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亿的货竟被不相干的人给卖了?!潜规则令人发指(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2 weeks



8月秦皇岛港出了件奇事。

有个公司收到秦皇岛外代物流的通知,说是公司存放在港口的铜精矿已经没了,公司一听就急了,刚刚做完盘库、监货,当时货都在,怎么没多久就没了?

于是赶紧跑到秦皇岛港口一问清楚,到了才发现,跟自己有同样情况的公司有13家,丢的货都是铜精矿,加一起有将近30吨,价值60亿。

这可是一大笔钱,这13个公司不急眼才怪,当晚,港口、货代公司、货主和一个叫刘宇的人,大家凑在一起开会,这一开会就出了不少问题,按照货主们的说法,事情是这样的:

1、这13家公司都买了铜精矿,堆在秦皇岛港口,他们都委托秦皇岛外代物流、秦皇岛外轮代理这俩公司办理报关、仓储、货权保管这些事,如果需要发货的话,需要货主通知书、货代公司确认后再发货;

2、之所以这些货都没了,就是因为货代公司没按流程走,刘宇说“基本上是打电话给货代公司就可以放货“,这就是典型的“无单放货”,一个没有货权的人把货物处理了,据说这也是行业潜规则,刘宇承认了,秦皇岛外代物流在现场未予否认;

3、为啥刘宇的话那么管用呢?

据说此人以前在一个铜企负责采购,后来出来单干,专做铜精矿原料的贸易生意,目前在这个细分市场的交易量还算可观,去年名下公司的贸易量在100万吨左右,而全国的总贸易量大概在2000万吨左右。

正因为在贸易市场山混的风生水起,所以据说在秦皇岛港口的铜精矿莫不要经他手,跟货代公司的关系可想而知,打个电话就放货完全可能,货代公司为啥这么相信他呢?可能对他的实力有谜之信任吧。

4、这60亿的矿都运哪了呢?

刘宇也不否认,提货方都是自己的公司。

60亿的货,一个不相干的人说卖就卖了,只能赶紧报案吧。

能不能收回这些货或者赔款,只能看案件进展了,但圈内人基本都认为难度很大,为啥呢?

因为这个刘宇的资金紧张问题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是咋回事呢?

今年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可以用“滚烫”来形容,原油持续飙涨,铜、铝、镍、锂等大宗商品也掀起了涨价潮,这里面获利最多的就是号称全球“大宗商品之王”的嘉能可,这公司一般人不熟悉,总部在瑞士,做原油贸易起家,超过雀巢和瑞银,是瑞士最大的公司。

做大宗商品,离不开中国,嘉能可的铜精矿在中国规模不小,他在国内找了很多代理商,刘宇的葫芦岛瑞升商贸就是其中之一,代理商的业务就是把嘉能可的矿卖给国内的买家,中间商挣差价。

因为傍上了嘉能可这条大腿,所以刘宇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很有话语权。

6月的时候,瑞升跟嘉能可说,我这有买家要货,赶紧运2万吨来。

嘉能可立刻装货发船,7月份的时候,这2万吨货到了秦皇岛,按说这时候瑞升得开证,就是向银行提出开立信用证,这是国际贸易的结算方式,但是瑞升却没开证,不给钱嘉能可就不卸货,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把这船货拉到青岛卖给别人了。

按说这生意虽有波折也算做完了,但嘉能可“大宗之王”的名声可不是混来的,2万吨都结算不了,那瑞升这资金链肯定成问题啊,自己还有6、7万吨铜精矿放在秦皇岛,瑞升也都没有开证,那咋办呢?

啥也不说,赶紧转运,而且立刻拉黑了瑞升,拉黑还不算,还发了个朋友圈,跟《金融时报》说,“这公司已经没钱了,我是不会再和他做生意了”。

跟着他玩的一堆小弟也纷纷留言说,“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在中国发现商品不翼而飞了,银行门你们也长点心,别和他们玩了”。

纸里包不住火了,于是有了13家货主齐聚秦皇岛讨说法的场景。

这些货主大部分都是国企,其中有两家还是2个月前铝融资暴雷的受害者,这是咋回事呢?

当时有个公司拿三万多吨铝锭做质押,融了6亿,发贷公司后来去仓库盘货,发现仓库里的铝锭明显不足,差的太多了,这公司也是老油条,二话不说,立刻开始把这些铝锭运到了自己的仓库,这动静可就大了,你把货都运走了,其他货主就急了,跑去一看,根本提不到货,立刻报警,于是几十亿的融资骗局暴雷。

这手法其实很常见,有的是虚构货物,有的是重复质押,反正都为了骗更多钱,比如你有一万吨铝锭,你和管仓库的一串通,能开出好多张仓单来,这仓单能干啥呢?能找银行做仓单质押融资,本来只能找一家,现在开10张、20张,找不同银行贷款,银行之间也不通气,所以这样的案件非常普遍,当年的上海钢贸案、青岛港有色金属案都是一个套路。

刘宇这次也是要重复这个套路吗?

这路子他走不通,因为2020年起,他的公司就资金链紧绷,圈内猜测其资金缺口超过10亿元。至于为啥会有这么大的缺口,是经营不善还是刻意掏空公司,现在不得而知。

总之,他有这样的名声,银行也得多个心眼了。

那他的自救之路是什么呢?空手套白狼。

在面对13家货主的质询会上,刘宇是这么说的,他自认为是行业老手,预判铜价会上涨,于是在6月份投入了大笔资金进行单边做多投资,但买入不久,铜价便大幅下跌,最后被强行平仓、割肉,损失惨重。

可能在他的计划里,铜价在2020年3月起走出一波翻倍行情,在盘整了1年之后,随着经济复苏,铜价应该在走出一波大行情,如果铜价大幅上涨,那他的资金问题也将迎刃而解。但想要挣得多,就得本金大,靠自己是不行了,但他知道卖给那13家公司的铜精矿值多少钱,靠着和货代公司的关系,他把这些矿又卖了一次。

如果他在赚了大钱之后再把这些矿补上,就跟4s店的员工开着客户的车出去跑滴滴挣外快一样人不知鬼不觉,但事与愿违。

从沪铜行情看,今年6月10日开始大跌,至7月15日创出新低53310元/吨,一个多月累计下跌26.5%。

所以刘宇自己也说,这次转卖货物后,无法再把货物填补回来,导致暴雷。

总之,这案子他跑不了,结果也好不了。上海钢贸案中有10人自杀、300多人入狱、700多人被通缉,导致的坏账规模近100亿美元,之后类似的案件层出不穷,唐山钢贸、青岛港、铝铜镍,各种金属都不放过,这是为啥呢?

主要还是因为大宗商品融资中只凭信用而没有控货,融资的实质性资产只是以仓单形式存在的一个文件,在守信用的人看来自无问题,但难免有人动歪脑筋,很多案件都是在盘仓时无意中引爆的,经济不振,啥事都该多个心眼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