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顺产后体内遗留纱布 讨说法被认定为“医闹”

6Park 生活 1 month, 2 weeks

8月17日,连云港的朱女士向九派新闻反映,其于7月20日在和美家妇产医院生产后感到身体不适,8月10日在连云港市妇幼保健院检查时,发现下体留有两块纱布。

与和美家妇产医院协商后,医院始终未给出解决方案。8月16日,朱女士的舅妈将此事发布在社交平台上。次日,她却收到和美家妇产医院的《医疗纠纷涉法告知函》,告知函显示“您在抖音上将此事进行网络传播,已涉嫌利用网络平台医闹,我院将保留证据,依法追究您的法律责任”。

朱女士说,自己“就是气不过。”据她提供的和美家妇产医院的出院记录显示,她于7月20日住院生产,第二天进行会阴侧切和缝合术。7月24日,产后恢复良好,并出院。

“回家两天后发现下体不舒服,异味很重,屋里面都是臭味,还发低烧。”起初,她以为是发炎,在当地的小诊所打了3天的消炎针,开了8天的消炎药,“因为当时在坐月子,也不敢到处跑。”

十几天过去,身体不见好转,她便前往连云港市妇幼保健院就诊,“医生检查下体的时候,发现里面有纱布。”连云港市妇幼保健院的门诊病历显示,朱女士恶露有异味20天,自诉会阴侧切口疼痛,愈合不好。检查发现下体可见纱布,最终取出纱布两块,纱布有恶臭味,随后可见少量鲜红色血液流出。



“我出院后不能坐立,这给我的心里造成了一定的阴影。”朱女士告诉九派新闻,8月10日她联系和美家妇产医院协商,“当时我刚住院,客服就让我把单据什么的送过来,等我出院了再说。”

8月12日,她再次与该妇产医院联系,“他们说要等他们律师团队给方案,但律师周五不上班。”

多次协商无果后,朱女士再次致电医院,“我气不过,就让我妈打电话说跟他们要20万,我也并没有说一定要,就是气不过,后来医院就拿这个20万当借口,说我医闹。”

8月16日晚,朱女士的舅妈在其社交平台上发布相关视频,“医院一直让我们等,不给任何解决方案,实在没办法了我才发的。”其舅妈表示。

次日上午,朱女士却收到和美家妇产医院的《医疗纠纷涉法告知函》,告知函显示“您索要20万赔偿款无法律和事实依据,请依法按照程序和途径解决赔偿事项。您在抖音上将此事进行网络传播,已涉嫌利用网络平台医闹,我院将保留证据,依法追究您的法律责任。”



同日下午,和美家妇产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九派新闻:“她又不是剖腹产,可能阴道里面塞的纱布让她回来取,她没来,就自己耽误了,我们医院肯定是有告知的。”

至于赔偿问题,工作人员表示她无法回答,需联系医院领导。九派新闻多次致电相关领导,均无人接听。

“我也没想过要赔多少钱,就是想讨个说法。”朱女士说,“今天上午,医院联系我妈让去协商,我们准备与家人商量后再去。”

九派新闻记者 马婕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