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这场败局 极具象征意义 取消关税迫在眉睫?(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1 week

据新华社消息,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财政部长耶伦举行视频通话。双方就宏观经济形势、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等议题务实、坦诚交换了意见,交流富有建设性。

此前一天,《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在美国经济形势日益严峻之际,经过数周的权衡和讨论,预计美国总统拜登将很快决定撤销部分对华商品加征的关税,最快本周宣布。

“曾经肆意挥舞关税大棒、几乎百战百胜的美国,终于碰了钉子。”前中国驻旧金山、纽约总领事馆经济商务参赞,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何伟文在接受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专访时表示,贸易战没有赢家,美国妄想单方面利用关税打击他国,自己全身而退,那是一种幻想。

“政客想用政治来扭曲、破坏经贸,他可能得逞于一时,但绝不可能赢得最终的胜利。”何伟文说。

一份报告给出的警告

知事:近来,美媒频频传出拜登政府正在考虑撤销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消息,此时机的选择有何考量?

何伟文:首先是经济原因。美国5月通胀率达8.6%,创40年新高,已逼近1981年美国经济危机下9.1%的通胀率。

究其根本,和欧洲通胀率高主要是受能源、粮食等外在因素影响不同,美国的问题在于错误的货币政策,是自身原因。因为剔除能源和食品的核心消费物价指数仍上升了6.2%。

美联储过去犯了两个重大错误:一是过早大幅降息,后继乏力。2020年3月,美国新冠疫情暴发之初,为了挽救股市以保住连任的希望,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施压美联储,罕见地降息至零,并启动无限度量宽,美联储一下子打光了手里的所有“子弹”。



2017年,特朗普宣布下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发布会现场。图源:视觉中国

二是反应失灵。去年8月,美联储“二把手”克拉里达在讲话中称,美联储很可能在2022年底前达到预期目标,并在2023年开始再次加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非但没料到通胀会如此严重, 甚至直到今年1月,他还误认为通胀是短期的。即便他后来承认判断错误,也没有更好的应对之策,只能疯狂加息。

6月,英国《金融时报》和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对49名顶尖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70%的专家预计美国明年将出现经济衰退。

此前,美中贸委会和牛津经济研究所的报告显示,对华贸易战使得美国的GDP在2018—2019年度减损1080亿美元,损失24.5万个就业机会,家庭实际收入减少880亿美元。如果再不撤销,到2025年,美国的GDP将至少减损1万亿美元,工作岗位减少73万个,家庭实际收入要减少上千亿美元。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证明,如果把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拿掉,美国的通胀率可以缩小1.3个百分点。



7月4日,拜登在白宫南草坪出席独立日庆祝活动。图源:视觉中国

其次是政治原因。11月中期大选临近,美民众对经济的悲观情绪正在冲击拜登的支持率。6月底,美国民调数据聚合网站RealClearPolitics显示,拜登的平均支持率为38.8%,创历史新低,56.9%的美国人对他的表现不满意。为挽救支持率,拜登政府必须尽快降通胀、保增长。

此外,拜登政府也会将通胀加剧的原因归咎于前任特朗普错误的关税政策,并借此打压共和党。

一个不同寻常的细节

知事:《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称,拜登政府在是否削减对华关税上尚存分歧。财政部长耶伦和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一直在推动撤销关税以对抗通胀,而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等其他官员则试图维持关税以继续对中国施压。您认为拜登政府最终能否顺利地取消对华加征的关税?

何伟文: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在任时,对华加征关税是由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宣布、总统签署批准后执行。而现在拜登却将此事交给美国商务部负责,这种安排本身就已经说明,拜登政府认为美国过去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失败了,要把这一页翻过去。

戴琪也承认这一点。根据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此前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和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证词,她认为对华贸易政策的关键词应是“重构”,现在美国要增强基建能力,提高竞争力,和盟友一道用“印太经济框架”在亚太地区围堵中国。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资料图。图源:视觉中国

戴琪认为,如果此时撤销加征的关税,无异于扔掉了筹码。然而,目前最令拜登焦头烂额的是美国内经济问题,相比遏制中国的长期战略,降通胀具有现实紧迫性。最后“胳膊扭不过大腿”,拜登政府已开始考虑取消部分加征的关税。

一场极具象征意义的失败

知事:当初特朗普政府发起对华贸易战的目标实现了吗?拜登政府废除对华加征的关税是否昭示着美国对华贸易战的失败?

