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女员工性侵案张某被判1年半 构成强制猥亵罪(图)

6Park 生活 2 weeks

2022年6月22日,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法院经审理查明,2021年7月27日晚,张国在参与宴请时与被害人周某初次相识,趁周某醉酒之机,在餐厅前台附近及包间内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次日7时许,张国到周某所住酒店房间内又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国违背妇女意志,趁被害人醉酒之机猥亵被害人,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公诉机关指控张国犯强制猥亵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张国无认罪、悔罪表现,应依法惩处。据此,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相关新闻:

“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张国妻子称不服判决将上诉


6月22日,“前阿里女员工被猥亵案”有了新进展,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强制猥亵罪判处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当日上午,当事人周女士通过微信回复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她表示,刚从新闻上看到判决结果,“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这封判决书,我等了太久太久……很委屈,很难过,但没有人与我共情”。

张国妻子纪女士通过电话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不服该判决,将上诉。

此前张国妻子曾对媒体表示,她认为张国无罪。张国代理律师冯延强介绍,今天张国以视频连线方式出庭,“法官宣读完判决后,询问张国是否上诉,张国说要上诉。”



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宣判

宣判:构成强制猥亵罪,获刑一年六个月


2022年6月22日,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法院经审理查明,2021年7月27日晚,张国在参与宴请时与被害人周某初次相识,趁周某醉酒之机,在餐厅前台附近及包间内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次日7时许,张国到周某所住酒店房间内又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国违背妇女意志,趁被害人醉酒之机猥亵被害人,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公诉机关指控张国犯强制猥亵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张国无认罪、悔罪表现,应依法惩处。据此,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案情:

女士报警称被“灌醉、强制猥亵” 另一当事人被拘15日


2021年8月7日,前阿里女员工周某发布公开信和在公司食堂发传单的方式,控诉在济南出差宴请客户用餐时,遭到上级王某文与客户代表张国灌酒、猥亵,在公开信中,周某称已报案,等待法律制裁。

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分别以张国涉嫌强制猥亵罪、王某文涉嫌强制猥亵罪,提请槐荫区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

2021年8月25日,张国涉嫌强制猥亵罪,被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21年9月6日,槐荫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王某文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槐荫区警方对王某文终止侦查,作出治安拘留十五日决定。

2021年11月25日,阿里方面以周女士违反了《阿里巴巴集团员工管理制度》中的1、5、3项规定,解除了与当事人周女士的劳务合同。周某曾在接受大河报采访时表示,不接受这个结果,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2022年6月6日至6月7日,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一案在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案件当事人之一的张国在被拘押302天后出庭受审,证人周女士、王某文并未出庭。

“前阿里女员工案”开庭,被告妻子和律师:申请周某到庭对质被拒

6月6日,前阿里女员工事件张某被诉强制猥亵案,在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开庭。案件当事人之一的张某,在被拘押302天后出庭受审。

7日,张某的原辩护律师黄佳德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们申请了当事人周某到庭参加诉讼,接受调查和对质,但周某拒绝了。

张某妻子纪女士说,事发以来她已经300多天没见丈夫,一家人生活全被打乱。

“性侵门”反转后提出控告

2021年8月7日晚,阿里女员工周某在公司内网发长文,自述被上司王某文强迫出差、灌酒和性侵,被男商户张某在酒局上猥亵,引发热议。

8月9日凌晨,阿里巴巴公布“女员工被侵害”的阶段性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和HRG徐昆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涉事男员工王某文被辞退,永不录用,其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警方正在调查取证。

此后,济南警方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张某因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

2021年9月7日,王某文被行政拘留15日后踏上回家路,张某则因猥亵罪名成立被刑事拘留。

同年9月27日,张某妻子纪女士在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已正式向公安机关控告周某诬陷,公安机关正式受案。

2022年5月21日,纪女士在微博发声,称她丈夫已失去自由286天,“周某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出庭对质。”

2022年6月6日,纪女士再次发微博表示,案件已开庭。

张某妻子称生活全被打乱

6月7日,纪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丈夫张某被诉强制猥亵案6日已经开庭,但她没有被允许参加旁听,只能在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外面等待结果,案件要审理三天。

纪女士说,事发后他也再没有见过丈夫,家里两个孩子总是问她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她却不知如何回答。“我们的儿子还有几天就要中考了,他的学习成绩近一年下滑很厉害,我却没有任何办法。”纪女士说。

纪女士称,开庭的时间她之前并不知道,是前几天,她才从辩护律师处得到的消息。“昨天开庭前,我在法院门口本想看丈夫一眼,但工作人员不让我在那里逗留。”纪女士说,自从此事发生以后,300多天来,她与丈夫一面都没有见过。她要照顾一家老小,也没有时间出去工作,只能偶尔做点零工补贴家用,年幼的小女儿只能拜托亲友临时照看一下,生活完全被打乱。

纪女士此前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公公患有严重抑郁症,婆婆母亲重度风湿加上红斑狼疮,她自己的父亲癌症晚期靠化疗维持,还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需要她照顾,一家老小全靠她一个人撑着。

被告方曾申请周某到庭对质

纪女士说,他们希望此案的重要当事人周某出庭对质,但对方不肯出面。



纪女士微博截图

此案此前由黄佳德和王春丽两名律师代理,但是因为开庭时间一拖再拖,后来黄佳德律师因为疫情原因无法继续参加辩护。7日,黄佳德律师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去年在代理该案时,申请了人民陪审员组成七人合议庭,同时申请了重要当事人周某到庭参加诉讼,接受调查和对质。法院同意并通知了周某到庭,但周某拒绝了。后来的辩护律师又申请了重要证人王某文到庭,王某文表示愿意到庭说明情况,但法院没有同意。

王某文律师郑晓静也向记者证实,王某文确实表示愿意到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