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薪超过郑爽的日本牛郎,是多少女人的噩梦?(组图)

6Park 生活 1 week, 5 days

只需要喝喝酒、聊聊天、不用996、和美女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就能赚到几百万年薪。



这难道不算妥妥的人生赢家?

要问到底什么行业能这么爽,日语叫ホスト,中文言简意赅——牛郎。

东京的新宿、札幌的薄野、福冈的中州并称日本三大娱乐街。

其中,首都圈的歌舞伎町一番街,更是以遍地的卧龙雏凤而闻名天下。

这条连成龙大哥都要勇闯天涯的欢乐街,白天是游人如织的歌舞场,晚上是姹紫嫣红的烟花巷。



要想在这条街上混出点模样,必须同时兼备外形包装跟巧舌如簧。

忽略这头70年代漫画风的淡黄色长发,以及浮夸的长相,日本第一陪酒大师罗兰的业务能力,还真算得上断崖式的响当当。



他18岁从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大学退学,自愿投身陪酒业,几年间从默默无闻,一路凯歌高唱,做到了年薪五亿日元的店长。

凭借着跟女顾客不卑不亢的畅饮畅聊,忽悠对方为他买车买房。

3个小时单纯卖酒赚足1000万日元的记录,至今都是后辈们膜拜的榜样。



罗兰的有钱,实打实到惊世骇俗。

每晚居住在40万日元/晚的超豪华套房里,打醋的瓶子都是玛瑙的。

吃穿用度往极简方向靠拢,月月也得六位数起步。



高级定制的衣服多到堆不下,又租了一间套房专门盛放。

生日那天从客人手里收到的礼物,让罗兰身上的名表名包365天都不重样。



自己带不过来,就随手送小弟的习惯,更是带动了周边二手奢侈品店的生意。

从他小弟手里流出的过季淘汰品,甚至能摆满整条歌舞伎町的中古商店。



〓 客人供奉的生日礼物


疫情期间出门兜风,怕自己的劳斯莱斯魅影太过扎眼,就随手买了辆法拉利让别人扎心。



这泼天的富贵,真是看得人两眼冒光。

除了扎根本土外,这位赚钱不嫌多的语言大师还格外在意海外市场。

本着“让整个东亚的女性可以感到幸福”的人生信条,罗兰在2019年就率先打开中国市场的大门。

先是开通微博,狂按翻译机和网友隔空对聊;



又在短视频平台上,配合中国游客频频出镜。



卷生卷死的敬业态度,马首富看了都得说一句“福报”。

随之而来水涨船高的身价,又让他直接从单小时50000日元上调至100000日元。

赚钱的速度也是让人心惊肉跳。

正所谓,雏凤清于老凤声。

陪着15个美女逛街、吃饭、唱K游玩一次,一分没花就维护了客户关系,还顺便拿到了百万日元的酒水订单。



好家伙,真是赚钱赚到手软,数钱数到心慌。

更重要的是,每个心甘情愿给他买酒的美女,非但没有对这种“供给制”爱情感到不满,反而前仆后继争先拿钱买下专供权。

开上几瓶香槟,就能让花美男们拜倒在自己裙下,体验一次爽文里的女王;



在陪酒业题材的影视剧里,酒池肉林的奢靡生活都是相似的,而被牛郎榨干的受害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和大多数人认知里,沉迷牛郎店的女性都是没姿色的老姑婆不同,深陷困局的多是年轻貌美的20代白领。

经济不景气造成的就业机会减少,让年轻女性在就业市场越来越边缘化。

每个日剧中被迫温温柔柔端茶倒水的女职员,才是职场现状。



往前一步,是削尖脑袋都挤不进去的东京职场。

往后一步,是看似风光实则步步为营的家庭生活。

在现实压力和迷茫面前,她们误认为及时行乐,才能麻醉孤独空虚的神经。

提供情绪价值的牛郎,就是最能疗愈的消费密码。



可是,在现实生活里,沾上牛郎的日本女孩,真的能逃得掉吗?

这才是最险恶的“单身杀猪盘”。

写到这儿,局长突然理解了牛郎表面潇洒又富有的生活从何而来。

比起正经搬砖上班,从无数年轻女性的痛苦与无助中榨取金钱,当然更是门无本万利的捞偏门买卖。

从这个角度看,有些为早先羡慕这种“人生赢家”的想法感到一丝罪恶了。

如果说努力提供情绪价值,让人体验快乐,这样的钱还勉强可以赚。

那操控受害者思维,误导她们的人生,这笔帐该怎么算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