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佩洛西窜台后,拜登为何搁置对华关税调整?(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1 week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地区的恶劣影响还在发酵。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表示,因复杂性上升,拜登总统正在审慎考虑对华关税问题。

8月11日,中国外交部对此作出回应,当前台海局势紧张,美方是主动挑衅者和危机制造者,不要指望中方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贸易战没有赢家,美方单边加征关税不利于美国、不利于中国、不利于世界。

关税“靴子”为何难落地?


当地时间8月10日,雷蒙多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佩洛西窜台导致的局势紧张,让“减免部分中国输美商品”关税一事变得“尤其复杂”,并表示拜登正在“非常谨慎地”考虑减免对华关税的事情。



同日,路透社也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如今,拜登政府不想做出任何被中方理解为升级局势的举措,但同时也不想显示出让步,因此,准备暂时搁置有关对华关税减免的选项。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赵明昊对此指出,在佩洛西窜访台湾之后,中方在军事、外交等层面迅速作出强有力的反击,出手之迅速、态度之坚决让美方始料未及。一方面,拜登政府需要对此加紧研判,另一方面,他们也在不遗余力制造舆论,渲染中方“反应过度”,因此,如果这个时候调整关税,拜登担心会被外界认为是对华示弱。

“不过,拜登在对华关税问题上也不是最近才开始变得‘非常谨慎’”,赵明昊表示。其实早在上月初,就有多家美媒爆料,称拜登政府已经初步达成减免对华关税的方案,将在当月晚些时候执行,预计将取消37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中约100亿美元消费品的关税,涉及自行车、服装等。此外,还将开启新的关税排除程序,让企业获得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豁免。



说得有鼻子有眼,可眼下已进入8月中旬,“靴子”仍没有落地。雷蒙多此前在解释拜登迟迟未能作出决定的原因时表示,主要是担心减关税会对美国劳工产生影响。赵明昊认为,随着中期选举临近,拜登急需美国工会支持,在对华关税问题上确实不敢公然违背对方心意。

此外,在白宫决策层内部,对于是否放宽对华关税也存在严重分歧。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和商界认为,对华关税会拖累美国经济,另一边,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为代表的对华强硬派,仍坚持不能放弃“关税”这一能逼迫中国让步的“宝贵筹码”。

“原本就举棋不定,又出现了佩洛西窜台这一‘意外因素’,导致局面更为复杂,未来一个时期,中美关系的整体氛围都会受到严重的干扰和损害,两国在经贸领域的磋商也必然会受到很大影响,出现这样的局面,责任完全在美方。”赵明昊说道。



上演“拖”字诀 是无可奈何还是将计就计?

让拜登犹豫的原因有很多,但留给拜登腾挪的空间不多了。

今年以来,美国持续遭受四十年未见的高通胀。美国劳工部8月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7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8.5%,这已经是今年3月以来,美国通胀数据连续第5个月“破8”。



除了通胀压力,近年来,美国一直难以缩小对华贸易逆差,也让华盛顿头疼。中国海关总署8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至7月,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达到约1.57万亿,扩大了21.7%。赵明昊表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大幅扩展,反映出疫情形势有所缓解后,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的需求不减反增,而在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中,超过九成是被美国自己给“消化”了,真正受伤的恰恰是美国企业和消费者。

“尽管如此,拜登仍在拖延硬扛,其中既有无奈,也有顺水推舟、将计就计的成分在里面。”赵明昊对此分析道,一方面,拜登政府内部认为,即使现在马上着手减免对华关税,也未必能在缓解通胀方面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反而会被共和党拿来大做文章,对中期选举的选情不利。另一方面,7月CPI涨幅与前一个月相比有所回落,也低于此前预期的8.7%,这也让拜登稍稍松了一口气。

更重要的是,在拜登看来,应对通胀他还有更好的“牌”可以打。八月上旬,《通胀削减法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部分为拜登政府背书的经济学家声称,该法案可以持续削减赤字,通过降低总需求的缺口来降低通胀。



“因此,通胀还不能成为拜登在对华政策上采取缓和姿态的一个充分条件,他甚至还寄希望于通过拖延战术,迫使中方先让步。”赵明昊表示。

强推芯片法案 拜登的“芯”愿能实现吗?


除了“关税”大棒,拜登政府还开启了美国“几十年来少有的产业政策支持”,并加入“中国护栏”条款,继续在科技领域围堵中国。

当地时间8月9日,拜登正式签署《芯片和科学法案》,计划为美国半导体产业提供高达527亿美元的政府补贴。但要获得补贴,必须满足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承诺不在中国大陆发展精密芯片的制造,期限是10年。



这份长达1054页的芯片法案被《纽约时报》称为“美国政府数十年来对产业政策的最重大干预”。BBC则指出,该法案中针对中国芯片产业的排他政策,将使包括三星、英特尔等芯片企业面临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的难题。

在赵明昊看来,拜登政府是希望通过具有排斥性的“游戏规则”,将原本可能在他国进行产业投资的芯片企业拉回美国本土,保持自身技术优势,强化其在芯片产业链中的领导地位。

此外,这个法案通过对芯片流通设置更多限制,将阻止中国获得更先进的芯片产品和技术,而且还涉及到了人工智能、量子力学等领域,这与美国在科技领域的对华竞争战略也是紧密相关的。



那么,拜登的战略愿景能够实现吗?美国智库战略国际研究中心指出,在复杂和高度依存的全球价值链中,中美半导体企业已深度融合,若要使供应链完全本地化,美国将付出巨大的时间、经济和技术成本。

同时,要推进这个法案,美方还得拿出真金白银争取盟友的积极配合,但从目前情况来看,荷兰已经对美方要求进一步限制对华光刻机出口的要求表现出了为难,而韩国日前也对美方组建“芯片四方联盟”的倡议提出了“不能刺激中国”的原则。

“在美国投资、在美国研发、在美国制造”,恐怕非但不能“保护”美国本土企业,反而会带来“反噬”效果。拜登在法案上签字的当天,美股芯片股大跌,费城半导体指数收跌4.6%,英特尔、AMD、美光科技等跌幅均超2%,就是在以事实和数据回应拜登。



正如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所说,美国如何发展自己是美国自己的事,但不应为中美正常的经贸和科技交流合作设置障碍,更不应损害中方正当的发展权益。中美经贸和科技合作有利于双方共同利益和人类共同进步,搞限制“脱钩”只会损人害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