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西人女子40多年“寻根”只为找到自己的中国姓(图)

6Park 生活 1 month, 2 weeks

下文翻译自ABC。

维州一名女子花了40多年的时间,才找到了自己丈夫家族真正的的中国姓氏。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Heather Ahpee的丈夫Robert的曾祖父是一名华人,他在淘金热时期从中国来到了维州。



Ahpee女士说:“我们姓是Ahpee,但这不是一个正宗的中国姓氏。这甚至不是Robert的曾祖父的姓氏,这是他的名,意思是‘和平’”。

“所以在上世纪70年代末,在孩子们还小的时候,我们就决定要找到真正的姓氏。但不幸的是,Robert的父亲当时已经去世了。”



随后,这对夫妇找到了家族中其他家庭成员,但都没有结果,“我们去找了他的阿姨们……但她们什么都不愿告诉我们。”

“我认为,他们在年轻时显然遭受了相当多的创伤,(和)歧视,他们不想承认自己有一部分中国血统。”

各种努力受挫后,Ahpee夫妇一度放弃了寻找。

再度寻找

1999年,Ahpee女士通过在维州Ararat小镇的金山中华历史文化纪念馆(Gum San Chinese Heritage Centre)的工作,重新开始了追溯家族的源头。

但Ahpee女士能找到的唯一书面记录,便是Robert曾祖父Ahpee在1875年的结婚记录,他只是简单地用十字标记自己的名字,因为他不识字。

但2019年的一次偶然发现,改变了这一切。

Avoca & District Landcare集团准备在Avoca Lead修建一个高速公路休息站,这块土地是由当地一个家庭捐赠的。

他们在那发现了一块石板墓碑,它被夹在两块木板之间,上面刻着汉字。

而这里便是Ahpee家族当时开的一家肉店的所在地。



虽然当年的建筑早已不复存在,但Ahpee女士表示,石板墓碑在混凝土下面保存得很好。

她说:“能找到汉字是一个真正的突破。”

Ahpee女士将碑文翻译了出来,碑文显示曾祖父的中文名是Gong Pei,他来自中国番禺,当时还是一个小村庄。

不幸的是,在这一意外发现之前,Ahpee的丈夫在1995年就去世了。

Ahpee女士表示,如果丈夫能看到,“他会很高兴的”。

克服语言和文化障碍

历史学家兼策展人Sophie Couchman对追溯19世纪中国家谱的挑战再熟悉不过了。

她说,在澳洲的记录不仅经常不完整,而且笔迹也会经常改变,某些字母看起来很模糊。

Couchman博士说到:“S和T可能看起来很相似,所以你必须回顾一下,看看当时这些字母的书写风格是什么样子的。”“并且有些人的字实在是太糟糕了。”



Couchman博士还是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的兼职高级研究员,她说文化和语言差异为追溯中国血统增加了另一层复杂性。

她说,一个挑战是中国人的名字都是以姓开头的,这意味着记录下来的名字会是颠倒的。

Couchman表示,中文也有声调,它们无法用英文写出来,最经典的例子是mā, má, mǎ, mà。

她说:“如果你要把这些发音写在英语里,你会写‘ma’,但这可能意味着四种不同的东西。”

“当一个中国人来到澳洲时,他们不会用英文或罗马字母写自己的名字,所以你最后得到的只是一个相近的名字。”

汉语的多种方言是另一个障碍。

Couchman表示,虽然是同一个字,但发音可能会因人的籍贯和方言不同而不同。

无意中记录的绰号

不同方言的不同发音可能会改变一个人名字的英文书写方式。

此外,Couchman表示,一个人的绰号经常被无意中纳入历史记录,而不是他们的正式名字。

例如,名字可以写成“Ah Tan”或“Ah Lim”。

Couchman解释到:“名字里的‘Ah(阿)’使‘Tan’或‘Lim’叫起来更友好更亲切。”

这和英文中类似,“在英语中,你可能会称某人为Frank,但如果你想更亲切,你会叫Frankie,或把John叫成Johnny。”

Couchman表示,这在广东人中很常见,在淘金热期间,这是中国移民中常见的方言。

她说:“在中国,你可能不会用‘阿’来记录某人的名字。”“但在澳洲,它们有时会被使用,然后最终进入官方记录。经过几代人的传承,它可以融入到人们的姓氏中。”

Couchman表示,找到祖辈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创造力。



淡化血统

有时候,由于受到歧视或羞耻感,有人故意试图隐藏掉自己的血统。

Ahpee女士说,当她的公公婆婆婆结婚时,她婆婆的家人没有参加婚礼,因为她要嫁给一个“中国人”。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说,Ahpee家族能够克服这些看法,因为他们“传奇的”慈善行为在Ararat社区相当受尊敬。



久而久之,她婆婆的母亲甚至搬来和这对夫妻一起生活。

Ahpee女士表示,追寻自己的家族史是一段漫长的旅程。

“当我开始的时候,我已经50多岁了,”她说。

“……那个时候人都去世了,那些知道的老人都已经去世了。”

虽然她现在有了自己姓氏——江——她丈夫的曾祖父的名字,以及中国一个村庄的名字,那里的族谱可以追溯到700年前,但她觉得自己寻根的旅程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现在开始做这些事情可能有点老了,也许我的孙子会接着做,”Ahpee女士说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