何伟文: 从贸易角度看,特朗普政府时期对华加征关税有三个目标:一是吓唬中国;二是遏制中国的高技术发展;三是缩小美国对华贸易逆差。

然而这三个目标全都没有得逞:第一,中国不是吓大的,且有言在先,若美方一意孤行对华采取任何新的加征关税措施,中方必会采取反制措施。美国于北京时间2018年7月6日中午12点开始加征关税,中方于一分钟后对美按比例加征反制关税,中国根本没有被吓到。

第二,美国并没有成功遏制中国高技术发展,相反,中国正按照原计划稳步发展,速度还略有提升。

第三,贸易逆差反而扩大了。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对美出口5761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比2017年(美对华加征关税前)增加了34%。就2021年单年来看,中国对美出口增加了27.6%,对东盟四国增加了26.1%,即对美出口增长速度高于未对中国加征关税的东盟。



美国1月贸易逆差创新高。图源:视觉中国

据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此前的统计,美国消费者承担了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92.4%的成本,只有7.6%的增加成本被中国吸收。再次证明了美对华加征关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们可以认为美对华发起的贸易战失败了。

这场失败极具象征意义。曾经,美国肆意挥舞关税大棒,几乎“百战百胜”,日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上世纪80年代,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如日中天,令美国感到了威胁,立刻对日本实行“休克疗法”,对半导体产品加征100%的关税,连续几年下来,日本半导体行业退缩到仅占全球市场的6%,将霸主地位拱手让给了美国。

此次,美国却在中国面前遭遇滑铁卢。虽然这并不是美国第一次在贸易规则上碰钉子,但却是美国损失最大的一次。

当前,世界市场已经连在了一起,各国在供应链、产业链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贸易战没有赢家,美国妄想单方面利用关税打击他国,自己全身而退,那是一种幻想。如果美国不思改过、一意孤行,将来还会失败得更多、更惨。

一个至关重要的道理

知事:美国对华贸易战的失败意味着什么?

何伟文:美国离不开中国市场。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美国企图将中国大陆排除在半导体供应链外,排除得掉吗?据美国半导体协会统计,2016年至2021年,美国英特尔、高通等11家半导体巨头对中国的芯片出口从562亿美元增加到854亿美元,增加了51%。

如果离开中国市场,美国这个全球最重要半导体出口国的“宝座”也就没了,这些半导体巨头也将因研发投入不足而面临生存危机。



2021年4月,美国白宫举行“芯片峰会”。图源:视觉中国

这表明一个至关重要的道理:客观的经济规律是不以政治家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政客想用政治来扭曲、破坏经贸,他可能得逞于一时,但绝不可能赢得最终的胜利。正如诺贝尔奖得主萨缪尔森所言,“任何伟大的王者都无法改变大海中的洋流”

美国取消对华加征关税迫在眉睫?

今天(5日)上午,商务部发消息称,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进行视频通话。消息一出,引发了外界高度关注,在今天的外交部记者会上,赵立坚多次回应相关话题。

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坦诚”一词是此次通话后双方消息稿中都谈到的内容。可以看出,此次通话的氛围仍然比较积极。中方消息稿指出,中方表达了对美国取消对华加征关税和制裁、公平对待中国企业等问题的关切。双方同意继续保持对话沟通。

中方消息稿还指出,双方就宏观经济形势、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等议题务实、坦诚交换了意见,交流富有建设性,并表示“双方认为,当前世界经济面临严峻挑战,加强中美宏观政策沟通协调意义重大,共同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有利于中美两国和整个世界”。

美方消息稿中,虽然同样谈到了宏观经济形势,但并未出现与“关税”相关的字眼。而《华尔街日报》注意到,就在双方打电话前不久,美国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拜登总统预计最快这个星期宣布取消对中国的部分关税,但政府官员们还没有公开证实这一消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美方消息稿却只字未提“关税”也让外界议论纷纷。



美方对于关税 ,到底持何态度?

