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成性犯罪法外地?她举报联合国官员 反遭开除!

6Park 时事 1 week, 6 days

2008年,15岁的海地女孩Djordjina Sejour还是一个中学生,那时,她的家庭非常贫困,总是吃不饱饭。



一听说能在联合国驻海地办事处拿到饼干,Djordjina想都没想,放学以后穿着校服就跑了过去,她天真地以为,只要到了那里,军人们就会给她食物,没想到,等待她的却是一场噩梦——她遭到了士兵的强暴....

她的下体随即开始流血,有小孩见到她的惨状,立刻跑去向他人呼救,可等大家都赶到的时候,强暴她的人已经不见踪影。

转天,全校都知道了她的遭遇,同学们欺负她、羞辱她,学校也把她开除,直到今天,这件事还是Djordjina心里一道深深的伤疤。

她觉得自己没有被当作人来对待,被强暴时,她和动物没有什么区别....



当地记者将Djordjina的故事记录下来,报告给联合国,希望能讨个说法,后来,几个工作人员的确来看望了她,问了问题,给她带了些食物,但整个过程都非常敷衍,避重就轻,她遭到强暴的事,被一带而过。



随着Djordjina的遭遇曝光,类似的事件越来越多地浮现出来,受害者不只有女人,孩童、还有年轻的少男少女,都是联合国士兵性侵的对象。

在整个海地,有着和Djordjina同样经历的人,数不胜数。

-2010年,一场猛烈的洪灾侵袭巴基斯坦,作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的一员,救援人员Kristie Campbell被派到灾情现场,负责调度直升机、气垫船等运输工具。



每当和别人提起自己的工作,大家都以为Kristie面对的危险主要来自于外部,她经常出要入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等战乱国家,在枪林弹雨中穿梭,

但人们不知道的是,Kristie身边最为危险的,其实是她的上司——前世界粮食计划署安全主任Mick Lorentzen。



粮食计划署的救援人员大多签的都是短期合同,Kristie也不例外,当时她想要让工作更稳定一些,如果能换到签永久合同的岗位,就再好不过。

有天晚上,在酒吧里,Mick告诉Kristie:“你应该来给我工作,我能给你提供一个永久的职位,没有任何问题,咱俩都是一样的。”Kristie又惊又喜,觉得自己得到了上司的赏识,

可对方的下一句话,彻底打破了她的底线,Mick问到:“所以你什么时候和我上床呢?”

Kristie找不出词语来形容当时的感受,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她不停地责骂自己:“我怎么会这么傻.....”



对方显然把职位当作了一种交换的条件,“我提拔了你,你得拿点东西来回报我吧?”

她左思右想,怎么都没办法接受,一定要把上司的嘴脸告发出去,但当时有紧急任务,忙得不可开交,她没有时间来处理此事。

在别人的推荐下,她找到心理咨询师,叙述经历,一开始,对方很有耐心,将她的遭遇一条一条都记了下来,也不断表达着同情,怒斥这位上司的做法太过分了,同时,还鼓励Kristie把事情同调查部门反馈。

咨询将要结束时,对方试探地问了问Kristie,骚扰她的人是谁,她迟疑片刻,还是讲出了Mick的名字。

一瞬间,这位咨询师态度大变,一把推开刚刚做好的记录,说:“实在对不起,爱莫能助,他也是我的顶头上司。”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Mick又在联合国平安度过了7年,直到2018年才离职,

