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35岁跑非洲打工:娶非洲媳妇,生三个混血儿(组图)

6Park 生活 1 week, 4 days

我叫王国军@王哥在赞比亚。我出生农村,家里有七个孩子,无力供我读书,初中未毕业就缀学,进入社会。

打第一份工时被坑,一分钱工资都没有拿到,这让我意识到只会出卖劳动力是没有前途的,下定决心学一门手艺。

我跟着村里的泥工学了三年,学成出师,进入建筑行业。却因一次失败的婚姻,促使我跨出国门,去了非洲赞比亚谋求发展。

在非洲,我做过老虎机,做过老本行,经历了从打工人到创业者的变化。我还在那里喜欢上一个非洲姑娘,与非洲姑娘成家,在非洲扎下了根,也看到了一个和想象中完全不同的非洲。



(我的全家福)


1978年,我出生于江西乐平的一个农村家庭。即使到了现在,江西仍然有不少贫困县,别说几十年前了。

记得当年在老家,亲朋好友之间因资金周转不开要借钱,都是借十几二十元。借多了,也没人拿得到出来,可见当地经济有多困难。

我们家兄弟姐妹特别多,我上面有四个哥哥,两个姐姐,我是最小的一个。要养活七个小孩,对一个靠务农为生的家庭来说,是非常艰难的。

家里最困难的时候,为了养活一家子,爸妈甚至外出乞讨过。那几年,村里乞讨的不止我家,大家会结伴出去。有人作伴,不但有个照应,好像也没那么难堪了。

那时我只有一两岁,好多事都记不得了,只记得妈妈每天都是很晚才回来,一脸的疲倦,可只要看到我们吃上东西了,她就会很高兴。

要是哪天运气好多讨了点钱,妈妈都会用手帕把钱一层层包起来,攒下来给我们上学用。



(农民都是靠天吃饭的,顶着大太阳也得下地干活)

后来,家里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妈妈没事时,会给我们讲从前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听多了,我开始对挣钱这件事有了执念。

有了钱,妈妈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上学后,我也没什么读书的天份,成绩很一般,可家里供我读书都不容易,更别说让我上辅导班提高成绩了。

我觉得既然没那个命,还不如早点出来挣钱,多少也能补贴下家里。再说了,条条大路通罗马,初中生未必不能闯出来名堂。

于是,我初中还没读完就缀学了,决定闯江湖。可是,想得好,现实却给了我当头一棒。刚毕业时,因为年龄小,我想去工厂打工厂里都不敢收我。

我只好先是呆在家里,帮爸妈干点活,等待机会。没多久,村里有个老乡承包了个小煤矿,因为老乡这层关系,我成了一名煤矿工人。

在煤矿上班比种地还辛苦。我平时负责的都是地面的活,照样辛苦。早上六点左右就得出门,晚上八九点才收工。也没有什么午休,更别说双休,节假日的了。

吃饭一般都是趁放炮爆破的时候吃,就几分钟时间,跟打仗一样。



(一到井下,就是黑暗)

偶尔还会替班下井挖矿。一到井下,就全靠头顶的矿灯来照明。

要是关上灯,眼前一片黑,都不能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比那黑多了,让人有种绝望、窒息的感觉,可没办法,还是得忍着。直到出井重见光明,才像重新活了过来。

虽然工作很辛苦,可一想到做满一个月就能有人生第一笔收入,心里就美滋滋的。我还计划着到时给家里买点小礼物。

可一个月过去了,老板却说矿上收益不好,钱周转不过来,要等两天发。又安慰我说:“老乡不骗老乡,肯定会发的。”

我相信了,继续在煤炭矿工作。可我等来等去,二个月,三个月过去了,还是一分钱工资没拿到。到四个月,我忍不住和老板大吵了一架,想让老板结清工资。可老板就两个字:“没钱!”

