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揭谎:中国发言人赵立坚再次存照打了自己脸(图)

6Park 时事 1 month, 2 weeks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未来非洲校区发表有关美国非洲战略的演讲。(2022年8月8日)

8月9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抵达刚果民主共和国,这是他对非洲三国访问的其中一站。前一天,布林肯在南非发表讲话,概述了美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战略。

布林肯着重讲了“民主和安全之间的联系”、粮食危机、COVID-19相关的经济发展困难以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让这些挑战雪上加霜。

白宫同时发布一份有关美国在撒哈拉以南地区战略的事实清单。当中提到,美国及其世界各地的盟友“越来越多地将非洲视为其国家安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也有这句对中国的批评:

“相比之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将该地区视为一个重要的舞台,挑战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推进自己狭隘的商业和地缘政治利益,破坏透明度和公开性,削弱美国与非洲人民和政府的关系。”

这话激怒了北京。作为回应,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并排展示两张拍摄地在非洲的照片,以形成对比。

左边的照片中是一名中国测量员和一名非洲当地人,照片的配文是:“中国在非洲分享测绘技术。”右边照片中显示,一名美国士兵蹲在一名正使用步枪的非洲人身旁,其配文是:“美国在非洲提供射击训练。”

赵立坚在推特上写道:“中国将技术带到非洲。美国给非洲带来暴力。”

赵立坚的这则推文犯了最基本的事实性错误。

右边这张10年前的照片实际上显示了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帮助乌干达人民国防军训练实战枪法。

这些乌干达军人是战地工程兵,当时正接受反叛乱训练,以对抗伊斯兰激进组织青年党(al-Shabaab),该组织是国际恐怖组织“基地”组织(al-Qaeda)在索马里的分支。


2006年12月6日,包括中国在内的联合国安理会一致批准成立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简称“非索特派团”,AMISOM)。这是一个地区性的维和特派团,乌干达步兵是这一特派团的一部分。这些正接受训练的战地工程兵会被派遣去支持乌干达步兵作战。

换句话说,右边照片中显示的这种军事训练是中国在安理会投票批准的行动。

非索特派团的任务期限在今年3月31日结束,取而代之的是非洲联盟驻索马里过渡特派团。

2021年8月,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临时代办戴兵曾表达中国对非索特派团的支持。

类似的中国军队在非洲训练士兵的照片也公开可见。

那么,中国到底在非洲做了什么?这是个褒贬不一的问题。

首先,中国在当地的发展投资方面已经超过了美国。今年4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计划主任黛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对美国之音记者巴特莱特说,除了对外援助上还落后于美国,中国在非洲大陆的经济影响力已在各个方面都超过了美国。

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这是中国连接欧亚大陆和非洲的总值约1万亿美元的贸易和外交倡议。

印度学者布拉玛·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和多名西方官员指责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进行“债务陷阱”外交,即利用不可持续的债务达到地缘政治目的。但北京和一些独立的西方分析人士也对“债务陷阱”的说法提出异议。


在军事方面,北京在非洲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向非洲国家出售武器并提供培训。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3月份的报告称,中国在2017-2021年间是非洲的第三大武器供应国,在全世界出口至该地区的武器中,中国武器的份额占10%。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是非洲最大的主要武器供应国,占总数44%,遥遥领先于美国17%的份额。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对非洲的武器运输是受利润驱动的。也有其他分析人士说,这是一种战略考量。

以中国向缅甸军政府出售武器为例,中国出售武器时“完全知道这些武器可能被用于攻击平民,” 联合国缅甸事务特别报告员今年2月份的报告称。学者研究表示,中国坚持“不问问题”的武器出口模式,人权被视为别国“内政”。

美国空军和太空军的同行评议期刊《印太事务杂志》(Journal of Indo-Pacific Affairs)指责北京“以隐晦的方式”批准“武器不受限制地流向冲突地区”。

例如,2012年——也就是赵立坚推文中右边这张展示美国军人训练乌干达军人的照片被拍摄的时候——《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道,“从刚果民主共和国到象牙海岸、索马里和苏丹的一系列战争地区,(来自中国的武器)在联合国的一系列调查中浮出水面。”

该报指出,中国“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主要武器出口国不同,因为它对联合国的权威做出强势挑战”,遏止了联合国专家就流向非洲和其他地方的武器所做的追踪努力。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推动他于今年4月提出的一项“全球安全倡议”,强调“人类是不可分割的安全共同体”,称国与国之间要“以相互尊重为基本遵循,以安全不可分割为重要原则”。

北京将该倡议说成是“秉持真正的多边主义”,旨在“维护世界和平、防止冲突战争”。批评人士说,这“将带来一个比现行的以民主理念为基础的秩序更有利于专制政权的全球体系。”


通过这一倡议,中国在一定程度上旨在加强其在非洲大陆的军事存在。

7月31日,《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利用新的全球安全倡议在非洲打造军事地位》的报道。这篇文章写道:

“中国正在推动其新的全球安全倡议,以此作为通过军事训练、情报共享和反恐来加强与非洲国家关系的一种方式——尽管法国和美国等西方大国面临阻力或正在削减他们在非洲的军事行动。”

《南华早报》的报道指出,北京“向联合国维和行动派遣了数千名士兵”,“正在训练更多的军事官员”,“并寻求进一步参与非洲之角和萨赫勒地区的和平进程”。

研究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学者迈克尔·坦彻姆(Michael Tanchum)在为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撰文时表示,中国“为联合国安理会维和行动提供的部队比其他所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总和还要多。”


坦彻姆认为,在联合国的支持下,北京“能够将其单边军事存在描述为打击海盗和保护通过苏伊士运河的全球贸易的国际努力的一部分。”

美国政府的独立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2020年12月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中国领导人渴望在海外展现武力,并显示有能力打一场有限的海外战争,以保护中国在‘一带一路’参与国的利益。”

坦彻姆写道,为实现这一目标,“北京在与非洲国家的经济伙伴关系中融入了军事和安全因素”,将中国的国防存在编织入“非洲大陆发展的整体结构中”。

非洲也是中国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的所在地。

2017年,中国在非洲之角(索马里半岛)的东非国家吉布提开设了军事基地。该基地的部分目的是为参与联合国维和任务和打击海盗行动提供便利。

也有报道称,中国还计划在非洲中部国家赤道几内亚的大西洋海岸开设它在非洲的第二个海军基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