是我们的真正利益,我们必须约束中国,不是控制,而是约束。”

对于港人当下面对的困境,他坦言感到心碎(It's pretty heartbreaking),但强调英国欢迎香港人移民当地,认为香港社群将为英国带来正面贡献,但同时也是香港的重大损失。

对于香港的未来,他唏嘘叹道:“我相信香港是一个伟大的城市,我也希望香港会再一次成为伟大的城市。”(I do believe that Hong Kong is a great city. I hope it will be a great city agai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