我就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再愤怒,再生气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也不想继续白干,离开了煤矿。这件事让我意识到,老老实实地打工是没有出路的,给不给钱,给多少钱都别人说了算,别人想换你就换你,你根本没主动权。



(学泥工,就是从一块砖,一根线开始的)


我决定学门手艺。有手艺,虽然也是打工,可比会干力气活的腰杆硬多了。要是手艺好,还能挑活干。

以前农村,木匠、瓦匠、电工,所有工种都带徒弟。家里条件不好的都会把儿子送去学一份手艺,今后可以养活自己。我跟家里提出想学手艺。

爸妈很高兴,替我准备了一份拜师礼,带我去村里手艺最好的泥工师父那拜师。

我跟在师父身边,当了三年学徒,跟着师父去了数不清的建筑工地,和砂浆、搬砖块,所有重活累活我都抢着干,就怕没有学习的机会。

渐渐地,我不仅学会了砌墙这样的基本工序,找平、贴瓷等也成了一把好手,还学会了看装修图纸。我庆幸,遇到了一个不藏私的师父,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也真正有了门安身立命的手艺。

学成出师后,我去了浙江那边,一直在各个建筑工地上班,从普通的建筑工人做到了班组长,也做包工头,渐渐地,能独挡一面,开始带人了。



(我在非洲赞比亚的家)


24岁那年,我打工时认识了前妻。前妻也是我们村上的,只是以前没怎么接触。偶然在外面遇到了,老乡这个身份迅速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加上大家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相处了几个月,我们就回家摆酒,结婚了。

我和前妻虽然是老乡,但以前打的交道并不多,了解不深。结婚后,妻子的性格才完全展露出来。

生活在一起后,她和我爸妈、哥哥姐姐们,包括亲戚们都合不来,三天两头吵架。每次一有争执,就会在我面前说,是我家里人不好。

我不是说家里人就没有缺点,可他们也不至于哪里都不好吧?妻子不断向我告状,家里人受不了,也会在我面前说她不好,这让我夹在中间特别为难。

结婚之后,前妻就不再外出工作了,天天呆在家里。可呆在家里也什么都不做,既不肯下地劳作,家务活也不爱干。

现在想想,可能是前妻太年轻了吧。刚认识时,前妻才20岁,还是个小姑娘,根本没做好为人妻的准备。



(在非洲和现在的妻子相识、相恋,感情一直很稳定)

和前妻结婚那几年,我大部分时间在外打工,可每次回去,家里都是一片鸡飞狗跳。时间久了,我觉得太累了,我和前妻的感情也在不断地争执中消磨掉了。

2012年时,我们最终选择了离婚。

虽然是感情变谈才离婚了,可这么一折腾,也是大伤元气,说不伤感是假的。我很想换个环境生活,也换个心情。

2013年时,听老乡说,国外的人工贵,工资高,还大多包吃包住。都是打工,在国外打一年工,顶得上在国内打三五年工,能攒下不少钱。

去欧美这些发达国家虽然很难,但非洲那边机会很多,而且门槛不高,每年都有很多人通过劳务公司去非洲,我顿时动心了。正好老乡通过劳务公司找了一份非洲赞比亚工作,我就和老乡一起去了。

出国的手续办得很顺利,坐上去非洲的飞机,看着机窗外翻涌的白云,我甚至有种在做梦的感觉。想到未知的生活,有些期待,也有些忐忑。



(三姐弟一起在田间摘草莓)


想像中的非洲很热,没想到到了赞比亚,并没有洲太阳炙烤火辣辣的感觉。反而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新鲜的空气,小风迎面扑来,坐飞机的劳累瞬间化为乌有。

唯一可惜的是,过安检的时候损失惨重,国内带过来的肉制品、香烟等等“全军覆没”,全被海关收缴了。

到了赞比亚,我们还是做建筑这个老本行。毕竟干了多年的工作,工作很快就上手了。我的心里也踏实了。真正属于我的缘份,也不知不觉中来了。

对非洲不了解的人,以为非洲物产非常匮乏,其实不是这样的。

这里气温可以用四季如春来形容,常年在十多度到20多度之间,旱季最热的时候也就30出点头。气候合适,所以非洲大部分的地区物产都非常的丰富,超市也很多。

离我们上班不远的地方就有家超市,里面物资丰富,我几乎每天都会去超市买东西。时间久了,就和看店的赞比亚姑娘混了个脸熟。

那姑娘脸圆圆的,喜欢笑,每次去超市,我都看到她在忙上忙下。见到的次数多了,我偶尔跟她打个招呼,她每次乐呵呵地回应。我对她有了好感。



(在非洲生活四年后,当地媒体曾采访过我们一家)


在赞比亚,大家表达感情都是很直接大胆的。姑娘看上了小伙,公开表白,直接追求是常事。我好歹是个男人,还能比不过姑娘?我对自己说,既然有好感,就大胆追吧。

那时我对英语还一窍不通。她说英语我听不懂,我说中文她听不懂。我连比带划,说约她出去玩,她竟然答应了。我们的第一场约会是看电影。看电影不需要说太多话,这让我们顺利完成了“约会”。

