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国两制浴火重生?未来能否保国际化成疑(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2 weeks




习近平(右)与宣誓就职后的李家超合照 2022年7月1日 © 直播截图

廿五年前的七月一日,英国把治下的香港交还共产党执政的中国,而中国则承诺保持香港原来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容许在一个国家之内,实行两种制度,这「一国两制」方针,刚好走完上半场。

在今天的香港回归中国25周年特别节目里播出对香港经济学者庄太量、社会学者钟剑华和中国事务评论员程翔的专访,回顾「一国两制」的落实为何出了岔子,以及展望中国在政治上实行一国制度、经济上拥抱两种制度的如意算盘能否打响?香港可否在未来25年保持国际化不衰退?

「同留在海港 同聚焦于前方」,这是港府为庆祝香港特区成立25周年的主题曲之中的歌词,有这样的呼吁,可能正正是因为近两年是香港回归四分之一世纪以来最多人移民的年份,亦是英国在1997年7月1日把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按《中英联合声明》交还共产党执政的中国之后的第一次移民潮。

根据入境处资料,自2019年年中反对修订逃犯条例风波以来的两年半,已经有超过25万人净流出香港,人数比香港从1996年到98年,即回归前后三年,有大概9万人取得移民所需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书」多了近两倍。

移民潮的出现,反映了港人对政府和社会的不满,亦透露了对前景的忧虑。根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以至后来的香港民意研究所的连续性调查,97年7月,港人对政府的满意度净值是百分之22.5;但到了今年初,就变成负百分之48。民研的民调亦显示,港人对北京承诺保持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方针,亦已失去信心,由97年回归时的信心净值高达百分之45.5,到2018年之后大部分时间的信心净值是负数,而到了2020年时,更有超过六成受访者表示,对「一国两制」没有信心。

这情况,部分与中国政府加紧管控香港,引入《港区国安法》和新选举制度有关,但对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说,现时中央拥有香港全面管治权的说法,才是他心目中「正确」理解的「一国两制」,而近期以强硬手段对付香港则是因为2019年的所谓「黑暴」。

然而,时事评论员程翔指出,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上半场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中共一直以一种防备的心态看待香港,并不断违背对香港的承诺逼出来的, 包括特首和立法会议员由普选产生的「双普选」至今还未落实。

程翔:【他们当时候已部署好,一要防范英国留下来的地雷,二要防范英国走了以后,美国就来填补这个真空,继续利用香港来颠覆中国,这些看法导致中共没有办法客观看待香港问题。 2003年那场50万人的抗争,她不去好好考虑为什么会迫使香港要走上街来抗议,她就把那场抗议看成是英国政府在背后策动。那个时候,我就跟港澳办有些人说,他们(指港澳办)就跟我说,你们香港20万(应为50万)人走上街头反中央,你们不可能有普选啦。果不然, 2004年人大就通过释法,否决07年双普选,然后又搞第二支管治队伍,然后(习近平)又搞一个「三权」合作,然后又出来一个(2014年“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全面颠倒了我们对基本法的认知,这样才会导致占中运动,才会导致以后一系列的抗争。所以是中共不断在改变她对香港的承诺,然后就说是2019年的抗争导致中央对香港采取强硬的措施,这完全是颠倒黑白的说法。其实我觉得她一直在动香港这个奶酪,只是找不到一个借口。好啦,那么现在趁你这个修例形成的一种大规模抗争,她觉得机会来了,直接管理香港,马上把香港完全控制起来。 】

-----------------------------------------------------------------------

不过,已退休的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不认为中国一直都想以大陆那一套来套在香港身上,他指出,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提出四个现代化,政治改革亦提上议程,期望建立比较开明的管治,而朱镕基、胡锦涛,甚至温家宝等领导人都曾讲过,政府要更加问责,可见领导人当初是真的想把香港作为一个实验,而为了证明中共的开放,基本法对香港的政治发展是写得很比较宽松的,并限制北京的中央驻港机构不能对香港事务指指点点。但自2007年之后,情况有所转变,而北京现任领导人亦没有再谈现代化。

钟剑华:【所以最大的关键是在2007年之后,我相信他们要面对一个问题,就是香港的政改真的要起步。那个时候,中国已经经过两轮的改革开放,改革后,他们政府的信心大了,第二是他们更加不能接受不同意见,当她面对挑战的时候,她就比以前更有能力去加以打击,而且整个体系造成一个制度性后果,就是他们层层的官僚体制、他们每一层政府都不愿放权,只有把权力紧紧握在手里才能从权力中得到最大的经济好处,所以很多干部,不单是高层干部,很基层的官员,他们都须透过控制政治权利才能得到经济利益,包括投资房地产,得到工资以外的灰色收入。在这情况下,造成一种体系的、整体性的一种阻力,不愿意把权力开放,所以我相信,这个改变很难说从一开始就有计划的,可是呢,就是他们那种体制造成的一个后果。 】

-----------------------------------------------------------------

庆回归主题曲中的一句歌词是:「寻梦者启程起跑线 在这狮子山下冲线 愿这香港同心一起创建」,这句歌中提及的起跑线,显然是经国安法和新选举制度营造的爱国者治港,这是掌权者眼中,香港「由乱转治、由治及兴」的拐点,期望民众为香港「五十年不变」的下半场一起创建。

但问题是,民主自由大倒退的香港,强调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香港,下半场会否变成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国际金融中心风光不再?

