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把台湾当成下一个乌克兰?清华教授解读(图)

大鱼新闻 军事 1 month, 2 weeks

【达巍 作者为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美国的“一中政策”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对于其内涵美方从未有过非常明确的表述。大概可以明确的是,根据美国的“一中政策”,美方不认为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但是台湾的地位是怎么样,美方并不愿意明确说明,因此这一政策包含着“台湾地位未定论”的意味。与此同时,在定义“一中政策”时,美国官方的用词也是不断改变的。从一开始的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到把“与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陆续加入其“一中政策”的定义。

但是尽管如此,我们过去总还是认为美方确实有一个“一中政策”,这个政策的存在,实际上是表现在美国对自己的涉台言行有一些“自我限制”。例如,美国反覆表态不支援“台湾独立”,不派遣高级官员访问台湾,不允许台湾地区领导人过境美国时进入华盛顿,只允许台湾当局在美设立“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等。也就是说,过去美国的“一中政策”尽管模糊,但是依靠一系列自我限制仍能体现其存在。

现在的挑战是,美国近年来在处理涉台问题时,不断修改过去的这些限制。例如美国国会议员不断高调窜访台湾,拜登总统不断在台湾问题上“失言”,借由蔡英文之口披露美军在台湾有少量军人从事培训等,而佩洛西的此次窜台就更是一个明显的超越过去惯例的最新案例。

美国在正式表态中仍然表示坚持其“一中政策”。问题在于,“一中政策”如果是一座庙,里面过去那些限制措施就是庙里的神像。现在美国把一尊接一尊的神像都搬出了庙,然后却说自己在坚持“一中政策”,这很难让中国人感到信服。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中政策”空心化问题。如果做完这事也说仍在坚持“一中政策”,做完那事也在说坚持“一中政策”,那么我们可能难免要问,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才算是放弃了“一中政策”呢?这个“一中政策”是否过去模糊了呢?美国大概永远也不会说支援“台湾独立”,那是否除了这一点,美国做什么都可以说仍然在坚持“一中政策”呢?

当然我们还很难说“一中政策”已经完全空心化。我们很难列举这座庙里有多少尊神像,因此大概也很难说是否“完全”空心了。更重要的问题是,当中方看到美方在往外搬神像时,中方对美国坚持“一中政策”的信心就会大幅下降,由此就可能感到有必要采取更加果断的措施来捍卫自己的利益。因此,下一步美国需要尽快重建中方对其坚持“一中政策”的信心。建立信心的办法,是要让中方看到美方在一系列问题上仍然有自我限制,看到美方在明确地恪守这些规则,这样才能重建信心。但是我认为这非常困难,美方目前并没有这样的政治气氛,也没有这样的动机在“一中政策”问题上向中方提供再保证,因此,危险仍将持续,甚至会恶化。

Q:此次事件是美方心口不一有意要打压中国大陆,美各方已经形成了某种战略上的共识,还是佩洛西个人的行动?

A:我认为在佩洛西窜台这件事情上,美国政府的行政当局与佩洛西的利益并不一致。对于美国的府会关系,我们需要超越“红白脸”的认识。美国行政当局并不希望佩洛西窜台,因为这会打乱行政当局在对华政策上的布局和节奏,也会给台海带来一系列风险。这一点,从美国行政当局的几次表态都可以看出来。

但是,尽管行政当局没有权力去阻止佩洛西窜台,拜登总统如果希望阻止佩洛西窜台,理论上他也可以付出更大的努力,比如直接与佩洛西沟通等,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这个原因是因为行政当局认为费力去劝阻佩洛西窜台,可能在美国国内付出过高的政治代价,因此在做了有限的尝试之后就没有做出更有效的努力。

美国各界在对华战略上确实存在相当大的共识,包括府会之间,但是这种共识是在战略层次,而不是在具体的战术层次。具体到这次佩洛西窜台,我认为主要还是她个人的政治考虑以及她个人与台湾当局之间的互动的结果。

Q:美国到底想怎么利用台湾,是否会把台湾地区当成下一个乌克兰?

A:我认为在思考美国的对外战略包括对华战略时,设想美国有一个完整的精确的战略,然后在按照这个战略一步一步地下一盘大棋,这种思维总体而言是比较脱离现实的。更接近实际的情况是,美国有一个宏观的战略目标以及基本的战略设计,同时也有其国内和国际环境。同时战略博弈中的另外一方(例如中国)也有其宏观的战略目标和基本战略考虑,同时也有其独特的国内和国际环境。一个一个这样的国际行为体在互动中彼此塑造,最后的各方的战略很大概率是都会在不同的程度上偏离原来的战略设计。很难想象美国设想好了要把台湾地区当成下一个乌克兰,然后去推动局势向这个方向发展,这就把国际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美国对中国有一个基本看法,例如基本是把中国看成是竞争对手或者敌手,然后美国有一个基本的战略设计,例如把世界看成两个阵营,美国要团结盟友,孤立中国。俄乌冲突的战略环境对美国决策者以及战略界当然都有很大的影响,很多人会不自觉地把乌克兰与台湾地区去类比,然后产生“不能让台湾成为下一个乌克兰”的战略冲动。这些因素与中方相对应的一些战略设计相互碰撞,如果不小心,会造成“台湾地区成为下一个乌克兰”的可能情境,尽管这两个问题有着本质的差别。我想强调的是,很难说美国有意识地在设计一个战略,要把台湾问题打造成下一个乌克兰问题。但是现在美国的战略以及中美互动的过程,的确有可能把形势向那个方向推动。

Q:中美关系是否会滑落到下一个谷底?

A:现在围绕佩洛西窜台所造成的危机还没有结束,未来会如何演进我们还要观察,我认为地震有可能还没有结束,危机还没有达到形成“危机稳定”的程度。说得直白一点,情况还没有坏到双方必须被迫坐下来解决问题的程度。这个时候,如果双方能坐下来尽快结束这种危险的局面,这当然是很好的局面。但是主观愿望要转化为客观现实恐怕并不容易。如果不踩刹车,情况可能会比现在看到的更加危险。(文章来源:《海外看世界》授权刊登在台湾“中时新闻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