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头巾引发全国抗议 伊朗谴责美西方(组图)

6Park 生活 1 week, 1 day

截至当地时间21日,以22岁女子玛莎·阿米尼(Mahsa Amini)的离奇死亡为导火索,伊朗多地已连续5日爆发示威,波及首都德黑兰等20多个主要城市,至少9人在混乱中死亡。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日前已派遣助理向阿米尼的家人表示哀悼,总统莱希也下令彻查此事。伊朗外交部就此指责美国等西方国家借机干涉伊朗内政。有地方官员称,当局已经在示威现场逮捕了至少3名外国公民。

抗议蔓延,女性“剪发明志”

上周二(13日),家住西部库尔德斯坦省萨基兹市的阿米尼与哥哥前往德黑兰拜访亲戚时,被市区的道德警察指责头巾(hijab)“戴得太松”,随后就被带到拘留中心接受“教育”。约1个小时后,哥哥到拘留中心接阿米尼,却听到她昏迷倒地被送往医院的消息。16日,警方宣布阿米尼脑死亡。

伊朗警方称,阿米尼死于心脏病发作。但阿米尼的家人表示她没有心脏病,且被送到医院时身上有伤痕,怀疑是警方滥用暴力导致其死亡。网络上一张据称是阿米尼脑部CT图像的照片显示,其有颅骨骨折和脑出血迹象。



在医院中的阿米尼。图片来源:半岛电视台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截至本周三(21日)晚上,伊朗国内的示威活动已经持续5天,并蔓延至全国20多个主要城市。据伊朗政府和民间团体统计,混乱已导致至少9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警队成员和一名16岁的男孩。

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和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报道,当晚德黑兰的街头集会中,示威者们封锁了街道,向安全部队投掷石块,放火烧毁了警车和垃圾箱,并高呼着“独裁者去死”“我要杀掉害死我妹妹的人”等口号。

报道称,警察使用催泪瓦斯驱散了近1000人的队伍,并对部分人员实施了逮捕。

总部设在伦敦的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则称,除了催泪瓦斯以外,伊朗安全部队还动用了警棍、小号铅弹(birdshot)和水炮来驱散抗议者。



21日晚上在德黑兰的示威活动。图片来源:路透社

据伊通社,在位于东北部的该国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Mashhad),以及西北部的大不里士(Tabriz)、北部的拉什特(Rasht)、中部的伊斯法罕(Isfahan)和南部的设拉子(Shiraz)等地方省会,也都举行了夜间集会。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还有视频显示,在中南部的地方省会城市克尔曼,抗议者们将一名警察包围起来,对其拳打脚踢。

抗议在阿米尼的家乡库尔德斯坦省最为激烈。总部位于挪威的库尔德人权组织Hengaw称,该省至少有7人死于“伊朗安全部队的直接射击”,此外有450人受伤、至少500人被捕。

不过,库尔德斯坦省省长伊斯梅尔·扎雷·库沙(Ismail Zarei Koosha)仅在20日确认有三人在示威中死亡,并将其归咎于不知名的武装团体。

此外,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伊朗各地的女性正通过焚烧头巾、剪去头发等,以示对限制女性穿着自由的“头巾法”和道德警察的抗议。

目前,这波抗议浪潮也已扩散到了其他国家。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统计,土耳其、加拿大、瑞典、意大利、荷兰和美国等各国的城市都出现了示威集会。



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另据美联社和路透社报道,有伊朗民众周三(21日)反映,对Instagram和WhatsApp两个社媒平台的访问受到了限制。

半官方的伊朗学生新闻社(ISNA)当天报道称,伊朗通信和信息技术部长扎雷普尔(Issa Zarepour)对此表示,“安全机构可能会决定并实施对互联网的限制”。

但不久后,扎雷普尔又通过官方媒体伊通社表示,此前媒体报道系误读。他表示,最近几天在部分地区和时间段存在“临时限制”,但这些限制已经得到解决,“目前通信网络在速度和质量方面没有任何问题”。

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政府要求所有年满9岁的女性在公共场所佩戴头巾,并穿上宽松的服饰遮盖身形。该国专门设有“道德警察”,其工作内容之一便是确保女性遵守“着装规范”。违规者面临罚款、鞭打和入狱等惩罚。