实际上,自今年五月以来,美方官员不止一次放出风声称要调整对华关税。

此次与刘鹤通话的美国财长耶伦是一个更加积极的“取消关税派”。面对美国的高通胀压力,耶伦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取消 “战略性不高、同时又伤害美国消费者和商家”的关税。

6月19日,耶伦对美国媒体表示,拜登正在审查对华关税政策,因为上届政府征收的一些关税“没有达到战略目的,会增加消费者的成本”,以缓解居高不下的通胀水平。不过,耶伦并未明确将取消哪些品项的关税,也并没有透露是否已经做出最后决定。

然而,美国国内并非所有人都和耶伦持有同样的观点。有参议员向媒体表示,国会两党议员都对全面取消中国进口商品关税有“相当严重的担忧”。

6月8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表示,在对华商品关税的问题上,华盛顿应把其置于美国对中国整体战略的高度予以考虑。在她表态前,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曾透露,拜登要求她的团队研究取消特朗普的一些对华加征关税方案,以应对高通胀。

6月22日戴琪在出席国会参议院听证会时,就是否取消特朗普政府时期施加的部分对华贸易关税问题表示,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是美中贸易关系中“一个重要的杠杆”,而她认为,取消关税对抑制美国国内短期通胀的效果可能有限。

外界认为,戴琪和雷蒙多以及财长耶伦的不同表态,意味着白宫内部在对华关税问题上的分歧。



从如今的媒体报道以及美方各官员所释放的信息来看,刘鹤与耶伦视频通话后,取消加征关税似乎已经有了更多眉目,而各方争论的焦点放在了“何时取消”以及“怎么取消”上。

在今天(5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在回应中用了“全部取消”“ 早日取消”两个词,这也充分说明了中方的立场。同时他也引用美国机构的数据,说明取消全部对华加征的关税对美国社会、企业、消费者而言的积极意义。

“取消全部对华加征关税,有利于中美两国,有利于整个世界。”赵立坚表示,据美国智库机构测算,取消全部对华加征关税,将使美国通胀率下降一个百分点。在当前高通胀形势下早日取消对华加征关税,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就能早受益。

关税决定进入“关键节点”?

有媒体注意到,根据公开报道,从去年6月至今,作为“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已与耶伦进行了3次视频通话。分别在2021年6月、10月以及今天(7月5日)上午。每一次的消息稿中,中方都用了“应约”一词,这充分说明在经贸领域美国有着更多的诉求,其改变现状的意愿也更加迫切。

值得指出的是,在去年10月的通话中,中方也表达了对取消美方加征关税的关切。但过了大半年以后,世界局势以及美国国内形势有了明显变化,此时中方再度表达关切有着不一样的意味。有媒体称,此次视频通话代表着关税战进入了“关键节点”。

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虽然随着美国通胀压力越来越高,面临中期选举的拜登不得不加快思考对华关税的问题,但拜登似乎有点“举棋不定”。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拜登政府有“强烈的政治动机”来降低关税,因为11月就要举行中期选举,他必须要在那之前抑制住通胀。然而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虽然抑制通胀是拜登政府亟需做的工作,但取消关税仍然会让其政府招致“对华软弱”的批评。再加上不久前有消息传出,挑起贸易战的前总统特朗普很可能将宣布参加2024年大选,此消息是否会动摇拜登取消关税的决心也备受外界关注。

昨天(4日),在由清华大学主办的世界和平论坛上,美国资深外交官、美国前代理国务卿董云裳表示,中美双方需要保证全球经济不会因为对彼此的误解或分歧而脱轨,其中“减少关税”是非常重要的一步。董云裳指出,稳定中美的关系对于全球稳定至关重要。“我们双方政府现在应该抓住机会来推动稳定,因为现在的时局非常需要稳定的中美关系。”

与此同时,外界注意到,美方消息稿中,还指责中国所谓的“非市场行为”,赵立坚今天表示,注意到了相关内容。同时他指出,美方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赵立坚表示,过去40多年的事实表明,中国经济的成功,是改革开放政策的成功,也是市场机制作用和政府作用有效结合的成功。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宝贵经验。中国的改革开放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不仅促进了中国经济发展,也为世界经济繁荣作出了重要贡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