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离中国3公里 金门人如何看待两岸紧张关系(图)

6Park 时事 1 month, 2 weeks



当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本月下令向台湾上空发射导弹时,他的军队也在中国东海岸附近用行动表明了态度,尽管此举的危险性要小很多。

金门主岛和一个较小的“小金门”构成了台湾与中国最接近的前哨,之间只有几公里的距离。

当地有约七万名居民。当许多人正在入眠之际,一架中国军用无人机飞过了金门的水面。

作为回应,一些驻扎在那里的台湾士兵发射了警告信号弹以将其赶走。

这和另一个遥远的前哨的情况几乎无法相提并论——马祖岛附近有火箭发射,或台湾附近有导弹发射,但在这个不似前线的阵地,导弹短暂地破坏了长期以来轻松气氛。

对一些人来说,这勾起了他们对金门群岛陷入中国共产党人和台湾国民党人之间激烈战斗的回忆。

金门对以前中国方面轰炸的回忆

金门当地居民蔡天定(Cai Tianding,音)是一个军事历史爱好者团体的召集人。他说,在他的父母的年代,金门是一个激烈竞争的前线。

在20世纪50年代,岛上涌现了10万名军队,为蒋介石的中华民国对抗共产党。

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水上炮击是岛上生活的现实,因为中国试图使国民党和金门人民屈服。

在这两个岛的荒废海滩上,这段历史的零星遗迹依然存在。

一排排生锈的反登陆桩仍然伸出沙地,直指中国城市的天际线,而混凝土防空洞则遍布全岛。

但多年来,与邻近的厦门的冲突似乎不太可能发生,厦门最近的地方离金门约三公里。

金门甚至在2000年开放了与中国的贸易联系,此后一直在加强其经济关系。

现在,随着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访问台湾后,紧张局势再次上升,但很少有人认为金门会成为目标。

“我不认为这里的人有多担心,我们看不到无人机,”蔡先生说。

“金门已经失去了它的战略重要性,所以如果中国共产党真的发动攻击,我认为他们会直接针对台湾,而不是这里。”

这在金门是广泛认同的观点,包括该岛在台湾立法院的唯一代表——立法委员陈玉珍。

“如果发生战争,这里的大多数人认为中国政府会首先攻击台北,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通过金门,”陈玉珍说。

“我们觉得我们在这里比在台北更安全。”

金门群岛推动更紧密经济关系背后的战略

金门与中国的距离很近,这意味着尽管有多达4000名驻军,但很少有人相信,如果北京试图夺取金门群岛,台湾的军队能够保卫它们。

这似乎给当地人增加了一层保证,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与对岸中国城市更紧密的经济联系,直到新冠疫情爆发阻断了这种联系。

过去,每天有40多艘渡轮在水面上穿行,特别规定使金门居民可以方便地进入厦门。

现在渡轮码头已经关闭。

当ABC于2019年最后一次到访金门,也就在疫情开始几个月前,中国和台湾的旗帜还并排挂在一条商业街上,这条街很受游客欢迎,包括许多来自中国的游客。

据多位金门当地人说,现在,由于一些来自台湾的游客认为它们释放出不忠的信号,所以它们已经被移走了。

陈女士说:“这里的感受与台湾岛上的感受完全不同。”

她强烈支持建造一座连接金门和厦门的桥梁,在她所属的政党国民党上次在台湾国家层面上执政时,这一提议得到了认真考虑。

不过,自从2016年更加警惕中国的民进党上台执政后,这个想法就被搁置了。

最近,金门县议会再次公开推动建桥,金门县议会秘书长翁自保(Wang Tzu Pao)告诉ABC,厦门居民在金门的经济利益越多,未来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就越小。

但金门的一些居民对中国越来越强硬的控制台湾的言论并不那么放松。

金门群岛的未来是否岌岌可危?

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ABC,他对另一边的中国军队对佩洛西女士访问台湾的看法“非常紧张”。

一位警官说,最近在岛上发放了M-16突击步枪,打算在冲突爆发时部署警察来支援军队。

“如果中国内部压力很大,他们势必要夺取一些东西或占领一些地方,以证明他们的威胁不是空谈,”民宿店主、前当地政治竞选顾问约克·吴(Yorke Wu)说。

“金门和马祖岛很有可能被占领。”

四十年前,当厦门的摩天大楼开始在水面上崛起时,许多当地人怀疑它们是否是共产党人投射实力的充门面之举。

现在,起重机正在建造一些不同的建筑,在金门正对面的一个岛上为厦门建造一座巨大的新国际机场。

大型挖沙船在金门附近的水域不停地工作,为该项目填海造地,在北京和台北之间的政治鸿沟日益扩大之际,两地的物理距离却在缩小,哪怕只有一点点。

“我希望我的政府能够更多地沟通,并且表现出更友好的态度,”陈玉珍女士说,她指的是蔡英文总统的民进党政府。

她说:“与此同时,我也希望中国政府能表现出更友好的态度。

“我们不喜欢现在这种情势。”

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国发布了20多年来第一份关于台湾的白皮书,删除了之前关于统一后不派军队或官员的承诺,中国对台湾提出的“一国两制”类似于北京给香港的地位。

鉴于香港整个政治反对派系不是被逮捕,就是被流放,或被禁止参选,修订后的这些措辞被视为北京方面越来越有信心和展现侵略性的标志。

“在我看来,我们只是这一切中的棋子。我们能改变什么?”吴先生问道。

他在思考,如果金门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它是否会失去其特殊性,又或它是否会经济繁荣。

毫无疑问,全岛的其他人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