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政局变化、新冠疫情,香港人口跌幅创纪录(图)

6Park 时事 新冠疫情 1 month, 1 week



资料图:乘客在香港国际机场排队安检。(2022年4月1日)


新的数据显示,香港过去12个月的人口跌幅创下记录。

香港的政治动荡以及严格的新冠防疫措施,近年来给这个自称亚洲国际都会的城市的国际声誉造成打击。

自三年前的反政府抗议以来,越来越多的香港居民离开了这片中国领土。

过去一年,香港人口同比下降1.6%,是自60多年前开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其中离开香港的人口超过11.3万人 。

2021年,居港人口与一年前同期相比下降0.3%,其中移出人口为89,200人。2020年,离开香港的人数是20,900人。

香港政府统计处最新的数据显示,香港人口从2021年中期的741万减少到了2022年中期的729万。

分析人士今年早些时候对美国之音说,香港人口减少的原因是香港的政治动荡和严苛的大流行病防疫措施。一名香港政府发言人说,人口下降是因为缺少新的人口移入。

香港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行政学系副教授露西·乔丹(Lucy Jordan)在香港生活了十年。她本星期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上一个冬季新冠确诊病例激增的时候,人口移出明显加速。

她说:“2022年初第五波来袭的时候,我称之为完美风暴。我们在那时候看到人们突然之间大规模离开。但是,如果生活在这里,你知道,在那个疫情高峰来临的之前和之后,人口就在持续不断的移出。你要做的就是看你的社交日历,看有哪些离别活动。”

防疫措施

自新冠大流行病2020年爆发以来,香港卫生当局就采取了新冠清零政策,旨在通过实施严格的防疫措施来消除所有已知的感染病例。这些措施包括禁止群体聚集、密接追踪以及严格的宵禁。对于居民和职业人士,他们离开香港返港后需要进行长时间的隔离。

上个星期,香港行政长官李家超将隔离时间从七天缩短到三天。露西·乔丹认为,这可能会对人口移出产生影响。

她说:“离开者人数之所以显得多,还有一个事实是,要进入香港仍然非常困难。有关新的人口统计数据的实际意义和影响,仍有很多需要了解。”

42岁的斯蒂芬·唐(Stephen Tong)今年4月携家人举家从香港迁往了加拿大。他的理由是香港快速发生的变化。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感觉香港再也不是原来的香港了。没有自由和人权,香港感觉就像一座大型监狱。新冠清零政策实际上就是一种表像。”他还说:“它把矛头对准年轻人,将他们视为敌人。我有两个小孩,我不想他们将来坐牢或是成为政府眼中的暴徒。”他指的是政府对抗议人士的镇压。

他还说:“我们有小孩的朋友几乎都离开了。我们几乎是最后一批。我们不打算很快返回香港,因为批评政府现在是违法了,我们不希望生活在一个不能自由表达看法的地方。”

在2019年的抗议期间,当局抓捕了数千人。北京以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对抗议运动做出回应。根据国安法,被认为有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主义活动和勾结境外势力行为的人最高会被处以终身监禁。

26岁的杰西卡·王(Jessica Wong)最近从香港搬到了加拿大多伦多。

她说:“我搬家的主要原因是考虑到我的下一代。我还没有结婚,但是希望早做计划,尤其是在当下的政治环境中。”

她说,近几年香港的大学对访客有所限制。2019年,至少在香港两个大学校园里发生了反政府抗议人士与警方之间的冲突,促使学校采取了更多的安保措施。

杰西卡·王说:“大学一直是社会的缩影。把人们挡在门外看似在保护学生,但与此同时,学生失去了学习如何鉴别对错好坏的机会。”

数据显示,英国向数百万香港居民提供获取公民身份的途径,也是成千上万香港人离开的原因之一。

香港在1997年主权移交回中国之前曾是英国的殖民地。

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英国宣布放宽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签证计划,多达540万的香港人有申请资格BNO。这个计划为1997年前出生的香港居民提供了五年后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

根据英国政府公布的数据,已收到123,400份BNO申请。

26岁的菲奥娜·陈(Fiona Chan)从事市场营销,最近刚和男友移居英国。她说,教育制度是她离开香港的原因。

她对美国之音说:“我想过未来的生育计划。如果我留在香港,我不会生小孩,因为我不认同香港的填鸭式教育。我更喜欢英国的启发式教育。我想为我将来的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

香港教育局去年发布新的教育指引,其中详述如何警告学生不要涉足“颠覆政权”和所谓“外国干预”行为的措施。去年11月,有关国安法的课程首次被纳入大学学生的必修课程。

但是新的数据显示,更多的老师离职。《南华早报》报道说,从2020年到2021年,有5000多名教师从香港的学校辞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