我又约了她几次,她每次都会来。我意识到,她对我也是有好感的。没多久,我们就确定了恋人关系。

为了更好的沟通,不再年轻的我,学起了英语。我让妻子教我英文,给自己定了任务,每天都要学完当天的单词量才睡觉。

我年龄不小了,记忆力不如从前,昨天背的词,今天就忘了,又得重新背。没关系,多背几遍,总能记住,连当年读书都没这么认真。

她教我英文,我教她中文,我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谈了近一年恋爱后,我们在2014年结婚了。

没有彩礼、三金、盛大婚礼等等带来的压力,拍了婚纱照,搬到一起就成了一个家。



(赞比亚东南部的卢安瓜国家公园,里面有各种野生动物,也是几个孩子最喜欢去的地方)

在嫁给我之前,妻子有过一段婚姻,有个女儿跟妻子一起生活。但我并不在意,她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

结婚第二年,我和妻子有了第一个孩子,后来又陆续生了几个,总共三个闺女一个儿子。热热闹闹闹一大家子,我在赞比亚真正扎下了根。

有了家庭,就想为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我有了创业的念头。早在2014年时,我就用在赞比亚打工挣的钱,从国内发了100台老虎机过来,放在当地的酒吧里运营。

老虎机生意不错,几乎每天都能挣3000来块钱。可好景不长。老虎机的质量不过硬,经常发生故障,烧电路板。挣点钱都用来修机器了。做了近一年,之前赚的钱都赔进去了。

我只好处理掉老虎机,重新开始打工,进入厦门华特赞比亚项目部工作,成了中航国际赞比亚项目的分包商。

刚开始,我最头疼的是怎么管理工人。非洲人普遍比较懒散,中国人一天能干完的话,换成非洲人得花四五天,这让我经常憋着一股火。

现在换个角度想,这样也挺好,至少不会出现过劳死这样的事。



(到非洲八年了,我也变了很多)

我在建筑行业做了多年,早已经不是当初只会普通泥工活的普通建筑工人。做分包商的经历,让我对非常建筑市场有了整体的了解,相关的渠道也接触了不少,我觉得时候是时候创业了。

2018年,我从公司辞职,与我妻子开了一家赞比亚本土建筑公司,承接当地的建筑工程。大到修一幢楼,小到修一段围墙,能接的活都接。托朋友们的幸,陆陆续续总能接到生意。

当初为了接生意方便,我们开了一间门店。到2021年,已经扩展到10个店铺了。

虽然店铺很多,可非洲不比国内,并没有那么热衷于搞基础建设,公司的业务能够让我们衣食无忧,但也成不了大富翁。为了多挣钱盖第二栋房子,我把店铺交给我妻子管理,自己又去了一家物流公司应聘了业务经理。

从建筑行业跳到陌生的运输服务行业、新行业、新领域,我也有应付不来的时候。但没关系,我可以学。

中国有句老话,干到老,学到老。人活着就得有这个劲头。如果不是这样,我可能还在老家砌墙呢。



(自己动手,在家里修建的中式凉亭)


在非洲呆了好几年,我对非洲人有了更多的了解非洲整体的经济不算发达,卫生条件和医疗也有些跟不上,人均寿命并不长。

所以他们对未来并没有太多规划,经常是挣多少花多少,挣少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非洲人举行葬礼时,亲友们大多在开始时哭上几声,很快就会点起篝火,跳起舞来。在我们看来不可思议,他们却觉得很正常。

只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是别人学不来的非洲式豁达与乐观。他们看上去懒散,其实更多地活在当下,把当下的每一天过好。

这种生活态度也影响了我,我也学会了热爱生活。我会带着全家人一起做香肠,让家里人吃到中华美食;会在周末时组织家庭互动增进感情;会在家中安装中式凉亭寄托思乡之情。



(疫情期间接受中国援助抗疫物资)


我还参加了赞比亚华人华侨总会的公益事业,担任了赞比亚华人华侨志愿者团队的副队长。

2020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曾冒着被传染的风险,开着车为患者挨家挨户免费送药。做这些事不挣钱,可它们让我的人生更充实,更有意义,以后我也会继续做下去。

毕竟,人生除了赚钱,还应该有点别的追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