今年7月和8月,伊朗总统莱希两度签署法令收紧“头巾法”,要求女性佩戴的头巾不仅要遮住头发,还要遮住颈部和肩膀,并对在社交媒体发布不戴头巾照片的女性施以剥夺部分社会权利的惩罚,女性政府雇员若违规可能被解雇。

伊朗官员:敌人的阴谋

抗议浪潮的扩大,正值伊朗总统莱希飞赴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第77届会议。

联合国、美国和法国等纷纷就阿米尼事件谴责伊朗当局。在21日的大会发言中,美国总统拜登对抗议者表示支持:“我们与伊朗勇敢的公民和勇敢的妇女站在一起,他们现在正在示威以确保他们的基本权利。”

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总统莱希此前已承诺对阿米尼死亡事件展开彻查。在18日的慰问电话中,莱希向阿米尼的家人保证,将尽一切努力保护她的权利。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日前也已派遣助理向阿米尼的家人表示哀悼。



9月21日,伊朗总统莱希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言。图片来源:联合国网站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纳赛尔·卡纳尼(Nasser Kanaani)则在20日谴责部分国家试图以人权问题作为政治筹码,干涉伊朗国内事务。

报道称,卡纳尼警告美国及其盟友不要滥用这一事件,“在人权问题上搞投机主义和工具化”。

他指出,这些国家自己有着“长期的好战和暴力历史”,无权在人权问题上对他人进行“道德说教”。他还点名美国,“身为伊朗人权最大的侵犯者,没有资格将自己描绘成一位同情者”。

他谴责西方国家在人权问题方面的做法存在“双重标准”,一方面无视其盟友在全世界不断犯下的罪行,包括对巴勒斯坦民族的压迫等,一方面又利用仍在调查中的事件,试图将人权“政治化”以达到自己“反伊朗政府”的政治目的。他表示,这进一步暴露了西方对人权的虚伪态度。

在发言的最后,卡纳尼建议这些政府解决各自国家的悲惨人权状况,而不是试图在其他地方“播种煽动”。



卡纳尼(资料图) 图片来源:伊朗法尔斯通讯社

德黑兰省省长穆赫森·曼苏里(Mohsen Mansouri)也指责外国分子在首都煽动暴力。

他称,抗议活动是“完全有组织的,目的是制造动荡”。伊通社援引他的话称,当地政府已在夜间集会现场拘捕了至少3名外国公民。

曼苏里还指责抗议者袭击警察,并破坏公共财产。他认为,做出焚烧伊朗国旗、在道路上倒柴油、投掷石块袭击警察、放火烧摩托车和垃圾桶以及破坏公共财产等一系列行为的都不是普通的伊朗人。

自1980年断交以来,美国与伊朗的冲突、对抗、敌视也延续至今。2018年,美国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再次对德黑兰举起制裁大棒,扰乱伊朗经济民生。2021年4月起,伊核协议相关方举行多轮会谈,但由于美国态度反复无常,谈判始终未能取得突破。莱希日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他没有兴趣与拜登会面,也无法相信美国。

美国曾在2016年没收伊朗央行在纽约花旗银行的20亿美元资产,用于补偿1983年黎巴嫩贝鲁特军营爆炸案的遇难美军家属。华盛顿单方面认为伊朗与爆炸案有关,伊朗则指责美国违反国际法,并将其告上国际法庭。本月21日,美国要求国际法庭拒绝受理此案。


因为没戴好头巾,就罪该致死?


最近几天,伊朗多地发生暴动,造成多人伤亡。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22岁的女孩之死。

9月13日,伊朗女孩阿米尼前往首都德黑兰探亲,因为“没有戴好头巾”(露出了头发),在光天化日之下被道德J察逮捕。

就在她被逮捕两个小时后,因不明原因陷入了昏迷,送到医院抢救了3天,还是无力回天。

伊朗J方表示,他们什么也没做,是阿米尼的心脏病犯了,突然昏迷倒地。

可阿米尼的家属表示,女孩很健康,心脏病更是无稽之谈。

有目击者称,她在被带到拘留中心的路上就遭到了殴打。

而阿米尼身上的多处淤青和外伤,昭示着她生前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证据确凿,伊朗J方却大言不惭,避重就轻。

阿米尼的死,彻底激怒了伊朗民众,尤其是伊朗女性。

因为没戴好头巾,就罪该致死吗?