对此,中文大学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所长庄太量认为,毋须忧虑,他指出,经济上的国际化,就是香港在全球金融中心的排名,而根据「全球金融中心指数」,香港在过去十五年一直排名前列。

庄太量:【全球现在有一个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 (GFCI),现在已有15年,从2007年到现在,我们这个排名,大部分时间排第3,到第6,第一第二都是纽约跟LONDON,最近一次跌是2019年9月和20年3月,从第三跌到身6,主要就是因为政治不稳定,那从2020年7月香港立了国安法之后,这个排名从第6排到第5,然后第3,第5第4第3,现在是第3,所以香港现在还是过去,25年过去,我们还是全世界、在亚洲排名第一,在全世界排名第3的国际金融中心,所以香港的国际化还是存在的。 这个国际金融中心排名里面,没有一个是民主的程度,没有,只有社会稳定、政治稳定,因为你有稳定的社会,所有投资就可以计算回报。 】

庄太量预期,香港的国际地位不会受缺乏民主和融入大湾区影响,只要人员和资金继续自由流动便可保持她的国际地位。

他说:【所以香港现在也是、将来也是一个国际平台,我们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那个根根本没有改变,我们还是资金自由进出;人,自由进出香港。然后我们还是用普通法。 当中资占香港,过去25年是越来越多啦,但这是大方向、大潮流。现在香港股票里面,包括恒生指数里面,都有超过百分之五十是国内有关的一些公司,用这个来看,我们是比较中国化,但是我们的债券市场、外汇市场,也有国际资金在。 香港国际化方面还是发展比国内很多城市快,香港的国际化也不会因为我们要打进大湾区而变成一个国内城市,不会这样子,因为我们在制度上跟中国还是有根本的分别、根本的差别。 】

-------------------------------------------------------

评论员程翔认为,国安法生效后的香港将全面大陆化,相信「一国两制」的下半场,难保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国际化不退。

程翔:【还没公布国安法之前,这种大陆化的情况已非常明显;通过国安法以后啦,根本就全面大陆化,以后25年,我觉得香港会很快很快就变成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

一国两制构想里,中共一直是政治要一国,但经济上巴不得有两制,因为保持香港经济上的两制对她非常有好处,现在她自吹经济是世界第二,但是她吸收外资,百分之七十还是成经过香港,到今天为止。譬如你人民币跟港元挂勾,就等于是一个convertible currency,一个可以流通的货币。但是呢,一个城市的功能是整体的,你不能够说我单要你经济的特点,把你与经济相配套的政治制度把它废掉,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很简单,譬如资讯自由,如果资讯不流通的话,你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怎么去保存?人家对你政治制度开首怀疑,没有信心的话,你很多配套,跟资本主义很多配套的东西都会慢慢受到怀疑,所以我觉得早晚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将不保。 】

-------------------------------------------------------------------------

社会学者钟剑华更指出,中国的制度性阻止开放力量本来已经令「双普选」未来25年难以在香港落实,而中港政府现在强调,香港并非殖民地,更是为收回承诺作铺垫。以现在的发展,香港的国际地位虽然暗淡,但仍有变数。

钟剑华:【如果你不承认香港曾经有这个主权的问题,香港也不是殖民地的话,那他们在中英联合声明跟基本法所说的,「维持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不变,维持香港原有的制度」这个说法,就不再有意义啦。所以我相这个都是针对这一点,就是要否定自己以前曾经作出过的种种承诺,移除以后,就可以更光明正大推动她那种威权政治体制,不再需要跟你们讲「双普选」呀,不需要再理会以前所讲的法治呀、自由呀。

廿五年不是一个短的时间,如果沿着现在这个路径做下去的话,加上现在对年青世代在进行一套洗脑教育,慢慢就会香港社会的性质改变。现在很多人离开了香港,他们在海外能不能够继续把这种声音延续,延续之后对香港又构成什么影响?这是一个关键。也有可能把中共那个意图、大致的流程拖慢一些,中国内部的社会矛盾跟这个制度造成的一些问题,未来也有可能推动一些我们意料不到的一些转变,只要国际社会继续对香港的情况保持关注,海外很多香港人能够延续这种记忆的话,我相信,香港的情况不能这么快判定它一定没有转机啦。 】

以上是香港回归中国25周年特别节目,由本台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采访、主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