同年,Kristie也收到了来自于联合国的回应,因为“证据不足”,她的投诉无法成立。

-联合国的资深员工,豁免于所有国家的法律,只要联合国不主动撤除法律保护,就没有人能够逮捕他们,

因此,对于性侵者来说,联合国成为了一个无比“安全”的地方。

“在联合国总部,每一天,每个角落,都发生着性侵、性剥削和性骚扰的事件。”在联合国工作了14年,前艾滋病规划署高级顾问Martina Brostrom这样说道。



2015年,在曼谷的一次工作活动中,Martina被她的上司——艾滋病规划署副执行主任兼助理秘书长Luiz Loures盯上了。

因为行为举止和流氓没什么两样,Luiz早就臭名远扬。



比如说,此人嘴里不干不净,经常对女同事讲着下流的话,别人的穿着打扮,他会先用眼睛上下打量一番,然后做出评价,

开会时,如果是女性发言,他就坐在那里,直勾勾地盯着对方,但又不听都讲了些什么,



在身体接触上,此人也非常没有界限,经常不分场合,随随便便地上手摸人,有时,台下坐着几千号听众,

此外,他还会亲吻女同事的脸颊,但与贴面礼不同,Luiz会直接亲对方的唇边,让人非常不适。

Martina当然了解他的为人,在曼谷的活动上,当Luiz邀请她共进晚餐时,她连连婉拒,但会议结束后,很不巧,两人共乘同一部电梯,也就是在这里,Martina遭到了侵犯....

当时,Luiz突然向她走来,强吻了她,不停地摸着她的胸部和身体,同时狠狠施力,试图把她拖出电梯,拖进他的酒店房间。

Martina使出全部力气推他,恳求他停下来,放过自己,但Luiz非常坚持,一直在拉她的胳膊,最后,她不得不用电梯门把两人隔开,让自己能够待在电梯里面,

看到他房间前那条长长的走廊,Martina就忍不住颤抖,“我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感到非常害怕,所以拼了命也要留在电梯里....”幸好,Martina最后成功逃脱,免遭一劫。



她对此发起了正式的投诉,将情况报告给联合国调查员,但没想到,2019年,联合国认定她“捏造指控”,将她开除。

“这种报复形式非常卑鄙和伤人,就像是再一次遭到侵犯一样,这种感觉几乎将我摧毁,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

当时曾有机构来调查,发现这里的工作环境非常恶劣,充满恐惧、缺乏信任、存在报复文化,男性结成了自己的小团体,权力严重滥用,这些都有事实根据,

但结果是,直到今天,我都是唯一一个被开除的人。”



2018年,Luiz Loures平安退休,联合国对他“22年来的卓越奉献”表示感谢,他说自己从来没有骚扰或攻击过任何人,对他所提出的指控毫无依据。

3年过后,Martina收到一封来自于联合国的信,信中承认,她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受到了性骚扰”,对于2015那件事,他们先是承认Martina“所受的创伤性伤害与她所描述的情况一致”。但又话锋一转,认定调查结果“与证据标准不符”。

巧的是,艾滋病规划署的另一名女性Malayah Harper,几乎有着一模一样的经历,她在南非与Luiz参加了同一个会议后,同样在酒店的电梯中被其强吻,险些拖进房间,好在,她也逃了出来。



-根据统计,三分之一的联合国员工都曾因遭性骚扰打过报告,但这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事件被受害者藏在了心中。

在联合国纽约总部的二楼,有一个开阔的平台,名叫Delegates Lounge,很多外交官和联合国的工作人员都会在这里聊天、小憩。



每到周五晚上,这里就会开始供应酒水,很多新来的职员或实习生就会来到这里,结识新的人脉,谋求向上的机会。

久而久之,这里添了一个新的代号,名叫“肉场”(Meat Market),年轻的女实习生们沦为被捕食的对象,骚扰事件层出不穷。

性侵者们的招数已经尝试过无数次,早就经验十足,在这里,只要好好工作,背靠着那些鼎鼎有名的部门,他们的品性就不会被人怀疑,更不会与性侵犯挂钩。

而且,就算出了事,在层层保护之下,也没有任何惩罚。

一个两个坏人造就不了这样的现象,机构里糟糕透顶的工作文化才是原因,如果不采取严厉的惩罚措施,性侵者们只会变本加厉,得寸进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