她们不约而同地摘掉自己的头巾,并拍下视频上传到网络进行抗议。

还有的女性索性将头巾烧掉,以表达抗议。

一则视频中,一个伊朗男人对着拍摄的女士大喊:戴头巾是法律!

女士强硬回怼:奴隶制也曾是法律!坏的法律就不该被尊重!

随后,抗议活动迅速蔓延到伊朗全国。他们走上街头静坐,游行,与伊朗J方对抗。

为了驱散这些人群,J方不惜动用电棍和催泪瓦斯,有的直接将反抗者按压在地,拖拽着带走,有的甚至向人群开·枪……

印象中,伊朗的女性都是戴着头巾的,可是曾几何时,她们是穿着比基尼、烫着大波浪的性感尤物。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由于丰富的石油,伊朗成为世界级的富国。

到了60年代,伊朗在巴列维的推动下开展了一场白·色·革·命:大力推进现代化建设,取消神学教育,提升女性地位。

从这个时候开始,伊朗女性迎来了春天。在开明的政策下,她们挣脱了头巾、面纱、黑袍的束缚,实现了穿衣自由。

她们穿着迷你裙、比基尼,自由地出入电影院、餐厅、学校,参加选美比赛、狂欢派对……

她们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还被赋予选举权和参政权,各行各业都有她们的身影。

但是,自1978年之后,一切都变了。

1978年,伊朗遭遇了经济危机,原本隐藏的各种矛盾集中爆发,国王在连番动乱后出国“长期度假”。人们普遍以为,君主制是一切问题的元凶,只有改变成欧美的民主制,才能够让国家走向正轨。

于是,伊·斯·兰·宗·教·领袖霍梅尼带领群众,推翻了巴列维王朝,于1979年建立了伊·斯·兰·共和国。

然而,无比讽刺的是,他们没有等来民·主,却迎来了倒退。

坚决反对“白·色·革·命”的霍梅尼,杀死了所有异见人士,他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神·权·国·家。

1979年3月7日,霍梅尼下令要求女性在公众场合必须佩戴头巾。

3月8日,德黑兰数十万女性走上街头反对。然而,历史并没有因为伊朗女性的英勇反抗就被改变。

就这样,那刚摘下的头巾,又重新戴了回去,她们在公众场合必须要佩戴头巾,而且不可以穿着暴露。

也正是从那时,伊朗女性开始了长达43年的反抗头巾之路。

那些勇敢的女性站了起来,为自己的权利做斗争,她们拒绝戴头巾、她们走到大街上做抗议。也有很多男性也加入进来,为女性的权益奔走呼号。

但是,这条抗争的道路是充满艰辛的,他们遭到了严重的阻碍。很多不戴头巾的女性遭到恐吓,甚至遭到了驱赶。

著名伊朗女星格什菲·法拉哈尼曾因没有戴头纱被禁足。

而她为法国杂志《费加罗夫人》拍摄的一组大尺度写真,更是被伊朗下令禁止回国,甚至被恐吓要割去她的双乳。

2020年,一名女性因为未戴头巾而被警察殴打。悲愤之下,伊朗女星塔拉内·阿里多斯蒂转发了这则视频,被监禁五个月。

2021年,一位伊朗的跑酷爱好者,把和女友在屋顶接吻的照片晒在了网上,结果被J方逮捕,理由是“违反了传统教义”。

一位名叫纳格兹亚的女模特,因为拍了一系列内衣艺术照,被当局指责为“不雅”和“不庄重”。为了躲避追捕,她辗转到巴黎寻求庇佑。

2022年,伊朗政·府·又发布法令,计划使用面部识别技术,打击不佩戴头巾的女性。

就这样,重新戴上的头巾就像紧箍咒,越戴越紧。当然,他们想要控制的,可不止是女性的头巾。




相关新闻