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博士看正太漫画打飞机 还在顶级期刊发文(组图)

大鱼新闻 健康 1 month, 2 weeks

这周,英国学术界因为一篇论文吵翻了,有人质疑它根本不应该被发表,有人认为这是门外汉在攻击人文学科。

战火的源头,是英国保守党议员尼尔·奥布赖恩(Neil O'Brien)发了一条推特:

“为什么我选区里辛苦工作的纳税人,必须付钱给一个学者让他写自己对日本色情读物自慰的感受?

高等教育里的非STEM学科实在太多,产生如此多对社会没有用的东西。”



他说的论文,是今年4月发表在《定性研究》期刊上的学术文章,作者是曼彻斯特大学艺术、语言和文化学院的博士生卡尔·安德森(Karl Andersson)。

安德森的论文标题是这样的:

《我不孤独-我们都孤独:以自慰作为人种志研究方法,探究日本正太控亚文化》



额,自慰、人种志、研究方法、正太控……

听上去有点怪怪的,但这文绉绉的学术腔调,让人说不清哪里有问题。

如果把这篇4000字的论文大致扫一遍,其实就明白了。

安德森的研究是一边看正太控漫画,一边打飞机,这篇论文就是他的打飞机日志。

不光议员没见过,教授们也没见过这种“研究方法”,他可谓是英国第一人……



安德森在论文里说,他想研究的内容是“人们阅读正太控漫画时如何体验性快感”。

他还贴心地解释了一句正太控漫画是什么,“这是一种以年轻男孩为主角的在日本出版的色情漫画类型”。



按照传统的定性研究,研究人员应该以访谈、写问卷、设置焦点小组和自然观察等方式,深入研究目标对象的所思所想。

然而,安德森表示不用那么麻烦,

他选择就地取材,以自己的身体作为研究工具,反正,他本来就是一个多年的正太控。

导师批准了他的研究课题,曼彻斯特大学也提供给他资金让他研究。

于是,之后的三个月,安德森每天看正太控漫画,不看别的,一有性致,他就开始打飞机。



他在论文里详细记录下打飞机时所看的漫画名字、漫画情节、阅读日期、时长和内心感受,态度倒是非常严谨,但内容极其流水帐,更像是手X日记。

论文目前已锁,内容我们看了,但是没法贴在这..

比较露骨,你懂的。



安德森还在论文里说,他不习惯只看二维的漫画,做这个研究自己其实禁欲了。

“和二维的漫画相比,我更喜欢三维的东西。就像牛奶麦片是我的早餐,而不是鱼和味噌汤。我当然可以同时享受两者,但我无法克服自己的偏好——我怀疑没有人能做到。因此,在这个实验中,我必须努力戒掉色情内容里的‘牛奶麦片’,以了解长期吃‘鱼和味噌汤’对我的身体有什么影响。”

这篇论文没有得出任何结论,结尾是安德森说,他感到自己阅读漫画时,是和作者以及无数读者在一起,“当我们打飞机时,总有其他人在那里”。



好吧……

很难理解,安德森的导师是如何让他通过这个选题的,评审员是如何让论文通过的,《定性研究》的编辑部又是如何让论文发表的。

在欧美对儿童色情管控如此严苛的情况下,一个成年男性竟然明目张胆地描述自己读儿童色情漫画,实属罕见。



在奥布赖恩议员提出质疑后,很多学界人士注意到这篇论文。

一些学者选择为安德森辩护,认为这都是为了研究。

研究性文化的历史学家芬·里德尔(Fern Riddell)在评论区冷嘲:

“如果你还没觉得这场文化战争正在打压性学研究者,那一定是你不仔细。他们那帮人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对性的绝对监管和压制,以及限制私人的性自由。”



诺丁汉大学的政治史教授史蒂文·菲尔丁(Steven Fielding)说:

“@议员 你的选民们都不手淫吗?没人看过色情内容吗?没人感到孤独吗?你是否了解人类学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这对社会没有用吗?”



华威商学院的国际贸易教授奈基尔德·里费尔德(Nigel Driffield)写道:

“@议员 尼尔,我给你悔改的机会,假装这条推文是你办公室的其他人写的。我换个说法,那帖子相当于在说‘为什么我们要关心和心理健康、孤独有关的研究,没意义’,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有点过分?”



