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军演惹祸?美国取消对华关税推至年底?(图)

大鱼新闻 财经 1 month, 2 weeks



资料照: 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中方工作人员在美中贸易谈判开始前摆放两国国旗(2019年2月14日)

由于北京与华盛顿围绕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的争端,特别是解放军在台湾周边举行的一系列演习而导致美中关系加剧恶化,拜登政府原打算部分取消对中国进口商品关税的计划可能被搁置,直至今年11月的G20领导人峰会或APEC领导人会晤之后。分析人士预计,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现阶段可能只能靠扩大关税排除清单的措施来缓解美国消费者面临的高通胀压力。

拜登政府几个月来一直在是否取消部分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问题上犹豫不决。包括彭博社和华尔街日报在内的多家美国媒体此前曾广泛报道说,拜登政府预计很快宣布取消对中国商品的部分关税,以缓解美国经济面临的高通胀问题。但随着美中在台湾问题上的矛盾越来越激化,部分取消中国进口商品关税正变得越来越遥远。

路透社上星期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说,北京对台湾的行为导致拜登政府正调整对华关税问题上的想法。此前的选项包括部分取消关税,依据301条款对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开展新的调查并有可能加征新的关税,以及扩大关税排除清单。

但白宫表示,所有选项依然在台面上,拜登总统尚未作出决定。

哈夫鲍尔:11月拜习会前不会有任何改变

“就我看来,一切都没有改变,”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 (CSIS) 国际商务研究主任威廉·芮恩施(William Reinsch) 对美国之音说,“我没有任何新的信息,我对未来要发生事情的预期也没有改变。”他表示,拜登总统是最后一锤定音的人。

但北京对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的过激反应引发了拜登政府对取消中国商品关税的重新盘算。华盛顿希望其所采取的行动既不被中国解读为将局势升级,亦避免被认为是对北京的退缩。

一名熟悉有关进展的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台湾已经改变了一切。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高级研究员加里·哈夫鲍尔 (Gary C. Hufbauer) 对美国之音表示,鉴于台海局势已经加剧了美中之间的紧张关系,从现在到11月份G20峰会或APEC峰会召开前,美国不大可能在中国商品关税问题上采取任何措施。

他说:“有传言说拜登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将在11月的G20峰会或APEC峰会上见面,那将是在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之后。我的推测是,美国对中国的关税不会有任何改变,直到国会中期选举后,以及习近平主席与拜登总统会面后。”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佩洛西访问台湾后,地缘政治变得更加复杂。总统正在掂量他的选项。他很谨慎。他希望确保我们不会采取伤害美国工人的事情。”

雷蒙多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曾在多个场合表示,面对美国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的困境,美国应该取消那些“战略性不高、同时又伤害美国消费者和商家”的关税。她说,一些关税对消费者和商家的伤害更大,可是对处理美国认为中国真正存在的那些问题却又不具有很大的战略性。

曾在2001年至2016年担任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成员的芮恩施说,在11月国会中期选举到来前,政治上的盘算可能是拜登总统的主要考虑因素。由于部分减免中国商品关税对通胀的影响将是微乎其微的,再加上佩洛西议长访台后导致台湾议题变得十分突出,拜登总统很可能不愿在此时在关税问题上向中国让步。

“我认为,这(取消关税)不会对通货膨胀产生重大影响。我认为即使你取消了所有的关税,它也不会对通货膨胀产生巨大影响……坦率地说,更主要的原因是政治方面的。你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不会让你成为赢家。他(拜登)做的任何决定对企业来说都是太少,而对劳工组织来说都是太多,他有点夹在中间。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拜登)很难做出决定。”

芮恩施:美中关系恶化,北京会否免除相应美国关税?


芮恩施表示,由于美中关系的加剧恶化,拜登政府无法确定,在美国免除一部分中国商品关税后,北京方面是否也会相应免除其对美国商品加征的关税。“通常情况下,中国会以一种精心校准的方式做出对等的反应,”他说,“所以如果我们取消了总额为X亿美元的关税,我希望他们也会取消同样数额的报复性关税。”

路透社援引两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当美国官员考虑取消一些关税时,他们寻求北京方面的对等措施,但遭到了回绝。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说,美国单方面取消对中国进口商品的一些关税的计划已被搁置,他说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中国没有表现出采取对等行动或履行其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承诺的任何意愿。

在减免中国商品关税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能之际,扩大关税排除清单成为唯一可行的选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有可能在这段时间内,以一种战术性的低调方式对301条款的关税做一些进一步的豁免。”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哈夫鲍尔说。

特朗普政府已经批准了2200多个进口类别的关税豁免,包括许多关键的工业部件和化学品,但这些豁免在拜登2021年1月上任时到期了。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只恢复了其中的352个。行业团体和140多名国会议员已经敦促她大幅增加这些数字。

但哈夫鲍尔表示,大规模减免中国商品关税的措施最终还是要等美中关系有所缓和后才会发生。

“我认为两国可能会采取一些建设性的措施来缓解紧张局势。但不大可能在中期选举前的未来几个月里它会发生,”他说,“现在不是拜登做出和解姿态的非常好的时机,但我的确认为,几个月后,(取消关税的)氛围会有所好转。”哈夫鲍尔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