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财研究生从央企裸辞送外卖 真快乐吗?(组图)

6Park 生活 1 week, 4 days

27岁的网友“峰哥”最近做出了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决定。“峰哥”是研究生学历,2020年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后入职一家央企,年薪达20万。

但因为适应不了工作环境,他在今年7月初裸辞,开始送外卖。(据8月4日新闻晨报视频号)

“峰哥”说,原先在高大写字楼工作,每天的工作环境,看起来光鲜,穿得整整齐齐,却没有快乐,不自由,时常是摸鱼的一天结束了。还是送外卖自由,第一单赚了4.7元,他在视频中自称是一个美好的开始,目前已经做了20多天。



研究生送外卖

“峰哥”透露,目前一天只能赚几十元,但是和不同的人打交道,让他对社会有了更深的认识,同时工作强度降低了,时间自由,感觉很幸福。



送外卖的研究生(来源:网络视频截图)

此前,一名浙大博士生选择兼职送外卖维持生计时,也有“快乐”的同感:一方面,时间很灵活,因为是兼职,可以随时开始结束;另一方面,工作能够带来较为稳定的收入;还有,送外卖,不费脑子,算是学习之外的一种调剂,也能倒逼自己在体能上进行锻炼,运动量有了,睡眠质量、精神状态也好了。



第一单赚了4块7(来源:网络视频截图)

送外卖能让人快乐,是他们的共同感受。送外卖后感到辛苦,也不乏其人。2021年4月,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体验了一天做外卖小哥的感觉,12小时送单只赚了41块,他累瘫在马路边:“太委屈了,这个钱太不好挣了。”今年4月份,上海市政协委员邵楠,注册成为某平台的众包骑手,送完第一单眼泪就打转……感到配送艰辛,希望对骑手多些理解。

同是体验生活,体验出不一样的感受。原因何在,不同的感受,缘自不同的内心,不同的出发点。

人们经常说,幸不幸福,只是一种感觉。同是送外卖,有人觉得幸福,有人感到委屈,就是从中收获的感觉不同。

感到快乐的,是建立在对原先“痛苦”体验上的一种比较效应,是对原先不快乐模式的逃避。送外卖的博士,因为博士毕业延期之后,补助停发,读博时承担过多横向课题,因研究进展非常缓慢而焦虑。对他来说,以前心力交瘁,送外卖成了一种调剂。辞职的上财研究生也一样,原先在单位感到压抑,不自由,送外卖能放飞自己。而且,都只是过渡阶段的工作。

显然,他们送外卖的快乐感,是一种没有压力之下的体验。相反,感到委屈的,则是原先的工作相对压力较小,送外卖后,却体验了此前没有过的艰苦。

名校毕业生转行送外卖,白领工作辞职后送外卖,这种事也屡有报道。任何行业都需要人才,也都能干出成绩。即便研究生、副处长真的以外卖为业,也不奇怪。行行出状元,行行也有快乐与委屈。从上述四人送外卖的体验来看,快乐与委屈,取决于各人的所需与心态。

同样,无论身处哪个行业,快乐与委屈,也取决于自己对待工作的态度。上财研究生在原单位感到不快乐,而他下一个目标,还是会选择一份稳定、适合自己的工作,更倾向于国企或者体制内。说明他内心仍是向往安稳,而不是送外卖这种带有挑战性的工作。原先的安稳工作他觉得乏味,下一个安稳工作,会找到快乐吗?

常言道,行行饭难吃,没有一份工作是没有束缚的,都一样会有困难,有磨练。“幸福的大秘诀是与其使外界的事物适应自己,不如使自己去适应外界的事物”,送外卖也好,其他工作也好,要找到快乐,或许都要遵循此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