达特茅斯学院的经济学教授丹尼·布兰奇弗洛尔(Danny Blanchflower)说得更粗暴:

“@议员 好吧,所以你不相信言论自由?这是法西斯才做的呀。”



媒体猜测,这些教授是不明白“正太控”的意思(Shota是个不常见的单词),也没有阅读论文正文,所以才会有这些言论。

有人哀叹,就算是学者们,也会无脑支持或反对什么。

“他们根本没有认真读自己批判或捍卫的东西。他们完全是跟着气氛走的。”



不过,大部分学者还是反对安德森的。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博士后安德烈亚·贝克(Andrea Becker)人都看傻,她本来以为论文是恶作剧,没想到是真的。

“虽然性学研究者发表过关于手淫的论文,但我第一次听说把手淫当作方法论,更别说是对着儿童了。” 贝克说道,“这是在歪曲定性研究、社会学和性学。”



犹他大学的博士后贾斯丁·古兹瓦(Justin Gutzwa)说,这篇论文不恰当也不道德。

“作者试图把自己的个人性行为当作一种人种志研究方法,当然是不对的。他也没有积极研究社区,就像扶手椅研究员一样,坐井观天写下这篇东西。”

多个亚裔学者提到,安德森的研究简直是东方主义的再现,即以一种扭曲的方式性化亚洲人。



社会学家凯瑟琳·谭(Catherine Tan)抱怨,自己小组的论文过了半年都不被《定性研究》接受,这玩意儿竟然能刊登,“简直就像听说你的前任在脸上纹了一个超大纹身”。



人们不断挖掘和安德森有关的信息,发现更多可怕的真相。

2006年,安德森创办了一个叫《毁灭者》的杂志,在瑞典书店公开售卖。

这份杂志的口号是“让青春期男孩成为同性恋文化的一大理想”,里面充斥着13岁左右的半裸少年,照片大多是在东南亚的贫穷地区拍的。



安德森在媒体采访中承认,不少男孩不知道自己被拍了,但他认为这没有问题。因为在战争新闻中,悲伤的儿童也不知道自己被拍了,两者没有差别。

这份杂志经营到2010年,因为种种原因停刊。安德森没有停下脚步,他在2012年创建一个叫“breakboynews”的网站,疯狂收集和小男孩有关的新闻。

它和普通的花边新闻网很像,充斥着强奸、抢劫、谋杀,只是主角必须是小男孩。新闻里还贴上不相干但带有性暗示的男孩照片。



因为痴迷男孩,安德森后来被日本正太控文化吸引。他自己翻译和出版了多本正太控漫画,也经常在油管上做推荐。

今年7月,他拍的电影《虚幻男孩》在北爱尔兰的欧洲社会人类学协会上放映,内容是“三个东京年轻人通过正太控漫画达到幻想的极限”。



安德森不认为自己是恋童癖,只是对男孩有性幻想。

“男孩就像小猫咪,很难将视线从他们身上移开。”他在2012年的媒体采访中说,“人们骂我性化儿童,但我认为青春期男孩不是儿童。他们就是和性有关,我的杂志是向青春期男孩致敬。”

“而且,就算是‘性化儿童’好了,那又怎么样,有什么坏处吗?这根本不是一个论点。”



“我喜欢正太控漫画,是因为它是一种极端的幻想。不光角色年轻,在现实中也违法。……我喜欢它,我认为幻想应该尽可能极端,我们要让它蓬勃发展。”



有如此言行,安德森这些年没被抓真是怪事。

不过,这次他应该逃不掉了。

《定性研究》把论文转为非公开,表示他们正在调查此文是如何被刊登的。



曼彻斯特大学也发表声明,说他们在检查安德森的论文是否符合道德标准。此前该大学给安德森2500英镑的费用,帮他的论文对外免费开放。



更重要的是,此事可能从学界丑闻变成刑事案件。

因为在英国持有儿童色情作品是违法的,安德森的论文就是他的罪证。

这一波,算是自爆了。

之后安德森会如何,要看学校和警方的行动。

多家媒体呼吁警方去查查他的硬盘,谁知道那里面有什么,毕竟他喜欢“三维世界的色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