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卖鱼因超高颜值爆火 当事人回应:没有团队(组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1 week

7月3日结束工作后,小玥突然发现自己火了,冲上了多个平台的热搜第一。

两个多月前,小玥回到家乡四川隆昌胡家镇帮父母卖鱼,为了“多一份收入”,她开始做短视频和直播。

大多数网友认为视频和直播中的她杀鱼切片动作娴熟,靠劳动挣钱很美;但也有部分网友质疑她在炒作自己,甚至指出她背后有策划和运营团队。随后,相关话题再度引发关注。



“卖鱼女”因高颜值火上热搜“

特别意外,也高兴,有点惶恐。”火上热搜后,小玥一晚上没怎么睡好觉。



有网友特意去她所在的市场“打卡”,直呼“原相机拍摄都很漂亮”,小玥则称“只有认真工作的时候才最有安全感,美貌不值得一提”。

在网络走红的视频中,小玥杀鱼切片动作娴熟,众多网友因此力挺她,认为她是卖鱼的“老手”,如此技术“没几年练不出来”,她靠自己的劳动挣钱很美。

但也有部分网友质疑,小玥是在炒作自己,背后有策划和运营团队,甚至说她“开直播就是为了捞钱”。



小玥杀鱼切片动作娴熟

家里卖鱼,从小就帮忙

直播只为“多一份收入”

7月4日8时30分许,红星新闻记者在隆昌市胡家镇农贸市场找到小玥时,她正在杀鱼切片。其母亲也在店里帮忙。不一会儿,父亲骑着摩托车送来一桶活鱼。

在她身前,是简单的直播设备,直播架上补光灯用透明胶带缠绕着固定。此时,她正在直播,时而也和直播间的网友互动。一名说着当地口音的男子在现场观看,他称,自己此前曾在湖南工作,火上热搜的视频是他拍摄的。



直播中

结束直播后,小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5岁的她此前在成都、重庆、内江、自贡等地打工,主要从事餐饮行业。她的父母,在老家的农贸市场卖鱼已有一二十年了。

“在外面,感觉不好发展,加上家里经常关心自己。”小玥说,去年10月,她回到老家帮父母卖鱼。因为从小便帮父母卖鱼,她从最初的“扯口袋”到七八年前开始偶尔帮忙杀鱼,几年下来,自己也慢慢学会了杀鱼切片。

她称3分钟左右就能完成一条普通大小的鱼的宰杀和切片,杀过最大的鱼有七八十斤。“这么大的鱼,一个人杀不了,要几个人。”

“我回来前,主要是父亲杀鱼。”小玥还说,她回家后,杀鱼主要由她完成,母亲负责称重收钱,父亲采购和送鱼等。每天早上5时许,她便起床准备,6点过来到店铺,忙到11时许。



小玥在直播杀鱼切片,母亲在一旁收钱等

谈及直播,小玥称,一家人每月卖鱼的收入有五六千,她开直播只是为了“多一份收入”。

“没想过要做网红,要大红大紫。”她说,自4月开播以来,两个多月里,她几乎每天早上都会直播2个小时左右。进入直播间的人数也从最初的几人,慢慢增加至几十人,几百人,几万人,最多时上了10万。此外,她也在抖音上更新短视频,内容多与卖鱼有关,单条视频的最高播放量300多万。

小玥在抖音上名为“渔妹妹”,平台显示,自4月27日以来,小玥几乎每天早上都会直播两个小时左右,41条短视频中,最高点赞量超7万。

但谈及直播带来了多少收入,小玥并未透露。

否认背后有团队

“从来不看私信,但评论会看。”小玥说,7月3日早上至4日中午,因为突然火了,她在抖音上的粉丝增加了近10万,从48万多增至57万多。而此前,每天的粉丝多增加几千,最高一天增加约5万。

小玥的表哥陈先生称,妹妹说不在乎,但还是在意网友评论,“看到别人骂,也会想……”

面对网友质疑,小玥称,自己背后并无团队。“要说团队,那就是家人。”她和陈先生说,平时直播都是她一个人在做,表哥帮她拍摄和简单剪辑一些视频,由她发布在抖音上。

姨妈则说,她和亲戚就是帮忙“点赞”。



与网友互动

小玥在抖音上发布的视频大多比较单一,但在5月初的视频中,有带着话筒的视频风格与遂宁某网红相近。她和表哥也透露,早期,有“网红公司”找过他们,但后面拒绝了。“配合拍了两条,后面就没拍了。”

小玥火了之后,有网友赞美她为“卖鱼西施”。谈及因高颜值走红,她表示,自己20多岁,也是新时代女性,在爱美的同时,把工作完成才是最美的。“这种(爆火)来得快,去得也快,要放平常心,平常心对待。”

陈先生还称,此前,有在内江开店的朋友让小玥到店内拍条视频,但被他拒绝了。在他看来,如果表妹到店里吃饭被拍了还行,但专门去拍就有些刻意了。

关于是否有外地网友到现场“打卡”,陈先生说基本没有。“有不认识的人来拍,但很少,应该也是本地人。”小玥说。

“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才是对的。”小玥说,她也感谢网友对自己的鼓励,也希望网友多给她一些时间,让她进步。

会考虑带货

杀鱼卖鱼很辛苦,只想努力过得更好

“每天杀鱼后,手都是酸痛的。”小玥说,不仅如此,因有时没戴手套,她时而会被鱼鳞划伤。几天前,因为店里停电,她杀鱼到中途,还轻微中暑,母亲为此买来藿香正气液让她喝。“冬天,手上长冻疮,加上水很冰,手都是麻木的。”



被鱼鳞划伤的手指

不仅如此,除了杀鱼,她每天下午还要陪着父亲去采购第二天需要卖的鱼。“一般是去批发的地方拿,有些养鱼的卖鱼,我们还要下水去网鱼。”她还说,“晚上一般凌晨快1点睡觉,有时3点才睡。”

小玥和表哥透露,此前,有厂家找过小玥带货,但她没考虑好,并未同意。“不会因为红了后,就有很多想法。就算有想法,暂时也先继续干着。

谈及今后是否会带货,小玥表哥称会趁热度考虑,小玥则表示“不带又觉得可惜了”。

小玥表示,她只想安静地完成工作,努力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美好。

表哥陈先生则说,他用手机拍摄视频,也不专业,火了后,他只想“把画质整好点”。

应当事人要求,小玥为化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