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所长抓捕时牺牲 老父穿旧警服送儿子最后一程(图)

6Park 生活 1 week, 2 days

“从小就想当英雄,现在他成了英雄”



追悼会现场 黄冈警方供图



程凯(前排左一)与战友的合影


打开程凯的微信朋友圈,他的签名来自屈原的《九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临危不惧,冲锋在前,不幸牺牲,47岁的程凯永远离开了他未竟的公安事业。

作为共产党员,他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作为公安民警,他爱岗敬业、冲锋在前;作为单位骨干,他敢于担当、主动作为;作为退役军人,他本色不改,不怕牺牲;作为丈夫、父亲,他却亏欠了家人太多太多……

9月19日上午,在黄梅县殡仪馆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同为民警的大哥,刚参警的女儿,他的妻子,忍不住失声痛哭;5岁的儿子不断拍打灵柩,可惜再也听不到回应;他的八旬父亲,身着当年的旧公安制服,送儿子最后一程……祖孙三代人,同一种职业、同一个目标,警察对于他们而言,不仅仅是一份职业,更是一种传承,一份光荣的使命。

“他从小就想当英雄”

程凯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1988年,兄长程刚参加高考时,本想学医,受从警近40年的父亲程章荣影响,转而报考湖北省公安专科学校(湖北警官学院前身)并被录取,后来成为一名科班出身的警察,现在武穴市当交警。

同样是受父亲的影响,程凯选择参军入伍,在安徽和县武警中队服役5年,其间担任副班长,在部队军事业务竞赛和军事业务考核中取得了优异成绩,受“个人嘉奖”两次。1998年,黄梅县公安局从退役军人中招录5名警察,程凯脱颖而出,如愿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哥,你为什么怀疑这个人?”“哥,这个案子是怎么破的?”……

“他总是问‘为什么’。”回忆与弟弟相处的时光,程刚说,他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可一谈到工作,他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总是有无数个问题。

“直到在追悼会上,我才知道,他破获了这么多案子,获得了这么多荣誉。实际上,他的业务能力比我强得多。”程刚介绍,程凯曾获得全省公安机关刑事侦查破案岗位能手、鄂赣皖三省联防先进个人、黄冈市公安机关第三届十佳破案能手、黄梅县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荣立“个人三等功”三次。但这些荣誉,他很少在家人面前提起。

2016年,程凯的女儿程斯敏考上了湖北警官学院,又以双公联考第22名的成绩考上警察,进入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分局长丰街长丰派出所工作。

“他们一直是我的偶像。”从小听惯了爷爷、父亲的警察故事,程斯敏告诉记者,读警校是她的梦想。“记得考警校时,爸爸有点担心我通不过体检和体能测评,每天陪着我跑步、锻炼。”程斯敏回忆。

关于体检,程刚讲述了另一件往事。一直以来,弟弟程福是三兄弟中成绩最好的一个。多年以前,程福高考取得佳绩,分数超过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录取分数线。程刚说:“在我们家,‘公大’就是我们心目中最好的大学,老父亲更是鼓励老三填报。”程刚陪着三弟到武汉参加体检,却由于视力不达标,这一梦想未能如愿。一直到十多年后,父亲程章荣仍十分遗憾。

“我们全家,3代人中有4名警察,每一个人都是堂堂正正,凭自己的努力考进去的。”程刚哭着说,“程凯从小就想当英雄,现在他真的成了英雄。”

“要对得起身上的警服”

“选择了当警察,就要对得起身上的警服和头上的警徽。”程凯始终用一言一行告诉女儿,要牢记人民警察的初心和使命。

在程斯敏看来,破案和守护一方平安是父亲毕生的追求。为了办案,程凯几次来到武汉,女儿想见他一面,好几次都未能如愿。

有一次,程斯敏从母亲处得知,父亲又来武汉了,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你有空的话,可以来我这里。”听到父亲这样说,程斯敏满怀期待地去找他。

出乎意料的是,父亲带着她来到长江边。原来,这里是父亲正在办理的“11·14”特大非法采砂案的蹲守地点。

“你是生面孔,向前走,走近一点,拍几张照片。有人问,就说是路过的。”后来,程斯敏出色地完成了这项“突如其来”的任务,将照片拍好,交给了父亲。

程斯敏说,父亲就是这样的性格,案件不破,绝不罢休。她还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黄梅县小池镇读学前班时的故事。这一天,程凯本应该在放学后接女儿回家。没想到,放学的时间到了,程凯忙于办案,忘了接女儿。眼看等不来父亲,程斯敏决定自己走回家。结果,她在不知不觉中迷了路,走到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下来。户主见她神色慌张,询问后得知,她的父亲叫程凯。

“是在派出所上班的那个程凯吧,我送你去找他。”原来,户主曾与程凯有过接触,于是直接把程斯敏送到了派出所。

工作以后,程斯敏在派出所窗口工作,主要负责户籍事宜。“父亲告诉我,要办好每一个身份证,转好每一个户口,认认真真地干好工作。”程斯敏哽咽地说,“父亲的选择我能理解,他把满腔的爱奉献给事业,即使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在我心里,他一直是英雄。”

“不能在父母面前尽孝了”

自1998年从武警部队退役后,程凯就穿上警服,成为黄梅县公安局的一名民警,从基层派出所到刑侦大队,又从刑侦大队调任到基层派出所,二十多年来他一直奋斗在侦查办案的一线。

大哥程刚最后一次见到程凯,是在黄梅县蔡山镇一条公路边。

9月10日上午,这天是中秋节,依照风俗,女婿要到岳父岳母家中看望。平时工作繁忙,趁着过节的机会,程凯和哥哥约定,两人各自开车,在这里见上一面。

“哥,我下午要到外地去办专案。”“中秋节,别人离家千里也要回家团圆,你怎么中秋节也要出去,明天再去不行吗?”

程刚当然知道弟弟的脾气:只要发现了线索,无论如何,哪怕不吃饭不睡觉,他也要力争破案,不会有丝毫懈怠。

“这盒月饼,你回去带给妈妈。”程刚转身从车里拿出一盒月饼,交给弟弟。兄弟三人,程福远在东北工作,父母年过八旬,身体状况不佳,兄弟们商量,由程刚照顾老父亲,母亲则住在程凯家中。


三兄弟的堂兄程吉良在黄梅县城工作,平时与程凯接触较多。他介绍,程凯家住7楼,为了让老母亲能够活动身体,程凯经常背母亲下楼。

回忆见到弟弟的最后一面,程刚忍不住掩面啜泣。在他的脑海中,永远留下了弟弟接过月饼、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他是非常孝顺的,可惜他再也不能在父母面前尽孝了……”

“铁肩担道义,俯首甘为孺子牛;拼搏征程路,高奏凯歌誉英名。”弟弟程福说,“这就是我的‘铁牛哥’。”

“忙起来经常见不到人。”程凯的妻子方丽华在追悼会上哭得撕心裂肺。她回忆,丈夫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外出办案,她一个人既要照顾孩子,又要照料年迈的父母。有时候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单位一个电话就急匆匆出门。只是这一次,她的丈夫、孩子的爸爸、父母的儿子,再也回不来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