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天然气输欧管道将关闭11天 美国趁虚而入暴赚(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2 weeks

进入7月,滚滚热浪如约而至。然而,让欧洲领导人和企业汗流浃背的不是夏季热浪,而是迫在眉睫的“寒冬”。

就在欧洲各国为冬季囤气而四处奔走时,俄罗斯宣布7月11日至21日关闭“北溪-1”天然气管道进行维修。目前俄罗斯对欧天然气供应正逐渐减少,据美联社称,通过“北溪-1”管道流向德国的天然气已减少了60%,对意大利的供应也减少了一半,对波兰、保加利亚、丹麦、芬兰、法国和荷兰的天然气供应则已完全停止。

此次停气维修更是引发德国等国家高度紧张。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2日发表担忧称,此次维修可能是完全停止供应的开始。《泰晤士报》4日援引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CEBR)称,如果俄罗斯停止天然气供应,欧洲将“几乎确定”严重衰退。

欧洲“气荒”之际,美国趁虚而入,据彭博社7月1日消息,根据国际能源署数据,美国6月向欧洲供应的液化天然气(LNG)量首次超过了俄罗斯通过管道输送的天然气量。《纽约时报》指出,将天然气转移到欧洲的,不是美国总统拜登等政客的承诺,而是天文数字般的价格——目前的价格是两年前的9倍左右。



“北溪-1”与“北溪-2”天然气管道线路。图自德媒

彻底断气的开始?

据俄新社7月2日报道,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宣布,7月11日至21日将暂时关闭“北溪-1”天然气管道线路,进行为期11天的例行检查维修。

本是例行维护,但却引发德国等国家高度紧张。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2日发表担忧称,俄罗斯可能在本月计划的维护停工之后,继续暂停“北溪-1”管道的天然气供应。

“你看到了一种方式,这可能导致这种情况。”哈贝克2日告诉《时代周报》。

“这是有可能的,为了让德国的整体物价和能源价格保持上涨,并破坏德国的团结一致。在这一点上,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无法排除这种情况。”哈贝克警告称。



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 图自澎湃影像

美联社等报道称,俄罗斯通过“北溪-1”天然气管道输送的天然气近期已下降了60%,通过土耳其溪(TurkStream)管道流向保加利亚的天然气下降了50%,对意大利的供应减少了一半,对奥地利、捷克和斯洛伐克也有所减少。波兰、保加利亚、丹麦、芬兰、法国和荷兰的天然气供应则已完全停止。

“断气”压力之下,德国6月23日宣布,启动天然气紧急计划第二阶段。在名为“警戒”的第二阶段,相关立法将进行修改,天然气将优先用于储备而不是发电。

德国联邦网络局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日,德储气库已注入61.03%的天然气,与11月之前存满90%的目标依旧相差甚远。天然气短缺引发了各行各业的担忧,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负责人,联邦网络局局长克劳斯 · 穆勒(Klaus Mueller)2日呼吁居民节约用电,思考冬天时“房间是否可以再冷一点”。

德国工会联合会(DGB)主席法希米(Yasmin Fahimi)3日在接受《图片报》采访时警告称,德国的整个工业都面临崩溃。“由于天然气供应受限,包括铝、玻璃和化学工业在内的所有工业部门都面临永久性崩溃的危险。这样的崩溃将对德国的整个经济和就业产生巨大影响。”

“几乎确定”经济严重衰退

英国《泰晤士报》4日援引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CEBR)称,如果俄罗斯停止天然气供应,欧洲将“几乎确定”严重衰退。

这家经济咨询公司称,在俄罗斯对德国的天然气出口大幅减少之后,欧洲能源危机“达到了新的恶化水平”,经济衰退的风险上升到了40%。

“随着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正在争夺有限的天然气替代来源,价格已大幅上涨。”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指出,由于大多数东欧和中欧国家高度依赖俄罗斯天然气,今年冬天欧洲经济衰退的风险约为40%。



《泰晤士报》报道截图

英国《卫报》4日同样报道称,经济学家表示,由于担心俄罗斯可能完全停止供应,以及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欧洲面临着越来越大的衰退风险。

拥有大量全球业务的日本投资银行野村表示,预计欧洲经济将在2022年下半年开始收缩,衰退将持续到2023年夏季, GDP预计将下降1.7%。

“气荒”加剧也令近来屡创新高的欧洲通胀率再次承压。《卫报》称,欧元区6月份通胀年率达到8.6%,为1999年欧元区成立以来的最高水平。

“很明显,在欧洲天然气短缺的情况下,严重的衰退几乎是必然的。”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CEBR)的经济学家纽菲尔德(Kay Neufeld)和凯克(Jonas Keck)指出,“这是因为欧洲国家不仅通过能源互联互通,而且通过高度整合的供应链相互联系”。

“天然气供应紧张将导致消费者的能源价格进一步上涨,增加通胀压力,并在家庭可支配收入中占据更大份额,这本身就是一种衰退风险。”两位经济学家指出。

美国趁虚而入:价格为两年前9倍

就在俄对欧天然气供应逐渐减少之际,美国趁虚而入,对欧天然气出口持续增加。

据彭博社7月1日消息,根据国际能源署数据,美国6月向欧洲供应的液化天然气(LNG)量首次超过了俄罗斯通过管道输送的天然气量。



装载有液化天然气的“伦敦号”货轮在鹿特丹港中航行。图自彭博社

国际能源署执行董事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6月30日发推称:“俄罗斯最近大幅削减流入欧盟的天然气流量,这意味着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欧盟从美国通过液化天然气进口的天然气,超过从俄罗斯管道进口的天然气。”

《纽约时报》称,2022年前五个月,欧洲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增长了50%以上。今年2月,美国总统拜登同意确保今年至少再向欧洲输送150亿立方米天然气,相当于从俄罗斯进口的10%左右,这一目标已经实现。

数据显示,美国向欧洲供应的液化天然气量从2021年1月的约4亿立方米升至今年6月的约42亿立方米,而同一时期的俄罗斯管道输送天然气量则从121亿立方米大幅下降至约41亿立方米。



美国6月向欧洲供应的液化天然气(LNG)量首次超过了俄罗斯通过管道输送的天然气量。图自彭博社

来自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增加,一定程度上帮助欧洲弥补了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短缺。

然而,液化天然气的价格很高。此前液化天然气的主要买家是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但今年前5个月,亚洲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降低了约8%。

《纽约时报》指出,帮助天然气从亚洲转移到欧洲的,不是拜登等政客的承诺,而是天文数字般的价格——目前的天然气价格是两年前的9倍左右。欧洲支付的天然气价格大约是美国客户支付价格的6倍。

“欧洲价格必须上涨才能吸引来自亚洲的货物进入欧洲,以填补俄罗斯造成的空缺。”美国投行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尼尔·贝弗里奇(Neil Beveridge)说。“这需要一些非常高的价格才能做到这一点。”

卡普拉能源公司(Capra Energy)的总经理塔米尔·德鲁兹(Tamir Druz)6月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指出,欧洲面临激烈竞争,储存量的增长将以亚洲库存为代价。“亚洲和欧洲之间的不平衡越来越严重,欧洲储存量的增长是以亚洲库存为代价的。”

根据行业标准,目前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约为每百万英热单位(mmBtu)40美元。如果换算成石油,这相当于每桶石油200多美元,大约是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当前价格的两倍。

即便激烈争夺,在有限的能源市场下,《纽约时报》指出,欧洲的能源问题似乎没有快速或简单的解决方案。未来几年内没有足够的液化天然气,来取代所有俄罗斯天然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